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半裸江山正文三凄凄惨惨

2019-02-03 23:51: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三。凄凄惨惨,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啊……!!!!!!!”惊惨的叫声,贯穿了整个古香古色的庭阁。

我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的胸脯,摸了又摸,摸了再摸。我发誓,除了打牌时,我绝对没有自摸的倾向!老天,我的胸部呢?虽然在我的过去式里,我的胸部不太发达,海绵组织分布得比较精华,但廖胜于无啊!

尽管我左边的罩杯可以装零钱,右边的罩杯可以塞,但好歹那两团肉也叫做咪咪啊!

可眼下到好,我好死又活的穿越了,竟然穿成了男人!!!这……找谁说理去?

前一刻,我死了;后一刻,被黑白无常带走;就在刚刚,阎王出现了,我的探照灯眼雷达神经迅速相中了阎王的口水身材,想要为他画一副全裸的人体画,供后世赞扬!

为了这个神圣的目的,我是宁再死一万次,也不肯去投胎。就这么死不要脸死缠烂打地缠上了阎王。结果,硬是被他那善嫉的老婆陷害,说什么‘望尘水镜’里有绝世美男,正在洗鸡鸡,让我快看。

我一低头,只看见一个半死不活的干瘪老头,正在洗刚杀完的公鸡!

我弯下腰,不甘地伸手去撩水,想要换个频道。

画面,果然有所扭转,隐约见一只纤细苍白的小手……

突然,身后生风,被阎王老婆临空一脚,射在屁股上,将伦家踢来了这里,莫名其妙地覆到了此人身上!

黑,那是真黑啊!

幸好,我换了频道,不然,此刻还不知道覆身到谁身上。是那个洗鸡的干瘪小老头?还是那只被杀了,却突然活过来,到处找鸡毛当衣服穿的小公鸡?狂抖了一下,不敢再想。

当我痛苦万分的冲破黑暗,从迷失的边缘醒来,第一时间,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胸部,确定一下期货的指数。结果,不摸还好,一摸就乍猫了!竟然,是……空货!

男人?男人!!!我变成了男人!!!

惊恐的嚎叫并没有减轻我的痛苦,但嚎过之后,到也安生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在心里,对自己下了个硬性命令:老子要做强攻!!!

咳……扯远了。

扫视了一眼这屋外刮风屋里哆嗦的破烂小屋,看见了唯一的家具——桌子。

此物残缺了一角不说,还是个缺条腿的残疾,那桌面更是被上万的蚂蚁啃过,让我都不敢轻易触碰,就怕让这件见证了历史的物件归了尘土,化为乌有。

扫视一眼,我可以肯定一点,这日子过得,一个字:穷!怕是那老鼠来觅食,都得含泪而别,自寻活路去。

很容易地在桌上看到一面铜镜,我忙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拿起,使劲,用力,再瞪眼的瞧,愣是将模糊不清的感官,分辨了个七七八八,当即硬是忍住了痛哭的冲动,猛抱住破洞的被子,不停地咬牙哽咽着。

一身标准古代版男装,藏青色的长袍有些褶皱的挂在瘦弱的小身子上,一双黑子靴子还满风凉地露出了脚指头两根!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可能因为无法提供营养,竟然没有小生命在里面委曲求全,干啃稀薄的头皮。

此身体偏于瘦弱,一米六左右的小个头儿,不高,应该因长期营养不足,没有发育好。直接导致我都不敢去看自己的小鸡鸡,怕是其浓缩成为放大镜下的科学研发。

苍白得有些吓人的手臂,到是骨架匀称,没有薄茧,不曾劳作,显然是穷书生。看着,看着,竟然产生一分熟悉……

这些都还好,真的还好……

只是……只是这张脸,为什么画得浓墨重彩啊?满厚实的白粉,堪比大白刮墙;满红的腮,好比猴头屁股;满红的唇,就像刚吃完生肉!我不知道,我的这具身体,竟然有扮女子的特殊癖好!你,扮就扮了,做什么将自己弄得跟水洗过的京剧脸谱?

我开始怀疑,我是否覆到一个神经变态的人身上

我开始怀疑,我是否覆到一个精神变态行为荒唐没钱没势无得无能狗急跳墙被人毒杀莫名死亡原因不详的阴阳人身上!

我开始设想,如果,我现在一头撞在南边的墙面上,是否能直接死亡?然后……嘿嘿……继续追着阎王,画《阎王逗鸟儿图》?

不过,我很怀疑,那长了白毛、结了蜘蛛的不坚固墙体,是否能承受得住我一心求死的脑袋?或者说,我到了地狱后,那善嫉的阎王老婆,会不会再一脚将我踹下,坠落到畜生道去?

那么,我就真的得不偿失了。试想,一个拥有着人的头脑,充沛着人类感情的猪,就那么火辣辣地注视着美男,用自己的蹄子,在猪圈的粪坑里,刨着伊人肖像,多么……多么……惨不忍睹啊!

不过,伦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在窥视了阎王老婆的企图后,我就着手画了一批春宫图,都是阎王和他小舅子的高难度姿势!我现在已经可以想像,阎王老婆看到自己老公与弟弟的春宫图,会是怎样生动的表情?想像着画,不是不行地,只不过,我更喜欢一切从性趣出发,不求照片的真实,但求感官的享受!

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心情豁达了,阎王老婆那一脚,也不算多么可恶嘛

推开被褥,渡下床,并不打算改头换面,毕竟,也许这个世界,人们都这样呢?还是先混入鱼里当泥鳅吧,别太惹人注意了。

深吸一口气,为推开那扇门而做足心里准备,却因吸入过多的灰尘而猛烈地咳嗽起来。

当我将自己从咳散的边缘营救回来时,才去推开那扇载满灰尘的门。

古老而笨拙的声音吱咯响起后,屋外的阳光便成束地照耀进来,使人的眼睛呈现暂时的反光状态,过一会儿,终于适应过来。

我所处的位置,好像是一个后院,周围同样布满了不少的屋子,而每个屋子,都仿佛一副年久失修的老掉牙样子,真正让我明白了古董的意义。

大院子中间除了一些残缺的假山风景,整座院子,便再无任何看点。

若不是此刻天气明媚,我真的要怀疑,伦家穿来了妖怪世界。毕竟,这屋子,这气氛,若是到了半夜,绝对有毛骨悚然的效果。就连现在,我都怀疑,会不会突然变天,然后蹦出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宣称我是它们的盘中餐。

在院子里溜达一圈,也没有人出来恐吓一下我脆弱的神经。

抬起手,打算敲敲其它房门,门,却在此时……突然……开了!

门口,立着一位张着血盆大嘴的家伙,阳光将那东西的大黄牙映照得分外刺眼,我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可那家伙居然上前一步,喷着臭烘烘的口气,含糊地唤了声:“阿爹。”

方管厂
刮板输送机批发厂家
打鱼平台上下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