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第7章 与弯弯同居的日子

2017-11-14 15:18:5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广兴源圣拿威第7章 与弯弯同居的日子 故事也听了,那对仗虽然不算工整,却杀伤力极强的情诗早已把月灵儿带入了一个轮回的境界,经常莫名其妙的问旁边的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我的前世?弄的那些人一头雾水。因为一些潜移默化的东西对吴永麟的第一印象也大大改观,越来越靠近红衫寨,月灵儿越来越感受不到一点温情,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更何况是这个近乎不近人情的世人口中的邪教。月灵儿收起了对吴永麟的和颜悦色,故意对他恶语相加,有时候装模作样的甩甩鞭子,让周围的那些教众对这位左教主更加心锐诚服,想不到左教主把这个千人斩的大魔头制的服服帖帖的。
月灵儿身边的贴身剑脾红袖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她早就会意了月灵儿的一切是为了掩人耳目,知道这位被抓的“男奴”不是一般的人,为了提点他,少让他在寨子里惹些麻烦,便拉了他走在最后,故意气呼呼的训斥,其实在暗暗给他讲一些教中的“八大注意,十处雷池”,让这位左教主身边未来的红人懂得进退,至少别让左教主难堪吧。而且此人非常聪明,一点就透,还经常给她讲些小笑话,早已把一本正经的她逗的忍俊不禁、笑颜如花。小丫头再回去给左教主分享一番,两人一路乐呵呵的、喜滋滋的。惹的众人莫名其妙的,左教主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比得到教主的恩赐都还要开心,莫不是中邪了吧?
此处的红杉教是北方的一个分舵,才成立没多久,月灵儿为了立威,早日在此地起势,实现当初在教主那里许诺的豪言壮语,所以这次才冒冒失失的打起这批官银的注意,妄图以二百多人的娘子军给予锡城的官府来一记下马威,结果不言而喻,但却意外的抓住了这个千金不换的军师,虽然有点名不副实,但众人心里还是吃了一记定心丸,信心大振。
红杉教教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女人,但也有一些男人。这些男人在寨中毫无地位而言,一些粗重的活、脏活基本上都是由这些男人完成,吃不饱,穿不暖,有些时候甚至要受到鞭笞,这些老实巴交的工匠,庄稼汉,也是敢怒不敢言,被那些心高气傲的女子称为“男奴”。还有一些风流俊俏的男子成为了这里的香馍馍,红袖后面支支吾吾的,吴永麟大致猜到了里面的意思,就是类似于“男宠”嘛,但这些人也需要劳动,但基本都是类似于监工、管事之类的有点权力,而且很轻松的活儿。那我到底是属于“男奴”还是“男宠”,哎,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吴永麟心道。
到达寨子后,吴永麟看看那些破破烂烂的山门,连一间像模像样的房子都没有,随便支一些木棒,上面再堆一些草垛子,就成为了这些人的寝居之所,很多人非常拥挤的住在一起,现在是初春还好,天气一天一天的热起来后,那怎么能行。再看看那些“男奴”的住所,一个个像牲口一样被圈养着,几十个挤在一处干草上,真的好生凄凉。而我们这位左护法月灵儿也只是占有了一个山洞,她的香闺,仅用一些破布遮挡着洞口,连一处像样的门和窗都没有,吴永麟恍然觉得有一种到达原始母系社会的感觉。看来是我吴永麟给你们送春天来了啊,看着这些人过是甚是清苦,心里有一种默默改变这一切的冲动。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打扮妖艳,翘着兰花指、说话妖里妖气、不男不女的家伙,对月灵儿款款躬身行礼:“小可恭迎左护法凯旋归来,听说左护法在锡城遇险,吓的小人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几夜都没合眼了,望见左护法安然归来,我心甚蔚。”并开始轻轻的揉了揉微红的眼睛,挤出几滴伤心的眼泪。
吴永麟看着这不男不女的死人妖,也不知是惊的还是吓的,脸上煞是难看,对月灵儿的某些喜好在心中再次升级,恨不得找个地方吐到晕头转向,再也不要醒来。
“这人给我好生看管,别怠慢了,如果出了任何问题,拿你是问,每日我都要对此人亲自审问。”月灵儿对此人呵斥道,并恨恨对吴永麟瞪了一眼。
“属下明白。”那不男不女的家伙看见月灵儿抽身而去后,用一张锦帕擦了擦那几滴挤出来的眼泪,抬了抬头,高傲的对吴永麟说道:“以后,就叫我......”
“好的,李公公。”看见那帕子上的一个李字后,吴永麟抢先脱口而出。
“有点眼力见,这话我爱听。”李公公满意的答到。原来这位李管事出身在苦寒人家,本来想进宫当个太监,但苦于没有银子,更没有深厚的背景关系,所以被淘汰了下来,但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但对别人称他公公不以为耻,反而为荣,所以吴永麟这一记马屁算是拍到了位置。他生的还算俊俏,入地无门,偏偏又被教主看上了,便使劲浑身解数曲意逢迎,这次建立分舵是他在教中一展身手的好机会,便自动请缨而来。
吴永麟心想:这位李管事做男人做到这样,真的是千古第一人啊。为他扭曲的人生观与价值观默哀了整整三分钟。
“既然月左教主吩咐了,这几天你就和我同住在一起吧。”李管事说道,并对他抛来不怀好意的眼光,并在他身上不停的瞧来瞧去。
那猥亵的眼光盯的吴永麟全身发抖,这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一个个千奇百怪,周勋,王大人,你们快点来啊,早点带我脱离苦海吧。
**********************************
锡城,这一夜,血流成河,官兵几乎以零伤亡将这些强悍的绿林人斩杀殆尽,偶尔的漏网之鱼对大局也影响不大,回到各自山寨,估计再也不敢再打这锡城的主意。那些官兵哪儿打过如此大快人心的胜仗,早已望眼欲穿的等着被那个女强人将这次最大的功臣释放回来。王大人听说吴永麟此次立了大功,早已乘了大轿赶来探望慰问,以吴永麟不喜欢出头的性子,他很清楚这次的大功将会毫无疑问的落到自己的头上,自己加官进爵的好事居然说来就来了,这个吴永麟真的是自己的副将啊。
“吴师爷何在?”还没落轿的王大人看着早已打扫干净,但依然有很浓重血腥气的街道上,对傻愣愣站着的周勋问道。
“他被一伙红衣匪人抓走了,王大人请放心,我已派出探子随时回报歹人的最新情况,一有状况,我们立马采取救援。”周勋假装镇定自若的答到,其实他对能否救出吴永麟心里完全没底,那女匪受给她的震慑实在是太大了。海港城
“啊,切莫让歹人伤了吴师爷分毫,歹人提出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尽量满足,一定要将吴军师平安的救回来。”那时候的武人比文官直爽,别人对他一分好,他便会还以二分或者更多,而且吴永麟确实帮他了了很多焦头烂额的事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吴永麟的好他其实是牢牢记在心头上的。只是感觉这个军师什么都不缺,又比自己阔绰,对女人也不那么热衷,也实在想不出好处给他了,哎这人太低调了,太低调了。这时听说吴永麟被劫,差点就亲自带兵去追讨了,但看见周勋都没动,估计也知道那伙贼人的厉害,便暗暗压下心头的焦虑,静静的等着前方的回报。
“报。”一名探子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道,他避过众军官渴求的眼神,知道有些话如果乱说出来,自己可能有被群起而殴的可能,所以谨小慎微的在脑中分析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
“快讲。”似乎看见了一线曙光,周勋和王大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些歹人不知去向,只在一处乱石中发现了红衣歹人骑乘的马匹,已然被毒杀。吴军师一直被他们捉拿着,应该被那些人抓去当人质了。”探子小心翼翼的讲道。
“继续在周围巡查,有最新消息随时来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些人找出来。”周勋下了死命令,这些军官和王大人等了良久才渐渐退去,这一夜,他们经历了太多,虽然早已疲惫不堪,但却迟迟睡不着,众人等着吴军师回来一起庆功,军营中稍微一点的风吹草动会惊醒一大批人,今夜,注定无眠。
酒保阿三和二宝也听说了吴掌柜被女贼人抓去了,或许这三年早已学会了吴掌柜的遇事慌乱解决不了问题,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这些歹人把吴掌柜劫去大不了就是为了银子嘛,所以早已将能动用的银两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歹人送信过来拿赎金放人。
宋嫂听说吴永麟被月灵儿抓走之后,也是寝食难安,如果没有特别的大事,她是不能随便离开这间豆腐坊的。锡城这次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吴永麟此去多半是凶多吉少,但以什么理由去山上把吴永麟要回来呢?如果强行上山去救他,虽然能将他救回来,那之后就是与整个红杉教为敌。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她越想越心焦,这次她是真的慌了。
*************************************
吴永麟这一夜或许是真的太累了,一躺倒床上沾上枕头就睡着了,这一夜,他却梦见了月灵儿,好一片旖旎之色,而且对方似乎非常主动,正欲与对方来个香吻的时候。吴永麟一个机灵,突然感觉怎么这么真实,那双游弋在胸口的小手怎么还有老茧?这一惊,早已吓醒了,李管事那双不规矩的大手正欲对吴永麟上下其手,那张涂满胭脂的脸正准备向吴永麟靠近,把吴永麟整个人都吓蒙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此龙阳之癖的人,吴永麟也不好当面开罪他,假意朝外面翻滚了一下,从床上掉了下来,掷地有声,他是真的摔,结果从地上起来的时候,左手使不上劲,当他知道自己真的骨折后,这一关是过了。
李管事知道吴永麟真的摔伤害后,早已吓的手足无措,如果月左教主真的怪罪下来,自己可真的担待不起,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那里晃来晃去。
“此事都怪我不小心,自己从床上摔了下来,李管事莫往心里去,见了左教主我也会这么说的,但前面的话我不知对左教主当讲不当讲,就看我这几日能否安然休息了。”吴永麟假意道。
对于吴永麟**裸的威胁,李管事早已气的咬牙切齿,自己在这个寨子中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气。但却心有戚戚,把柄被人抓在手上,也只能隐忍不发,心想有一天你别落在我的手上,要不然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这一夜相安无事,但他们之间的梁子却接下了。
第二天,见到月灵儿的时候,吴永麟自然没有将自己受伤的责任推到李管事身上,毕竟他现在还不清楚李管事到底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和他周围利益牵扯的那一帮人,如果陡然树敌,自己现在仅仅是这里的一个“男奴”,又如何能扳倒这位炙手可热的“男宠”。若贸然与之闹翻,也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即使月灵儿有心袒护自己,毕竟众口铄金,女人口里的是非本来就多,这个心无城府的左教主哪儿能招架得住这些有心人的群起攻之。
吴永麟在作夜看见李管事那愤恨的眼神就知道,此人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在月灵儿面前恭迎讨好,背后却如此龌蹉不堪,自己若不早点准备,估计下场和那些真正的“男奴”的下场没什么区别。
他私下打听了这里看管的几十号男奴早已对这个李公公早已恨不得拆其骨,食其肉。有些寨子里的女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吴永麟心想如果挑起这些人的愤怒,再帮寨子里的人做点事情,树立起威信,将此阳奉阴违之人尽早除之,一定会让众人拍手称快。而且自己确实想帮这些苦命人做点事情,让这些人至少能有间房子,能吃饱穿暖吧,这些人其实都是一帮受人蛊惑的无知少女,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愿景苦苦支撑着,这又是何苦呢?若生命都不存在了,谈那些豪不实际的理想有意义吗?
一日,李管事叫来一个贼眉鼠眼的下人,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那人匆匆离去,李管事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岂不知害人终害己,当这件事情闹大的时候,才发现他根本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郑东商业中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