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权国500狰狞毕露一

2018-12-07 20:15: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权国 500 狰狞毕露(一)

“撤?往哪里撤我们还有退回去的路吗“

胡图里尔红月一把推开半跪在自己身前的老者,手指着纷乱的海面道”伯罗克叔叔,你看看现在的局面,在这种顺风冲击的优势下,不论我们从哪个方向逃都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集结附近的舰船将敌人的冲击拦截下来,否则,此战之后,将再也不会有我西海三十二家的立足之地”

“拦?我们那什么栏”年老的海寇伯罗克几乎是从地上跳起来,满脸悲愤的一拳砸在船舷上,对着倔强的女主人大喊道

“你看看前面那些已经挂起白旗的家伙,先是洛特家的其格里尔号,然后是白罗家的费白鹰号,这些在我们西海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在现在这种局面下也只有乖乖待宰的份,如果我们再不跑,他们就是我们的下场,难道你真要让胡图里尔家族也成为陪葬品吗“

“升起决战旗”胡图里尔红月不顾身后老者的劝阻,拔出自己的长剑,一脸坚毅的站在旗舰船首,迎着呼啸的海风大喊道

“疯了,你们胡图里尔家的人都是疯子伯罗克花白的胡须气的直颤抖“老主人就是因为掩护波罗家的船队撤退才被中海人杀死的,现在你也要这样去死你让我怎么跟老主人交代”

“如果今天注定是西海的末日,那我的血就是这场末日中的一朵绚烂红花胡图里尔家只有战死的女人,绝没有投降的懦夫“胡图里尔红月神情坚毅的回过头来,向桅杆高处的旗手喊道“命令所有胡图里尔家的战船向我拢,就算是全军覆没,我胡图里尔红月也要对的起西海三十二家对我的信任绝不会干出丢下还在抵抗的同伴,自顾自己逃跑的行为”

突然,桅杆上的旗语手神色激动的大喊道,他的手势大力的向右劈凯,然后又横着划过自己的胸前,连续重复几次相同动作,

好像眼前看到的景象实在太震撼,他不通过猛烈的手势无法表达出来。*文学*

“那是援军发来的作战信号?“胡图里尔红月和老海寇伯罗克几乎同时不可置信的对视了一眼,心中除了震撼还有狐疑,

援军?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援军?

整个海面上都是中海战舰任意屠杀的场面,四散逃窜的西海战舰横七竖八的躺在海面上,有的甚至两两的撞在一起,可见当时的场面有多混乱

“是维基亚人“老海寇伯罗克看着旗手随后发来的手势,几乎是大喊起来“怎么可能,难道维基亚人要用他们那少的可怜的30战舰,正面迎击200艘中海战舰,这些家伙绝对疯了”

“看来这片海面上不仅仅只有我一个疯子,现在又多了一个,如果我不死,我真想看看维基亚海军指挥官都是些什么人“

胡图里尔红月看着上面的旗语,嘴角苦笑的摇了摇头,刚刚提起的希望,再次破灭,声音中充满了末路的悲凉,这种气氛让整个旗舰的甲板上,只有船舵转向传来的巨大水声,

看见旗舰顶端升起的红色旗帜,附近胡图里尔家的近30艘大小不一的战舰,默默的向旗舰的方向靠拢,就像一群受伤的狼簇拥在一起,对于女家主的决定,这些胡图里尔家的男人毫无条件的执行着,这就是胡图里尔家的传统,不抛弃任何一个同伴,这是胡图里尔家族的信条

这些坚强的海洋战士看着从后方船舷缓缓驶过的30艘维基亚战舰,目光复杂的闪烁着,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悲凉,维基亚舰队是什么水平,大家都很清楚,半身不熟的生瓜蛋子,30艘大小参半的战舰,而且还是连投石机都没有配备的中型运兵舰,除了船首那长的出奇菱形撞角,几乎毫无战斗力可言

这样的舰队作为后备支援还凑合,想要与敌人正面接舷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正面阻击声势正猛的中海舰群,这就是一群企图阻挡野牛群奔跑的绵羊,很快就会被野牛毫无顾忌的踏成碎片

“这些维基亚人是真正的战士“

一名胡图里尔家族的舰长,站在自己的船舵旁,立直身体向向从船舷驶过的维基亚战舰重重的敬了一个只属于最荣耀海寇才能享受的海盗礼,

对于这些维基亚海军的勇气,一向颇有微词的胡图里尔海寇此刻完全被震撼了,

不管怎么会说,这些维基亚人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转身逃走,反而驾驶战舰正面迎击,足以表明了这些维基亚海军人员的勇气,跟他们相比,那些躲在胡图里尔家族后面,见势不妙撒腿就跑的西海战舰,就显的让人汗颜多了。

局势继续向着不利于西海舰队的方向转化尼龙异形件
,刚刚吞掉西海舰队中部主力的中海舰群二手离心机
,开始了两翼回转。他们一边用转舵回旋来压挤西海人的抵抗范围,另一边则集中火力,将被围困的波洛克格拉家族旗舰击沉击沉

两翼回转,是海战中攻击地舰队常用的手段,

当舰队从敌舰从侧翼或者后方盯上的时候,继续保持单一集群行动,会造成敌人集中顽抗的局面。

而如同绵羊角似的两翼回转,则能够通过两支舰队之间的配合,绕转到敌人舰队的侧翼,展开一记绝杀

中海舰群的前锋如同两道相互交接而过的利刃,将外围一些体型较小的护卫舰支挤开,

然后后续的上百首野狼级投石战舰,像狼群捕猎般将无数带着呼啸的投石弹,倾泄到对方位于中间的大型战舰上,

这些体型笨重转向不灵活的大型运兵舰,就像一堆被困住的巨兽在中了无数枪后轰然倒下,

“左边,左边..”

船甲板上的吼叫声很快归于平静。事实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别说前面沉没的大型战船听不见,就算能听见,

这些已经被对方顶上的大家伙,也不会再有机会逃离狼群的追击,

他们已经无法顾忌自身安危,

只能一门心思拼命向眼前任何一艘驶过中海船只发动进攻。希望能够在沉没前,哪怕击沉一艘野狼也好

巨大的船身如同在冰面上滑行的狗熊,摇摆着身体横着停了下来。无数的石弹从野狼敏捷的船身上抛射出来,木屑横飞的将他们面前硕大的船体砸开,让冰冷的海水从破口灌进去,

于此同时。刚刚从胡图里尔家族战船旁驶过的维基亚舰队,也完成了相同的动作。

30艘大小不一的战船,分成2个梯队,就像一个向外撇开的八字,竟然在海面上摆出了一个堪称“白痴“的举动,横船

人们静静地看着他们将舰首一点点的的横向转动,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深长的叹息。

这些维基亚的新瓜蛋子,根本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摆出这种无厘头的阵型意味着什么。

他们完全不明白,他们那些一点远处攻击力都没有的战舰,与一艘完整投石机配备的中海野狼战舰的差距

他们是如此固执而强硬,他们竟然试图在最后时刻。与扑面而来的野狼战舰群正面对决

“这些维基亚人都是好样的可惜却有一个白痴指挥官“

看着在野狼那独特狰狞的船首正面,悍然偏转舰首的30艘维基亚战舰,

胡图里尔旗舰上一片寂静。

海风哧哧的轻响,仿佛远在天际。

短暂的失神后,包括胡图里尔红月在内的所有海寇,们都不约而同地挺胸收腹肃然而立。

战舰的桅杆方向传来旗语手的喊声

“他们在让我们撤退”

胡图里尔红月能够听出旗语手的声音有点特别,断断续续犹如呜咽,她知道眼前这支破烂舰队已经赢得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尊敬

他们即将四倍于他们的敌舰对决与这片注定以死亡命名的海域。他们明知失败依然绝不退缩。他们具备身为一名铁血战士地一切品质他们铁骨铮铮,虽败犹荣

更重要的是,正是这支舰队的出现,为不少正在脱离战场的西海战舰来了生机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都是恩情

“命令全体出击,我们决不能让维基亚人骂我们胆小鬼”短暂的沉默后,胡图里尔红月突然双眼血红的转过身,向桅杆上的旗语手下令道

而此刻,看着前面进入500米距离的密集舰群,站在自己指挥台上的杜斯特伦凯却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年轻冷酷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穿越眼前的海面,直达中海指挥官那张凄苦的脸

海风中飘荡着血腥的气味,以40艘野狼突击舰和70艘运兵战舰组成的右路集群,已经冲进了200米范围,庞大的T字型舰队就像一把锋锐的利刃,将海面从中间一分为二

“开仓“

随着桅杆上旗语手一声嘹亮的喊声,八字排开的维基亚舰队中间,想起一阵急促的挡板启开声,20门雷神狰狞炮口从船身侧面伸出来,在炮口的底仓,十余根神秘的黑色细管从加厚的防火甲板探出半个头,如同一双双眼睛,打量着越来越近的中海野狼舰群

炮仓中的鲁克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摩拳擦掌地说道:“老大。这次咱们发达了足足40艘战舰,后面还有运兵船,绝对够咱们吃个饱的,

弗莱举起手中的望镜,低沉的说道:“我知道。”

在望远镜地两个圈圈里,在远处黑烟弥漫的海天一线之间,无数高高飘扬的战舰旗,然后是密密麻麻的桅杆,好像刺入蓝天的利剑。

在不到2分钟的时间里。庞大的舰队就出现在了弗莱前方大约400米的海面上。足足四十艘挂着舵杆风帆的中海战舰,

遮天蔽日迎风破浪而来,给人强悍地震慑感,

即使强悍的弗莱也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好像在燃烧一般,脸上有种绷紧的发麻的感觉。

“大家稳住,进入250米再开火”弗莱沉着地说道,声音显得非常的低沉“**老子要的就是第一击沉者的荣耀””

“**”鲁克在炮仓的一角,向自己的老搭档弗莱直嚷嚷“我看见奇科那个杂碎已经在点火了“因为战斗的兴奋而显得脸色涨红,动作的幅度也大了很多,三步两步就跨过了空旷的距离,走到弗莱的身前。

“不管他,那家伙一向都是最急躁的一个,其实从来没打中过目标”弗莱不屑的撇了撇嘴,神色激动的高举起手,向炮仓内紧张的炮击手们大喊道“掌握射击时间和角度。干掉敌人地头舰第一轮的齐射准备,射击距离280米。”

“轰隆隆”几乎是在弗莱彻准备放手的时候,旁边16号龙牙舰舰长传来激烈的炮声,炮弹带着尖锐的细小的声音。划过蔚蓝的天空,落在迎面而来的舰队地前方,

溅起高高的水柱,水柱落在了敌人战舰的船头上,但是由于没有直接命中,敌人的战舰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又或者带着对前面敌人的蔑视,不屑一顾的冲上来。

“射击“弗莱眼睛不为所动的盯着那艘偏开的首舰,高举的手猛然放下

“轰隆隆“一阵激烈的响声在炮仓内炸响,刺鼻的白色浓烟被海风吹的扑面而来,船身被震荡的上下摇摆,

“啪啪“一串红色的光点,在中海舰群密集的队列中炸开,

“哈哈,漂亮的一击,那家伙完了“弗莱的嘴顷刻间咧到了耳根,他从望远镜里面看到,那艘位于队列前端竖着旗舰战旗的巨大战舰,在新改进的的雷神燃烧弹面前,似乎成了泥捏的,瞬间就被炸碎了左侧船翼,高达20米的巨大桅杆,在高空中重重砸下来。炮弹直接击毁了那艘战舰的尾舵,让它迅速燃烧起来,

失去动力,横摆在海面上,后面的敌人被这猛烈的一击,打得措不及手标书编写
,一时间乱成一团,更激烈的爆炸,让整艘战舰瞬间就被一团火球所笼罩,最终形成猛烈的大爆炸,

“好样的你们不愧是老子带出来的“弗莱兴奋的大喊着,让手下的炮击手们,给予另一个失去动力的野狼战舰致命一击

此刻附近的海面上,已经传来其他龙牙战舰连续不断的隆隆炮声,蒸腾的白烟将整个海面笼罩,无数拖着黑烟的白色轨迹,划过前面激荡的海面,向迎面而来的中海舰群爆射而去

第一轮炮击直接覆盖了对面舰群的第一梯队,十余艘毫无防备的中海突击舰,当场被击成了筛子,浓烈的火焰混着浓烟从破碎的船体内部冒出来,整艘战舰顿时化为乌有,只有海面上继续飘荡的残骸和挣扎在海面上的大难不死的水手们。

“距离修正200米,开炮”

弗莱仔细的观察着测距仪,恶狠狠的叫道,一脚踢在一名打脱靶的炮手的屁股上,将那个可怜的炮手踢得哇哇大叫,急急忙忙的叫炮弹塞入炮膛,等待将功补过的机会。他活脱脱就是一个翻版的弗莱,一样的桀骜不驯,一样的粗暴骁勇,一样的冷血残酷。

30艘龙牙舰侧面的600们雷神,让势不可挡的中海舰群遭到难以想象的巨大打击,不过2轮齐射,总数达到110艘的右路集群,已经沉没了一半,东倒西歪的船体和漫天浓烟,让这里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场

中海舰队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远处不断喷出的白色浓烟就像在海面上放礼花,无数迅捷的黑色光点在他们前面,身边构编成一道道无比可怕的死亡之,不管是多大的船体,不管你有多坚固,只要被射中就会化为一团触目惊心的火团

轰隆隆的炮声连绵不断的响彻在美丽的魔鬼海,

接二连三的炮弹落在了企图靠近的中海舰队中,一道道猛烈的火光,不时从这些中海战船的甲板上升起,将整个海面照耀的一片红色,

“测距仪……”

看见旁边不少龙牙战舰精准的射击,弗莱脑海里又浮现出这个名词,不过很快就摇摇头,将这个词从自己的脑海里抹掉“就算有了测距仪的帮忙,奇科那个傻蛋,也会在第一轮炮击中就直接的射偏敌人的首舰的,

因为那个家伙是个独眼龙,想到奇科用一只眼摆弄需要双眼对焦才能使用测绘仪的样子,弗莱就会笑的连早饭都喷出来

与正遭受毁灭打击的中海舰队相比,西海的胡图里尔家舰队,现在完全是以一种无比震撼的目光,打量着这场悬殊的战斗,

他们没有看见愚蠢而悍勇的维基亚战舰,被中海庞大舰群撕碎的场面,他们看见的是一场让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对决,温顺的小绵羊突然变成了比狼群更加凶猛的怪兽,只是随后伸了伸爪子,就把凶残的狼群挠成了碎肉

“难道这才是维基亚海军的实力?”

看着那些一个个屁股冒着浓烟,像丧家之犬四下逃散的中海战舰,同样身为偌德海盗的胡图里尔红月,心中突然感到一阵失落。.。

更多到,地址H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