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萌魔王213金斧头银斧头万

2019-01-31 02:41:05| 来源:| 编辑:| 点击:3次

萌魔王 213 金斧头银斧头

其实,说实话,突然提出这个问题的嫦娥到底是有什么深意呢?她其实什么深意都没有,她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别人苦恼的憋屈样子,本来驿馆大臣因为做了大牢的关系看起来就挺憔悴的,现在憋屈起来更是分外的憋屈,所以十分成功的愉悦了恶趣味的嫦娥。嫦娥决定,不管这个失心疯的驿馆大臣选择了什么斧头,她都要给他一个锦绣的未来。

驿馆大臣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内定了,所以不管他说出什么答案都是对的,这时候他还在苦思冥想。不过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刚才驿馆大臣的心情会很舒畅表现太像是得了失心疯的家伙了,现在这样沉思安静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挺正常的,也部分的洗干净了他是个失心疯的错误推论。

“我选择……”还没等灵光一闪的驿馆大臣将自己深思熟虑的答案说出来,隔壁的囚犯不愿意了……

“选择什么选择,明天就要死了,今天还选择什么鸡毛?”隔壁的囚犯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被打扰了睡眠所以心情不美妙的他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不要以为你是曾经的驸马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有本事明天死刑的时候感动天感动地感动全世界,让六月天飞雪,这样超自然的现象一出现,你指不定还有救……”说完了这些话,心中的郁闷也减轻了很多。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人明天就要死了,死囚觉得自己虽然曾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但是对于明天要和自己同一拨处死的小伙伴还是应该留一点面子的,黄泉路好相见嘛……

这一边,自认为已经委婉的教训完了打扰他睡眠的罪魁祸首的死囚一翻身就又睡过去了,那一边,除了目瞪口呆担心龙女娘娘和龙女娘娘的同伴被看到的驿馆大臣,其他的人都十分的淡定。艾月一行人都是神仙中人,自然能够隐身让不想被看到的人不被人看到。所以他们的行踪是安全的。死囚之所以醒来,都是因为驿馆大臣的声音太大。

驿馆大臣看到死囚再次睡着了,心里还是有些小羡慕的。明天就是死刑的日子了,这是有多么一颗宽大的心才能够在这个日子前一夜还能睡的这么坦然的?天竺国律法一向十分的宽松。判死刑的根本没太有,明天同一拨处死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也就是隔壁心宽的死囚,一个就是家暴公主的前驸马爷驿馆大臣。两人在这个死囚专用的森严的囚室结识,本着同病相怜的心思。两人平时虽然不多交际,但是也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

“哎,那个人是个江洋大盗,但是在我看来,这样的恶人,也不是那么可恶……毕竟不会像是公主那样颠倒是非黑白……真正的恶人,哪里是能够从他杀了多少人、谋夺了别人多少钱财能够看出来的呢。”驿馆大臣看了一眼自己隔壁的小伙伴,感叹说,“要是我真的能够在明天刑场的时候感动天地,那样指不定也能让这江洋大盗也有个活路。”

“你就不害怕这个人出去之后还会作恶?”嫦娥好奇的问。她有了一个主意,不过这还需要深思熟虑才行不如给他人带去幸福感,可不能因为一时之快再次欠下更多的因果了。

“嗯,我可以以后好好的监督他。”驿馆大臣认真的回答说,“在我生命中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是这位仁兄点醒了我,要不然住进这天牢死囚室的第一天我就要疯了。这位仁兄可以说是我的恩人,是我的患难之交,要是能够让他也有个活路,那样是最好不过了。”

“施主此言大善。”唐僧也觉得每个人都有悔过的可能性。而且死刑也太过残忍了,每一个犯罪的人都应该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才对。而且有驿馆大臣在一旁时刻监督着,想必是能够阻止江洋大盗重蹈覆辙的。

好吧,一个两个的都对江洋大盗回归自由之后就能痛改前非那么有信心。艾月作为本文的主角也不能一直不说几句,她想了想,觉得让一个江洋大盗成为好人这个任务挺有挑战性也挺有意思的,所以她决定尝试看看,从里里外外改造一个人,这……对于一个有着众多金手指的艾月来说完全不是个事。

嫦娥看了一眼艾月。从艾月萌萌哒的大眼睛中看到了肯定的答案,她心下一定,十分肯定的说:“驿馆大臣,刚才那个江洋大盗说的也不是个办法……这件事也算是因我们而起,那素娥本来是月宫的仙子,因为虐待月兔被贬下凡间,月兔报仇完毕之后,素娥虐待月兔的仇怨也就了解了。本来仙子下凡都是带着记忆的,素娥因为投胎投的实在是太好了,一点儿苦都没有吃没有起到投胎历练的作用,所以才特意封印了她的记忆,等到月兔报仇完毕,才让素娥恢复记忆……这本来就是天庭的规矩,但是谁知道素娥恢复了记忆会这样对你,这实在是……你也算是被天庭的规矩给连累了,所以我来了断这个因果,让你恢复自由,并且助你名垂千古……”

嫦娥果然是个惯犯了,这一番话说下来真是有理有据,简直要感动天感动地,感动的驿馆大臣要五体投地了。驿馆大臣眼泪汪汪的看着嫦娥,那眼神就好像是看着神明一样:“多谢这位真人,敢问真人名讳?以后在下一定给真人立上长生牌位,日夜供奉真人以报答真人的救助之恩。”

这可怎么使得?要是告诉驿馆大臣自己就是嫦娥仙子,那么岂不是害了他的人和救了他的人成了一个人,

萌魔王213金斧头银斧头万

那样还不打紧,刚才她的那一番话可是把自己摘了个干净的,所以不能这么说,那么……

嫦娥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我是龙女娘娘的属下,你要是想要立长生牌位,只管给龙女娘娘立即可……你明日就这样那样,然后……你明白了吗?”

驿馆大臣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还有一事真人可有办法解决?”

“什么事情?”嫦娥好奇的问,该不会是看出来她不报上名字是因为她就是嫦娥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太机智了有木有?这样机智的人,还用的着她施以援手吗?

“那个,就是在下的名字的问题,明天午时问斩的时候,在下要先说一段话,这一段话一定要说出名字毫无回避才行,但是在下的名字实在是不雅,要是说出来有人笑场可怎么办?”驿馆大臣为难的说。

“你叫什么名字?”说出来会让人笑场的名字,这实在是很让人好奇有木有?

“我的名字是……”

――――――――――――

第二天,午时,在那春光灿烂的菜市场。

今天不是赶集的日子,但是菜市场却人山人海的,只因为今天是好几年都没有一次的死刑啊。不管是大唐人还是天竺人,人生寂寞,大家都喜欢看个热闹,尤其是好几年也指不定有一次的热闹。即使血腥暴力了一些,但是看个新鲜不是?

囚车缓缓地被推到了菜市场的正中央,人群中爆发出来大声的喧闹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对着囚车指指点点。当然了,这时候人群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可是因为说坏话的人多了,说坏话的人都声音很大,所以在囚车上的两个死刑犯听起来倒是只能够听到呱噪声,其他的声音也听不真切,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汪大哥,小弟我真是冤枉的。小弟我虽然出身寒门,但是怎么也是考试成了大臣是个读书人,怎么会虐待自己的妻子?而且我的那个妻子还是个公主,我要不是脑壳坏掉了,怎么会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驿馆大臣叹了口气,十分消沉的说,“那公主一定是有了新欢,所以想要摆脱掉我,才给我安了莫须有的罪名呢。”

“哼,这也是你自找的,要不是你自己想要荣华富贵,怎么会当驸马?”江洋大盗汪自珍虽然嘴上说的不好听,但是眼中还是流露出对驿馆大臣的同情。他也算是见识非凡的人了,自然明白他这个小弟是被人给冤枉了,可是现如今这皇权就是这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今天已经是死期了,哎,这时候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呢?

“汪大哥倒是有个好名字,汪大哥可是知道小弟的全名是什么?”驿馆大臣自嘲道,“小弟全名叫做李大锤,有这么个俗不可耐的名字,要是不当驸马,小弟能够当的了什么大官?……小弟自觉十分的冤枉,这一会儿倒是不在乎自己的这个名字了,以前总是不敢自我介绍自己叫做什么,现在却敢称呼自己了……”

“你叫李大锤?”汪自珍的表情龟裂了,就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和李大锤有了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好像是一种亲生兄弟的血脉亲情……这种东西,他曾经有吗?(未完待续。)

半合成机油价格
10随车吊
冷藏柜压缩机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