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成道者 第三百五十六章 独步

2018-11-09 18:30: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成道者 第三百五十六章 独步

【从去年十月初,家里的病就从来没有断过,那个时候,为了给孩子看病,就没有去工作了。八一中文=≠≠.=但仅仅两个月,结果出了预料之外,两个小孩就花光了两万块,嗯,这接近了我们这种小县城大多数人的年收入。

原本就因为几年前,经营一个小店失败,家里就欠了一些钱,在加上这种事情,更是雪上加霜,大概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

所以,正月刚过去,我爸妈就去了邻省打工,我姥姥和我老婆照顾孩子,作为家里剩下的唯一男丁,我却只能写书、上弄东西,补贴家用。

勉强能过活。

但是,我爸妈五十多岁了,我今年二十八岁,快奔三了,有一个年迈的姥姥,下面两个不大的孩子,还有个跟了我很多年,却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的女人。

这些年,日子过的一天不如一天,别人都是在往前走,我却是往后退。

各种乱七八糟的病,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好像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遭到了报应一样。

问题是,我惹到了谁?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是好事做的不够多?

然后,上几天,原本在邻省打工的母亲,突然给我打了一个,嗯,说小腹痛。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已经痛很久了。

在邻省当地的医院看了病,据说是宫颈有些问题,要详细的检查,看有没有癌变。

呵……

去年年底,小孩手术前,查出血小板高,医院说有白血病的可能,让去省城的大医院去详查。

这次说我妈宫颈有问题,看看有没有癌变,也要详查。

我肋部也一直疼,是不是也是绝症?

因为这个事情,我妈哭了好几天,打说,不想在那边的医院看了,想要回来在看。

当时我身上没钱,只能……想办法,借了一点儿,连夜去的邻省接的我妈。

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到站的时候,天都黑了。

我妈和我爸就在那儿等着,坐在大厅的角落,脸色黄黄的,瘦了一大圈。

哪个做儿女的,看到这一幕,心里都不会好受。

当天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我还是将家里的小不点弄醒了,然后抱给我妈看。

离开了两个多月,有些认生,但我妈看到了去很开心。

如果我有本事的话,她大概天天都会很高兴,不像现在这样,快五十岁的人,还要为了他儿子去外面打工。

然后,我和我老婆说,日子不能这样过了,我说我想出国。

无论是阿富汗,伊拉克,还是非洲,什么地方都行,只要挣钱多,我就去,哪怕去伊斯兰国当炮灰都行。

只是,后来一打听,出国需要一笔钱,押金,好几万块。

嗯,大概是借不到了。

所以,我只能先找一份活,先干着。

今天第一天上班,早上五点走的,一天没喝一口水,中午没吃一点儿东西,甚至连尿都没尿一泼,到晚上七点多下班,到家在吃口饭八点多了,大概……很累吧,然后还要写书,一章写完最少要四个小时,卡文的时候,大概会更久。

然我和我老婆说,从今天开始,大概不用和我说话了,上班的时候忙,没时间接你,下班之后,要写书,大概……更没有时间说话了吧。

呵呵,其实我很想太监它的,但却有些不甘心。

因为我知道,哪怕我干了一辈子,都未必会改变一家人的生活,但写书的话,总会比买彩票的几率要大的多吧?

毕竟,写书不用拼爹的。

不过,原本打算开新书,大纲都已经写好了,想在试一试,但这么多事情下来,新书是开不成了,能保持这本书不太监,大概都已经很厉害了吧。

一边上班,一边将这本书写完,慢慢磨吧,按部就班的提高一些素养,说不定下本会有机会,出一个好成绩。

我一直没有想过什么一书封神的事情,因为那毕竟只是少数,大概和中彩票差不多,一步一步的,才是我能走的路,所以一开始,我就打算拿这本练笔的。

现在看来,有失败的地方,也有提高的方面,但终极是不如人意。

但哪有什么尽如人意的东西呢,生活都是如此艰难,有些东西,则是更加虚无缥缈了。

啰啰嗦嗦的一大堆,有不吐不快的压抑,但总的来说,真是的,又浪费了我两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嗯,赔大了,今天的这一章,还没写完呢……呵呵

……

……

漓水湍急,朝着东方奔流而去,沿着宽敞的河道,撞击在了出海口的礁石上,那白色的水流层层叠叠的样子,浪花飞溅,散成几瓣,最后没入了茫茫的西海中,不见了端倪。

李明堂站在一处山坡上,微微背着双手,目光凝视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神色清淡。

在他身后,上千工匠正在砍伐林木,来来往往的马车络绎不绝,将一堆堆砍好的木材捆好装在车上。

大行台的官员站在一旁,掏出笔墨开始记载了起来。

两队巡察司的士兵整顿车队,然后驱赶着马车,将这些木材运往六十里外的白云城。

因为这个时候,白云城外的树木早已经砍伐一空了,甚至稍远一点的地方,也极少有树木的存在了,光是这些木材无法满足城内重建所需要的木材数量,所以大行台不得不派人朝更远的地方来获取一些建筑木材。

这次获取木材原本是不用李明堂亲自前来的,不过先前漓水水患严重,荒古道场与阴阳教花了大力气来疏通,成效似乎还不错,所以他这次下来,除了看一看这漓水下游的木材之外,还要检查一些疏通漓水河道的成果。

他站在山坡上,看着眼前的大海,颇有一些豪气干云的味道,不过,远处的洛宁却皮青脸肿,一脸郁闷的走了过来。

李明堂起初没有看到,但是仔细的瞥了他一眼之后,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搞成了这副样子?”

“李大人。”洛宁揉了揉脸,龇牙咧嘴的说着︰“这次还算命大的,要不是我见势不妙跑得快,今天都未必能活下来。”

“哦?”李明堂笑容收敛,脸上微微露出疑惑︰“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城内的那些人……”洛宁微微解释了几句,李明堂阴沉着脸,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这洛宁乃是护送木材的巡察司头目,运送一批木材进城的时候遭受了无妄之灾,因为有两名高手相互寻仇,在城内大打出手,运送木材的车队被波及到了,不少木材被碾成粉碎,洛宁也是躲闪不及,被两人溢出的气劲擦伤震飞,所幸只是皮外伤,倒是没有大碍的样子。

李明堂听了,微微有些沉默。

自从白云城出现了黄泉世界的入口之后,大批高手涌了进来,名镇一方的宗派人士,行走天下的独行者,还有肆无忌惮的魔道妖人,不少修士破坏了白云城刚刚平静下来的局面,甚至这些人连阴阳教和荒古道场都难以管理起来。

原本董太玄和荒古询两人是想靠着太和宫的名头,让泾河水军的司南笙来管理白云城的,起先的时候,因为长生大帝的缘故,司南笙的确也认真负责的看守了白云城的东门,不过,自从铁狂徒来到白云城,一拳砸爆了东门的城楼之后,那司南笙就开始做起缩头乌龟来,对于白云城生的事情不管不顾,甚至有意的开始避忌一些麻烦。

太和宫的人尚且如此,他荒古道场与阴阳教更是没有本事来平定这些,所以说,按照目前白云城的局势来看,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的境地在里面。

想到这里,李明堂拍了拍洛宁的肩膀,忍不住叹了口气。

洛宁则是咧嘴笑了笑,表示不在意的样子,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李明堂也不想在谈论这种沉重的话题了,直接将话语岔开了些︰“你父亲的伤势怎么样了?”他与洛宁的父亲算得上老相识,算是同一批荒古道场的弟子,只是他父亲在二十年前曾经遭遇重创,身上一直有伤势未愈,在清水城的时候,李明堂也抽空去看过他父亲,那时候,他父亲的伤势已经恶化的很严重了。

“前天家里来信,说现在控制的倒是没有大碍了。”洛宁笑了笑,这样说着。

“没有大碍就是好事。”李明堂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他父亲当年的影子︰“过几天,城内有一批辎重要运回清水城,你护送着辎重一同回去,道场方面的已经同意,待回去后,你将调回清水巡察司,到时候离家近一些,也好照顾一下家小。”

“李、李大人……”洛宁张了张嘴,微微有些激动。

事实上,现在的白云城仿佛巨大的火药桶一般,谁也不知道哪天会突然炸开,城内荒古道场和阴阳教的人,大多都想回到南方去,不愿意在呆在这个险恶之地,甚至连董太玄和荒古询都微微有些头痛了,要是早知道白云城现在的处境,他们未必会联起手来占据白云城,只是现在深陷泥潭,想要摆脱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对了。”李明堂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家里还藏着一坛药酒,算算时间药效应该沉淀的差不多了,那还是我当年遇到张丹圣的时候,请教他老人家之后配出来的东西,你回去后,去我家里一趟,将那坛药酒拿给你父亲,他喝了之后会对他的伤势有些好处。”

“我……”洛宁满脸通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李明堂则是看着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开了。

“李大人——”

人还没走出多远,那洛宁的叫喊声就传了过来,他微微顿下脚步,转身过来看着他︰“怎么了?”

“大人,您看那边,那是什么东西?”洛宁指着海平面,李明堂看了过去,微微眯起了眼睛。

“是涨潮嘛……嗯?”他突然面色一变,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两步。

哪怕是涨潮,那潮水上面也不该多出那么多的身影啊……

……

……

一刻钟后,略显喧闹的白云城关上了厚重的城门,大量的修士开始登上城墙,在城墙四周铭刻防御阵法,阴阳教与荒古道场的军队也开始运转了起来,泾河水军收到消息后同样如临大敌,不明情况的司南笙找到了站在城墙上的董太玄两人,老远就开口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你和他说吧。”董太玄皱了皱眉,瞥了一眼旁边的荒古询说道。

“西海边上出现大批的军队,我刚才已经派人去探查了,应该是龙族的水军。”荒古询这样解释着。

“龙族水军?”司南笙微微有些惊讶︰“它们是想要登上6地吗?”

“我已经派人前去交涉了,至于它们想干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荒古询叹了口气。

司南笙站在墙头,目光朝着远处望去,但是白云城距离出海口还有几十里之远,中间隔着一些山头,实在是有些看不清端倪的模样。

几人微微沉默了一阵,一头苍鹰突然从天边飞了过来,荒古询伸出一只手,任由那苍鹰落在他手上。

将鹰腿斥候探听的消息拿出来,那苍鹰飞走开,他打开消息来看了一会儿,眉头顿时皱在了一起。

“怎么了?”董太玄看他这副样子,微微皱了皱眉。

“派去交涉的人……被它们杀了。”荒古询咬着牙,紧紧的握着拳︰“斥候还现西海岸的海水不断上涨,漓水倒灌,朝着大6这边涌了上来。”

……

……

ps︰本书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派去交涉的人……被它们杀了。”荒古询咬着牙,紧紧的握着拳︰“斥候还现西海岸的海水不断上涨,漓水倒灌,朝着大6这边涌了上来。”

……

……

ps︰本书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派去交涉的人……被它们杀了。”荒古询咬着牙,紧紧的握着拳︰“斥候还现西海岸的海水不断上涨,漓水倒灌,朝着大6这边涌了上来。”

……

……

ps︰本书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