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超能人生正文第八十八章棒打萧媚

2019-02-03 22:32:3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超能人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黄梦笔A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能人生全集阅读正文第八十八章“棒”打萧媚,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陈林夕,来干我啊。”忍受不住的萧媚“痛苦”的叫了起来:“干我,干我。”

陈林夕对萧媚的这个称呼颇不满意,双手交叠在胸前,别过脸去,装作冷漠样子。

萧媚很快意识到了这点,口气软了下来亲昵的叫道:“林夕林夕,快进来啊,我要!我要!”

听声音,陈林夕就知道此刻的萧媚瘙痒难受,不过火候还不到,陈林夕并不急。只有在最佳的时候,调教才能有最好的效果!

陈林夕再次俯下身子,看着萧媚全身,身上闪着刚刚他舔过去的津液正闪闪着呢,接着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撑着私密花园那粉嫩有些微微肿胀的肥美嘴唇。

看着这唇儿,陈林夕再次想起那句话:“男儿真奇妙,上面一个大头,下面一个小头;女人真美妙,上面一张嘴,下面一张嘴。”

此刻萧媚上面那张脸微微张开,编呗玉齿发出“嘤咛”呻吟声,听得人热血沸腾,**过瘾;下面那张嘴在陈林夕舌头的挑逗下,早已经涌出蜜液来。

陈林夕用手指撑着那密洞唇儿,可以看见蜜液以及层层粉嫩的肉壁,不禁啧啧赞叹,发出猥亵的笑声,接着用左手食指在那密洞洞口轻轻摩挲挑逗着萧媚的敏感地带。

那儿可是女子身上最敏感地方中最敏感的地方,即使是心性坚定的圣女就连性冷淡的贞洁烈女这样被挑逗,要没反应那也是千难万难,这时,欲火炽热的萧媚再受到这样的挑逗,浑身更加燥热了起来,仿佛久旱的皲裂大地一样冒着青烟。

蜜液从潮水般从密洞涌出,沾湿了一片。

陈林夕笑着把沾湿蜜液的食指凑到萧媚嘴前。说道:“舔干净,这是你那儿的蜜液呢,舔舔,看甜不甜。”

萧媚立马就把陈林夕手指含住。吮吸干净。手指那么小仿佛塞狮子口那般不够塞牙缝。怎么能让她满足?

萧媚更渴望地是陈林夕那根粗大。能将她樱桃小口撑得鼓胀鼓胀地随身名器----龙枪。

陈林夕当然能看穿这一点。然而他故意将萧媚胃口掉地老高老高地。不满足她。萧媚双眼灼热目光看着陈林夕。叫道:“那儿好痒啊。好难受。林夕。求你了。快插进去吧。”

“哪痒?”陈林夕故意装傻。

萧媚指了指私密花园花径小道。那儿正洪水泛滥呢。

“你要我做什么?”陈林夕一脸漠然。

“插进去,插进去!”萧媚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哦。那你该怎么说才好呢?”陈林夕故意板着脸说道。

萧媚是聪明人,也看过无数的A片,知道这种情境下,大片里女人是怎样叫的,一下子就恍然了,有样学样说道:“林夕,求你了,用你那根火热粗大的棒棒插进我那里吧。”

“你叫我林夕?”陈林夕板着脸说道:“真不懂事啊,我来调教调教你吧。这时候你要叫我爷!听到没有?”

此刻的她仿佛热锅上地蚂蚁,陈林夕有什么吩咐她都照办,萧媚立马就叫道:“爷!贱人求你了,请你用你那根火热粗大的棒棒插进贱人那个**的洞洞吧!”

陈林夕哈哈笑了起来,看来时候到了啊,到用腰下龙枪调教萧媚的时候了,那宝贝缓缓的靠近私密花园,对准中间那密洞。猛插了进去,仿佛龙入大海,猛虎归山一般畅快。

萧媚身子发出轻颤,嘤咛一声,一脸幸福,微微的疼痛带给她的是潮水般的幸福,仿佛乘上了一辆通往**的快车,久旱地大地迎来了甘霖滋润灌溉,热锅上的蚂蚁来到了有空调的房间。

陈林夕腰间用力一顶。宝贝长驱直入。深入洞底,到达甘美的地方。一种爽感由龙枪根部传到大脑神经!前所未有的快感,这才是巫山**所追求的快感。

萧媚虽然被捆绑住手脚。然而这并不妨碍她扭动娇躯,配合着陈林夕的动作,大床发出了欢快的摇晃声,仿佛海浪一浪一浪拍打着礁石。海鸥滑翔蓝天,发出长长的悦耳鸣声。

萧媚刚刚被破瓜时,虽然她是受虐狂,然而那种撕裂身体般疼痛带来疼痛快感时,不可避免是苦痛,然而这次更多是难以名状地快乐,纵使有疼痛有饱胀时带来的难受也都化为点点滴滴的快感,涓涓细流汇聚壮大,化成滚滚江河,涛涛汹涌。

**是双方的,两者都在付出,都有回报,并不是说男方把女方压在胯下,用棒棒直捣女子花心,这过程单单是男子在索取快感,事实上女方在过程中也获得了极大的快感,这才是和谐的。

陈林夕和萧媚就是这么一回事,两方都在“投资”,都在回收“利金”。

一下两下,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大床终于摇晃幅度越来越小,最终平静了下来。

看着一脸满足的萧媚,陈林夕知道现在她已经在**上依赖自己,而且精神上也对自己依赖,陈林夕龙头高昂,上面沾着蜜液金精,腰一扭往前一送,把龙头对着萧媚脸部。

“给你香肠吃!”陈林夕猥亵的笑道。

萧媚立马就把棒棒往嘴吞送,之前陈林夕要是这样做,可还怕骄横霸道地萧媚会不会趁机把他老二大咬一口,甚至咬断,然而现在他根本无需担心这个。

萧媚尽力的张着口,含住了龙枪龙头,粗大的棒棒缓缓的进入她樱桃小口把嘴巴撑得鼓鼓的。

鼓胀的难受反而带给受虐狂的萧媚一种刺激的快感。

因为捆绑着萧媚手脚,有些不方便,看到这点的陈林夕把萧媚地双脚解开束缚了,双手依然还绑住,因为这样足以做更多地工作了。

萧媚挺直腰杆,双腿盘放在床上,含住陈林夕龙枪,身子往前往后。陈林夕挺直腰杆。任她采撷。

这可是他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动作”,新鲜快感刺激着他地脑部神经,让他兴奋不已,**果然是美滋滋啊,花样众多,光这一两样就让人爽到了极点,要是样样来一轮,那么又是怎样的境界呢?

陈林夕就这样站着,看着萧媚双眼春意无边。嘴唇蠕动,发出簌簌声,津液随着喳喳声流出樱口。

陈林夕宝贝鼓胀鼓胀,在萧媚地诱惑挑逗下,终于潮水般射出金精玉液,仿佛羽箭射中红色的靶心一般有的放矢。

“呼”陈林夕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四肢舒畅,龙头上沾满了金精玉液。

“刚刚给你吃香肠,现在给你喝牛奶。”陈林夕笑着说道。

萧媚把那些白色有些异味的液体一点没漏。全部吞吃了进去,捧着陈林夕地龙枪,把龙头沾满的金精玉液也吮吸干净。

“味道好美啊!”萧媚春情荡漾的说道:“爷!我还要!”

连续好几次,萧媚也泄了几次身,依然是**勃勃,春情无限。

“哎。”陈林夕叹了口气,这萧媚简直是修炼了《**心经》一般,**那么旺盛勃勃。

陈林夕终于知道西门庆怎么死在潘金莲肚皮上的了,这男女的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未来,都是男人是牛,女人是地,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陈林夕是第一次破身,加上年轻精力充沛,所以还不累,不过以后可得好好锻炼身体。同时注意适度,这玩意虽好,如果没有掌握好度,那可是能干死人的啊,也能累死人。

萧媚彻底被陈林夕的雄风征服,眼巴巴地望着陈林夕,一脸渴求。

丫的,这妞也真强,依然精力旺盛啊。**蓬勃。

陈林夕为了彻底征服萧媚。彻底的调教好她,当然不能萎了。依然坚挺的提枪上战场。

包导曾说过:“男人不能说不行,只能说缓一缓。”当然了。他这是在班级聚会酒桌上说的。然而这时依然很适用。

陈林夕当然不能在萧媚面前不行,事实上他依然精力充沛,丝毫不输萧媚,龙枪柔软了后在萧媚**下依然暴挺起来,狰狞霸气。

十八年的处男生涯在今天彻底宣告结束,自从青春期以来压抑的欲火在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宣泄,从电视电影书本学来的两性知识以及诸多技巧终于可以在宾馆房间大床这个战场上得到操练。

陈林夕,萧媚,一对一,赤身**地肉搏奋战,总有一个人先萎下去或者两人同时到达极致才能鸣金收兵。

萧媚半坐在床上,贴身感受着陈林夕的一波一波猛烈的攻击,偶尔化被动为主动施以回击(手被绑,受限制颇大),很快两人大汗淋淋,气喘如牛。

终于在造临了一个巅峰之后,萧媚身子委顿了下来,靠在床后墙壁上,看着陈林夕,一脸满足幸福。

陈林夕腰下龙枪依然昂然而立,仿佛一个威武凛冽的大将军一般在阅兵演武,靠近萧媚后,对着萧媚的脸部。

“贱人,以后要是不服我管教就棒打你。”说着陈林夕那根铁棍一般的棒棒挺直坚硬,随着腰部的扭动,在萧媚左脸上抽打了一下。

“pia”发出一声响声,萧媚楞了一下,感觉很有趣,没想到那玩意还能这样,不禁噗哧一笑,这一笑让陈林夕忘了萧媚的骄横霸道,而记住了她也有很女人地一面,很妩媚很妖娆。

陈林夕身子移动,靠着腰部肌肉的力量,棒棒在萧媚的右脸上也抽打了一下,仿佛是甩耳光一样发出清脆的响声。

萧媚笑容像一朵花绽放在脸上。

陈林夕双手叉腰哈哈的笑了起来,豪放阔达爽朗,腰下龙枪依然昂然。

“还要吗?贱人。”陈林夕问道。

“要!”萧媚的话没有犹豫,很是坚定,看着那刚刚“棒”打她的棒棒很是神往。

刚刚起点登不进去,更新迟了几分钟,书友见谅。

捕鱼游戏平台哪个好
东风洒水车
防冻颗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