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财色正文第八百四十五章反面教材0

2019-02-04 02:33: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八百四十五章反面教材,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荡皤离开户后。(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范牢和范丹病父子俩交流了…下今夭的心忻二

今天的事情,进展还算是不错,事实上在岭西省国企改革方面,范无病早就有心推动一下,但是苦于没有找到一个突破口,或者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这一次范亨来岭西省考察工作,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介入良机。

事实上范无病早就想要介入大飞机项目了,可惜的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而且也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这件事情,这一次来岭西考察,让他了解到了国内大飞机项目的起始过程,没想到早在十九年前就已经有大飞机问世了,只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以及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历史原因,被人为耽搁了下来,现在回过头来仔细想一想,这件事情可是再也耽搁不起了。

如果自己不动手促成这个项目,那很可能就是要再等一个十年了,人生能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用来挥霍呢?范无病自认是无法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的。

“我让专家计算了一下,整个夫飞机项目,大概要花费一千五百亿左右。也就是大概两百亿美元左右,最近你的手头趁钱吗?”范亨问儿子范无病道。

范无病点了点叉道,“那倒不是问题,最近一直在纳斯达克市场套现。腾出两百亿美元来绰绰有余。”

“你在纳斯达克市场上究竟套现了多少钱?感觉美国股市就是你的提款机似的。”范亨有些好奇地问儿子道。

“具体数字我也没有统计过,但是千把亿美元应该是有的,除了要投资到各地矿产资源市场上的资金以及一些必须的花销之外,至少也有三四百个亿的美元没有着落,现在用来投资大飞机项目,显然是比较合适的。”范无病回答道。

其实要投资大飞机项目,最主要的一点,还是要走通上层关系,相信这个项目一旦启动,国内外因为购置外国飞机而收益的各种利益阶层都会跳出来反对的,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面并没有什么国家观念、民族尊严和人民利益,有的只是毫无悬念的金钱观而已。

范无病也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他并不很担心这个情况,现在最让人纠结的,就是不论是欧州的空中客车公司也好,或者是美国的波音公司也好。这两家公司的订单基本上都是中国对外博弈的政治工具,一旦自己重开大飞机项目,受到最大影响的也是这两家公司,如此一来,自己遭遇到的阻力显然是会非常大的。

因此范无病也考虑到不能太直接地提出自己的目标,现在的第一步应该迈出的慎重一些,暂时以整合国内的航空制造业市场为基础,然后改造生产设备和建设厂房环境,按照生产大飞机的规模来打造新厂区,通过承接空中客车或者波音公司的零部件项目来加强同国再航空制造业之间的交流,等到两三年之后,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以后,而大飞机的设计蓝图也完善好之后,就可以正式上马了。

范无病倒是相信,如果单以国内的支线飞机而言,五年之内就定型生产的问题还是不大的,但是要生产载客量更多承载力更强劲的大型客机。就比如说载客量超过五百人的大飞机。那就需要更强的研发能力和制造技术了,目前而言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但是范无病也相信,只要资金有保证,又能调动起国内航空业技术人才的积极性的话,要解决这些问题也并不困难,毕竟在当初的情况下,国内都能够研制出运旧飞机,那么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没有理由会比以前更差。

说到底。中国人只要不搞内耗的时候,都会爆发出惊人的创造力的。这一点母庸置疑。

“不过国内的飞机制造厂有好几十家。难道你都给整合了?”范亨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这里面也是要讲究一个优胜劣汰的,有些飞机制造厂已经剩下一个壳子了,有的干脆就转产了,除了少量的技术人才还可以利用之外,并没有太大的价值,这就需要引入竞争了,有实力参加这个项目的,我们才会接纳进来。初步就定十五家左右的制造企业吧。研究所倒是可以多一些,毕竟研制任务可以分散开,这比较符合效能定律。”范无病想了一下后就跟父亲说道。

范亨点了点头,然后对范无病说道。xiaoshuoSHU.ORG“这事儿需要找个业内的专家划定出一个方案来,毕竟我们对这一块儿的业务并不熟悉。”

范无病想了一下后就笑道,“放心,我有专家的。”

“谁?国内的航空业专家,数来数去也就是那几个。”范亨

“不是国内的。说起来你也认识,就是那个犹太老头儿马克西莫斯范无病笑着说道。

“他?他怎么可能对我们的企业那么熟悉?。范亨有些惊疑地问道。

范无病有些感慨地回答道,“这其实也很容易理解,最了解一个企业的运行情况的。往往不是企业自己,而是他的竞争对手。马克西莫斯给波音公司服务了相当长的一段儿时间,对于中国航空制造业的了解,那绝对是专家级的,站在他的角度上,能够更加客观地作出判断,尤其是他现在跟我坐在同一条船上。”

“这家伙靠的住吗?。范亨问道。

“靠得住,犹太人虽然狡猾,但是商业信誉也是最好的。”范无病点头回答道,“我正打算让他出任整合之后的资方总经理兼董事,相信老头儿一定会对此非常热衷的。”

范无病对于老头儿马克西莫斯还是非常器重的。老头儿先后在休斯公司、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导丁公司供职,都是高层管理人员,不但见多识广,而且交游广阔,一旦成为自己的首席雇员之后,肯定会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焕发出青春来的。

虽然一般人都不愿意接纳这种年龄偏大的雇员小但是范无病却认为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以马克西莫斯在业内的地位。以及自己的财力物力支持,一定能够在国际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

父子俩个商量了一眸子,就谈到了庞明宇的事情上。

这次两人联手整治庞明宇,原本是想着要多费一番手脚的,却没有想到庞明宇的后院儿居然起火了,杨丽丽等十几名情妇居然搞起了暴动,闹得满城风雨。使得岭西省领导班子再也不能坐视或者为止遮掩了,一下子就给两人省了很多事儿。

可以想到,如今庞明宇已经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岭西省给彻底抛弃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但是谈到他的案件定性以及处罚力度的轻重伤,就显的比较重要了。

“这家伙的背后是不是会牵涉到什么更有力的人士。估计是可以肯定的,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量刑过重,庞明宇反戈一击。咬出更多的人来,你就不好收拾了,我的意思,就是见好就收,一次收拾一个副部级就已经对得起岭西省的老百姓了,牵连太多的话,容易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目前的形势,我们是经不起动荡的范无病向老爸范亨建议道。

范亨此时也不是当日的那么简单了,听了范无病的话之后,也认真地考虑了一眸子。然后才说道,“明天中纪委的人就来了。我们不插手这件事情,凡事都有他们在操作,这件事情我们不宜涉入过深,省得两头儿不讨好。当然了,必要的关注还是要有的,毕竟这是在我考察工作期间揪出来的大案子。”

范无病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庞明宇终于从外地赶回了省城宁市,不过回到自己的院子,就被人给拦住了,接着对方就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却是省委省政府方面的人担心他得到消息之后开溜小特意守株待兔等着他自投罗的。

当然了,现在对于庞明宇并没有用什么拘捕的名义,也谈不上什么双规,唯一的借口。就是省委书记胡可之找他商量重大事情。

庞明宇尽管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不太正常,但是此时如果推拒或者反抗的话,那就算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了,因此他也只得跟看来人一起去了省委大楼。然后被人请进了休息室,被告知需要在此等候胡可之书记的到来。

“难道说我庞明宇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你们这些小小人物,平时见了我都是点头哈腰的,这个。时候倒是能够挺起了腰杆儿吆三喝四了?”庞明宇看着面带警惕之色的省委办公人员,心里面有些忿

。免费阅读 小说书

不过忿忿不平也罢,心怀不满也罢,庞明宇心里面很清楚小如果连胡可之都已经对自己动了抛弃的念头,那么也就是表明整个岭西省的高层已经达成了共识,他庞明宇会被一脚踢出这个官场,成为岭西省官场反腐倡廉的一个反面教材了。

这个人生,还真是如此的纠结,一天之前自己还是风光无限的省政协副主席,转眼之间就变成了阶下囚了,无情之最甚,莫过于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场了。

陈太忠虽然是搞招商引资的。但是对经济还真不怎么在行,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将这个因果听明白了七八分。

于是,他的问题就来了,“瑞远,照你这么说,只是因为一个汇率,就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行为,公然践踏国际法,是不是有点夸张?”

“这有什么夸张的?欧元可能威胁到了美元国际货币的位置,这不是说汇率高低的问题,是强势美元不保了”宵瑞远哼一声,头也不抬地回答,“这可是美再生死存亡的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什么垮了?这就是美国人说了,黄金存量跟我印多少美元无关,我不要金本位了,,对朋友都能做出这种流氓的事情,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可是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啊。陈太忠有点郁闷,想一想埃布尔那边也是担心汇率的问题,他越发的确定,这个。因素肯定是占其中之一,但是仅仅因为这一点,怕是还不足以使美国人如此地癫狂吧?

他想的是何保华晚上欲言又止的情况,在他想来,宵瑞远、埃布尔甚至马小雅之流,平日里接触的商人比较多,考虑也多从商家的角度出

而何院长接触的,几近于国家最顶级阶层的***了,知道一点情治、国安方面的内幕很正常,所以人家说的,未必就是捕风捉影的。

我觉得美国人做得这么过分。这件事应该不止一桩诱因!他才想发表一下见解,冷不丁听到宵瑞远发问了,问的却是他点的那俩小姐,“你俩谁唱歌比较拿手?先给来两首,”

这家伙从来就没个正经样儿。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不过,既然听到了这样的分析,他的心情多少不那么郁闷了,说不得胳膊一伸,不顾马小雅的扭捏,将她的身子搂了过来,轻笑一声,“最近想我了没有酬”

曲终人散之后,陈家人期待的性福生活就到来了,他知道马小雅比较在意她的小窝,就想让她跟着自己和刘望男回华意宾馆。

谁想前中视女主持犹豫一下,咬着嘴唇发话了,“去我那儿吧,你和刘姐都不是外人,在宾馆的话,太忠你好歹是国家干部”不太合

做出这个决定,马小雅也是经历了几个关口,首先,她看刘望男比较顺眼,这是决定性因素。刘姐虽然是小地方来的还带了点口音,但是言谈举止和气度风韵都相当不凡。

所以她心里不排斥跟这个女人一起跟太忠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事实上刘望男这两年大堂真不是白做的小接触的人也是五花八门,论起揣摩人心,还真的当得起交际花这三个字。

其次就是陈太忠的建议了。陈家人知道她在北京有房子,却是要邀请她去华意,那就是说明尊重她的私人空间,你以诚待我,我自当回报。

还有的,就是马小雅不服输的一点小心思了,不管怎么说,能在京城混到一套别墅,那就是不含糊的写照了,她不合适去问刘姐的身家,但是也绝对不想让对方小看了自己。

总之,马主播的私人空间等闲不让外人进来,那是因为她怕麻烦,但是这些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例外,只要当事人认为值得,就足够了1难道不是吗?

刘望男走进别墅,很客气的夸奖了几句装修风格什么的,马小雅原本还有点微微的得意,可是见她的语气热情而不失分寸,心里就明白了,人家也是见得多了,说话自然就能说到点子上,一时间又有点郁闷。

小雅,有睡袍吗?”刘大堂客气完毕,到是不见外地发问了,称呼也从小马变成了小雅,可见女人之间的友情,也是可以发展得很迅速的,“应酬一天了,想放松一下了。”

她今天的装束真的很正规。上身是青色紧腰女士西服,下身是灰色的筒裙肉色****,脚上是细跟棕色皮凉鞋,后脑的马尾巴辫子也高高地扎起1既端庄又带了几分随意,正合都市女性白领的各种要素不过显然,这种装束想穿出味道,就必须注意仪态和姿势,穿一天的话确实有点累人了。

“我”马小雅这里就几套睡袍,还全是自己的,就不想借给她穿1不过转念一想,男人都要共享了,计较一套睡袍就没啥意思了,于是笑一笑,“只有我自己的睡袍,可惜刘姐你个子比我高,不过”前两天才给太忠买了两套,你穿他的吧。”

说穿了,她还是不想借给对方穿,你给我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好吗?

“哦”刘望男笑着点点头。心里明白对方还是有点不甘心,径自脱去衣物,就那么****着身子走向一边的浴室,“我先去洗个澡,浴室里有浴袍的吧?”

“这个”看着那白生生曼妙无比的胴体走向浴室,丰乳肥臀轻颤着1马小雅登时傻眼了,她真没想到外表端庄的刘姐做事这么直率,有心说对方放浪吧,可想一想人家脱衣服时那份自然和雍容,却又不像是一个靠出卖色相为生的女人。

“呵呵”陈太忠看得笑了起来小他猜不出所有细节,但是又何尝看不出两女隐隐有较劲的架势?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含而不露的,他自然不会捅穿这一层,要不然就太扫兴了,“望男可是我所有女人里面的大姐头呢。”

说完这话,他的心里就猛的一揪,这个,“所有”似乎不该包括小小荤莹在里面吧?就在这时候,马小雅气势汹汹地走上前,伸手就去解他的皮带,正在纠结着的年轻男人登时吓了一跳,“喂喂,我也要洗一洗

“哼,没想到你这么多女人。我要好好地检查一下,别有什么病”马小雅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解开他的皮带,褪下他的裤子,装模作样端详了一番,又抬手来回捋一捋,“嗯,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现象,我必”它怎么越来越大了呢?”

“哼”陈太忠哼一声,不管不顾地伸手揽她起来,一边吻着她的脖颈1一边就去掀她的裙子,“你居然说我有病?”

“别马小雅,立推他,却觉得双臂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只能低声帆“你说过你要去洗一洗的”哦,你说你要去不要,小哥哥轻一点吼”

夜荒唐之后,陈太忠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钟了,只觉得神清气爽,来回侧头看一看身边两位佳人,却是兀自睡得正酣。

哥们儿这是越来越荒唐了啊,陈家人又自责了一下,想一想昨天晚上的两次欢好。一开始马小雅还不习惯他带着刘望男的体液进入她的身体,而后来已经迫不及待了,到最后根本都顾不的推开刘大堂,拽出小太忠就塞进了体内,充满她时她那高亢的尖叫,让他很是怀疑卧室的玻璃吃得住吃不住。

每个女人都是有放荡的一面的,一般人见不到。只是无法将其开发出来而已,这跟很多因素有关,但是毫无疑问,开发的过程才是最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欲的。

反正很多时候,陈家人都是长于自责而坚决不悔改的,他美不滋滋地自责了半天,抚摸着马小雅圆润冰凉的臂膀,一时间又有点不克自持,不过,想一想来日方长,终于悄悄地爬起身来,惠惠察率地穿戴了起来。

这二位都是长于熬夜懒于早起的主儿,基本上对他的行为无动于衷,刘望男睡的略微轻一点,在感觉到床铺震动时,懒洋洋地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

不过,见他将手指竖在嘴上,她勉力冲他笑一笑,翻个身又沉沉睡去,随着薄被的翻卷,却是将雪白丰腴的臀部露出半个来,其间一缕黑色若隐若现。

这一瞬的香艳。真的有点考验陈太忠的定力,不过他已经安排好今天的事情了。当然不能因为无节制地贪欢而影响正经事。

洗妆完毕之后。陈太忠来到马小雅的书房,打开了她的电脑,不过,令他郁闷的是。马主播居然是用拨号的调制解调器上,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都是“旺”的通用账户之后,随着“滴,滋啦啦”的拨号声响起,开始了艰难的登录。

陈太忠用惯了宽带,最少也是四刚,用起拨号上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摧残,其间还有几个打进来,很不幸地得重新“滴,滋啦啦

“回头一定的安个宽带”在断线之后,他终于出离愤怒了,愤愤地一摔鼠标,却不小心把机械鼠里的滚珠摔得掉了出来,“太过分

“嗯?”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却是马小雅穿着睡袍,鬓发凌乱睡眼惺怪地站在他身后,睡袍的衣领掩得不是很紧,露出了白花花大半个胸膛。

她倒是没有介意他的目光,而是盯着屏幕打着哈欠,“一大早的,你上干什么呢,哦,查北约盟军司令部?。

旧乃章杨老三

“是啊。我是科委的嘛,一个人闲得没事,打算黑了他们的站表示抗议。”陈太忠顺手关了页面,嘴里大言不惭的解释一句。

边吹牛,他一边轻轻一搂马小雅纤细的腰肢,就将她揽入了怀中,将手伸进她的衣领,肆意地把玩着细嫩的双峰,手还在那落蕾上拨来拨去,“呵呵。睡得好吗?”。

“别弄”马小雅扭动一下身子,笑吟吟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要给家里装宽带?。

“是啊,你不愿意吗?”陈太忠有心分散她的注意力,就不容她躲来躲去。双手一搂籍住了她,“哦,对了”我到是忘了,这是你的房子

“没事”。芍小雅笑吟吟地答他,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主动凑到他脸上吻了一口。“你愿意给家里添耸东西,我当然高兴了。”

“嗯,不过”添置东西要考虑布局的,你这里艺术气息很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继续将话题扯远。

“一直想问你呢”马小雅将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地发问,“昨天,是刘姐弄的你舒服,还是我弄得你舒服?”

这个问题纠结了她一晚上,只是一直不合适发话,所以才起得这么早,见他在书房上,才过来悄悄地问一问。

她是练瑜伽的会蠕动,而刘望男会锦鲤吸水,陈家人昨天爽歪歪的时候,称赞过两人小大约是“一时瑜亮”的意思,不过,这倒是激起了小马同学的好胜心。

“哦,忘了,要不现在再体检一下吧”。陈太忠淫笑着搂住她就要接吻,不成想丐小雅一跳就躲了开去,轻笑一声,“好了,才起来,有口气呢,我去刷牙

她转身向外走去,不留神踩到了鼠标的滚珠,身子登时一栽歪,“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弯着腰就去捡拾,却不防身后一凉,睡袍已经被人掀起,露出了****的下半身。

下一囊,她感觉一条灼热的粗大缓缓地挤了进来,禁不住闷哼一声,“老天,真不消停,我迟早要被你弄坏了,哦

中午时分。陈太忠接到了韦明河的,“太忠你丫真不够意思,来北京也不知道来我这儿报个到。”

原来,张沛林还想找陈太忠坐一坐呢,却是发现此人关机,接连一个小时都关机,心里有点好奇,将打到了科委,打着了解防全球定位系统的幌子,问了一下陈主任的去向,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飞到北京。打算去法国参加会议了。

这个关键时候他走了,那还了得?张局长着急了啊,说不得一个。打给韦明河。才有了韦主任这个。

“这老张还真沉不住气”陈太忠苦笑一

惠州企业贷款
深圳1060铝带公司
山楂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