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第二十五章 曹操血徐州

2017-11-14 15:18:4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博林腾瑞第二十五章 曹操血徐州 不说玄玉等人前往查看轩辕山上古墓的事情,且说曹操尽起七十万大军攻打徐州。
那日曹操听闻父亲死于徐州陶谦部下张闿之手后,当夜里哭的几欲昏厥,立誓定要血洗徐州,以报父仇。
一个月间,曹操调兵遣将,留程昱守领军二十万守鄄城、范县、东阿三县,自己亲率七十万大军杀向徐州。夏侯惇、于禁、典韦为前部。
曹操下令,所过城池,将城中百姓尽数屠戮,以血父仇。
曹操所得徐州数城,城中鸡犬不留,老幼皆亡。城上空食尸禽类腾悬数日,久经不散,哀鸿惨烈之声,可传数里之外。
当时陈宫为陶谦从事,其与曹操有旧,又与陶谦私交甚厚,听闻曹操起兵报仇,尽数屠戮百姓,便星夜赶来见曹操。
曹操知晓陈宫来意,本不想见,但又实在泯不过旧情,只得将陈宫请入帐中相见。
两人分座,陈宫说道:“今听闻明公兵临徐州,欲报尊父之仇,所过之处尽杀百姓、鸡犬不留,某特此前来进言。”
陈宫道:“陶谦乃仁人君子,绝非好利忘义之辈。尊父遇害,乃是张闿之祸,非是陶谦之错。况且州县之民,与公又有何仇?杀戮百姓,与之不详。还望明公三思啊!”
曹操听后,当即大怒,道:“曾经你弃我而去,如今又有何面目来见?陶谦杀我一家,血债当需血尝,我誓杀他,摘胆挖心,以雪我恨!如今你来为陶谦那贼游说,虽你我有旧,但我不听,你又奈何?”
“哎!”陈宫长叹一声,便告辞而去了。
“我又有何面目见陶公!”陈宫连连叹道,便向南投袁术去了。
曹操大军所过之处,继续杀戮百姓,挖坟掘墓,惨不忍睹。
陶谦在徐州城,听闻曹操起军报仇、杀戮百姓,仰天恸哭道:“我受罪于天,获贼于人,我对不起徐州百姓啊!”遂召集部将商议对策。
陶谦有一部将,名叫曹豹,于众人之中说道:“曹军既已兵临城下,有何不战之理?某愿为府君破敌!”
陶谦无奈,只得进军迎敌。
遥望曹军,尽皆缟素,如铺霜涌雪,中军竖起两面雪白大旗,上书“报仇”、“雪恨”四字。
军马列成阵势,曹操纵马而出,身穿缟素,扬鞭大骂。
陶谦出阵来,欠身施礼道:“谦本意结交曹公,才使张闿护送尊父,岂料张闿贼性难改,酿成大祸。谦也始料未及,着实不干谦之事,还望曹公明察啊!”
曹操见陶谦一脸受了冤枉的样子,顿时怒起,直接大骂道:“老匹夫,杀吾父,还敢胡言乱语!”然后转头冲阵中喊道:“谁可生擒此贼?”
军阵中夏侯惇应声而出,陶谦慌忙入阵,曹豹挺枪来战。
两军交马,忽然狂风大作,两军尽皆自乱阵脚,便各自收兵了。
陶谦入城,与众人商议道:“曹军势大难敌,我自缚前往曹营,任由处置,以救一州百姓啊!”
话还未说完,便有一人进言道:“府君久镇徐州,百姓爱戴。如今曹操虽然势大,但也不能即破我城。府君与百姓坚守不出,某有一计,定可叫曹操退兵!”
陶谦一听,连忙看去,此人乃是东海驹县人,姓糜,名竺,字子仲。听闻糜竺有计,陶谦连忙问道:“计将安出?”
糜竺道:“某愿往北海郡,求孔融太守出兵救援;再遣一人,前去青州田凯处,请兵救援。两处发兵,曹操定然退去!”
陶谦大喜,立即派遣一人前去青州,糜竺亲赴北海。从之日之后,陶谦便坚守不出,不论曹操如何搦战,陶谦就是不出。
且说糜竺前来北海时,孔融才与刘备合力将黄巾余部击退,听闻徐州糜竺来见,孔融将其请进。
刘备与关、张兄弟也在座,孔融问其来意,糜竺将陶谦的书信取出,说道:“曹操围攻甚急,还望明公垂救啊!”
孔融看过书信后,便将书信传给了一旁的刘备,同时说道:“我与陶公相交甚厚,如今子仲又亲至,如何不去?不过,我与曹操无怨,先遣一封书信劝和,如要曹操不从,在起兵相助!”
糜竺道:“曹操依仗兵势,绝不肯议和了!”
孔融叹气,一边点兵遣将,一边差人送信。
这时,看完书信的刘备也说道:“陶公性善,乃仁人君子,绝不可受此无辜之冤!”
一旁的糜竺不认得刘备,便向孔融举目示意,孔融恍然,介绍道:“此乃皇叔刘备,这两位乃是其弟关羽、张飞,曾在虎牢关前大战吕布!”
糜竺闻言大喜道:“公不愧为为汉室宗亲!”
几人商议好后,孔融先叫糜竺回徐州禀报,刘备也修书一封,遣人给曹操送去。
糜竺走后,刘备道:“备军中兵少,若要救援徐州,恐怕还需回幽州一趟!”
孔融点头,表示明白。建邦华庭
刘备也不耽误,直接回了幽州,找公孙瓒借兵去了。
这时,太史慈来见孔融,是来辞行的。
“太守有难,慈奉母命,前来相助太守,如今贼兵已去,母来信,叫某前往洛阳,某不得不行,望太守见谅!”
原来,太史慈住在北海城外,孔融在北海广布恩德,当管亥来袭的时候,太史慈的母亲为了报答孔融的仁政之恩,便叫太史慈前去相助。如今,危难已解,恰逢玄玉又颁布“招贤令”,慈母欲让太史慈为国效力,便让他前往洛阳了。而太史慈又是至孝之人,这一点比之赵云有过之无不及,母亲的命令自然不得不从。
辞别了孔融之后,太史慈便投洛阳去了。
孔融先起兵,刘备在向公孙瓒借了两万人马后,再加上先前的三万人,也够五万了。
不得不说,公孙瓒对刘备已经仁至义尽、相当不错了,如今公孙瓒正与袁绍打的火热朝天,刘备来借兵,公孙瓒二话没说,直接就借了。
糜竺回徐州来报,言孔融同意出兵,刘备也闻讯而来;又有人报,青州田凯也同意出兵。听此消息,陶谦心中稍稍安定了些。
孔融、田凯两路军马赶来时,遥遥见到曹操军中势大,便远远地依山下寨,没敢轻近。曹操见两路军马来救,也分了军势应对,不敢再向前攻城。
且说刘备引军前来会和,孔融相迎。
两人至帐中分座,孔融道:“曹兵势大,曹操又极善用兵,我等且静观其变,徐徐图之!”
刘备沉默了一下后,说道:“此虽为稳妥之计,但唯恐徐州城中粮草不足。这样吧,我留云长在公部下相助,我与翼德引兵杀奔曹营,突袭进城,与陶公商议!”
孔融想了想后,说道:“也好,玄德切要注意安危。”
“好!”说完,刘备便回去准备了。
孔融会和田凯,为犄角之势,云长引兵在一旁策应。
曹操七十万大军,连营数百里,将徐州城团团围住。
这日,刘备、张飞引五千人马,杀奔曹操寨边,寨内一声鼓响,马步军兵如潮似浪般涌将出来。
当头一员大将,乃是于禁,勒马大叫道:“何处狂徒!往哪里去!”
张飞见了,也不搭话,径直取向于禁。两马相交,战到数合,刘备擎双股剑挥兵大进,于禁不敌张飞败走。
刘备、张飞也不敢恋战,直奔徐州城下。
城上望见红旗白字,上书“平原刘玄德”,陶谦急命开门。
刘备进城后,陶谦亲自相迎,两人共至府中。
陶谦设宴款待刘、张兄弟,席间见刘备谈吐不凡,仪表轩昂,心中大喜。便命糜竺将徐州牌印取来,欲让与刘备。
刘备愕然问道:“这、陶公这是何意?”
陶谦道:“今天下纷乱,王纲不振,公乃汉室宗亲,更应匡扶社稷,重振河山。老夫年迈无能,公莫要推辞。谦自当上奏朝廷,为公请命!”
刘备惶恐,起身拜谢道:“备虽为汉室后裔,但其身功绩卑微,不足以领命徐州,还请公莫要再提。备自当尽力助公退敌!”
见刘备恳切,陶谦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两军就这样僵持了数日,这日,曹操正在与郭嘉商议对策,忽然流星探马来报,言袁术已经破了兖州,已经进据濮阳。
曹操大惊,兖州可是他的老家啊!
竟然要被袁术占了?
连问其故,探子称“兖州东部,不知何故,出现了许多僵尸,众多村庄遭受屠戮,军民惶恐,恰逢袁术偷袭,我军接连败退。如今那些僵尸纵横在兖州东北部,神出鬼没,袁术军中也有些损伤,但是那些僵尸主要袭击村庄百姓,所以我军与袁术军中并没有太大伤亡!”
这个探子说的并不是很清晰,甚至说话的时候还有些颤抖与恐惧,但是曹操还是听明白了。
僵尸?
尼玛的逗我呢?
青天白日的,哪来的僵尸啊!
不管因为什么,兖州大本营受到了攻击,这是曹操不能忍受的。
当即下令撤军,也不管徐州了,匆忙的赶回了兖州。
“僵尸?现在人界还会有这玩意?”曹操望着苍天,愤懑的质问道,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锦绣花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