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超级巡警正文第五百一十章偷袭中毒

2019-02-03 23:59:0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五百一十章偷袭中毒,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怎么,还是睡不着么?”已经是出船第三天了,除了第一天因为太困,田妮睡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和第三天田妮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想燕子了。”田妮轻声说道,眼睛红红地。

张楚凌和田妮是坐轮船旅游,并到美国登记结婚,带上小孩自然不合适,在张父和张若男等人的毛遂自荐下,他们的小孩却是被留在了家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独自登上了前往美国的游船。

“要不我们到了下一站后不再坐轮船,直接坐飞机到美国,结婚完就回去?”听到田妮的话,张楚凌也有点想念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了。而且对于坐船旅游他并不感冒,所以他试探性地问道。

田妮闻言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同时把自己的身子往张楚凌的怀中靠了靠,却是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跟张楚凌相处的机会。

“来,过来躺一会,我给你按摩,帮助你放松!”静静地抱了田妮一会,张楚凌柔声道。

“嗯,谢谢。”田妮脸不由得红了,虽然跟张楚凌发生过性关系了,可只要一想到张楚凌的手在自己身上轻轻滑过的感觉,她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阵的心神荡漾。

田妮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是爱上张楚凌出众的能力,或者是他那种冷冰冰的性格。但有一点她能够完全确认,那就是张楚凌的手给她带来的是那种梦幻般的感觉,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每当被张楚凌的手接触到身体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发出另自己都感到难堪的呻吟。

这种感觉无以言表,有时候仿佛丝绸轻轻滑过,又好象是春风的吹拂,有时候又像是熊熊燃烧地烈火。烤得自己口唇发干,恨不得立刻死去。与其说这双手是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不如说是在直接触摸自己的灵魂。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有时她回想起来,都会感觉到身体再发热,简直像是一个淫荡地女人。

“趴好,不要动。”田妮的皮肤很好,细腻而又不失清爽,张楚凌倒了少许按摩油。用双手**开,慢慢的擦在她的背上。

田妮本来在张楚凌的按摩下忍不住内心的骚动准备翻身,被张楚凌轻声呵斥了一句后,她却是不敢有丝毫地动弹。

不得不说张楚凌地按摩手法很棒。仅仅一会儿地功夫。田妮就舒服得呻吟出神。然后她便感觉到一股浓浓地睡衣笼罩了她。紧接着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闻听到田妮匀称地呼吸。张楚凌悄悄地站直了身体。目光落在田妮丰满而性感地身体上面。张楚凌地心中却是没有半点地欲望。轻轻地拉过一边地毛毯。把它覆盖在田妮地身上。张楚凌蹑手蹑脚地退出了房屋。

轮船开得很慢。时间都过去三天了。张楚凌他们地轮船才刚刚经过马里拉不久。

海上地夜色很美。一片银灰散落船板。凉风阵阵拂面而过。让张楚凌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大城市地污染空气比起来。海面上地空气无疑新鲜多了。

隐隐有音乐声传入张楚凌地耳中。很快把张楚凌地思绪吸引了过去。他突然记起来今天晚上轮船上地中厅似乎有一个音乐晚会。当时却是有人邀请自己和田妮去参加晚会了。只是自己看田妮太困。就直接一口回绝了。此时被那悦耳地音乐声所吸引。张楚凌地脚步却是不由自主地朝那边走去。

“咦。谁跟自己一样这么有雅兴这个时候还站在外面欣赏夜色?”正当张楚凌快要靠近中厅时。他突然看到月光下赫然站立着一条人影。他不由顿住了脚步。心中疑惑不已。

张楚凌的脚步刚停下。对方的身形却迅速地移动了,而且移动地方向正是张楚凌的方向。

“Sht!”看到朝自己疾驰而来的身影,张楚凌不由怒喝一声同时迅速地闪身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刚出过于懈怠了,居然会误认为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人为欣赏月色的游客。

偷袭者似乎对于张楚凌的身手早就有所预料,他一招还没有用老,立即就换手用了另外一招,却是探手朝张楚凌的喉咙抓去。

张楚凌刚刚躲过对方抓向自己凶手的手,却没想到对方地脚步说停就停,居然又朝自己地喉咙抓了过来,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主动挑衅过的张楚凌眼中闪过一道怒气,他甚至头都懒得动一下,直接伸手朝抓向自己喉咙地手抓去。

“哎哟!”让张楚凌郁闷的是,对方的手上似乎带有护腕,张楚凌的手刚刚抓住对方的手腕准备用力,一股剧痛却从自己的掌心处传来,迅速地收回自己的右手,为了不让对方继续朝自己施阴招,张楚凌狠狠地朝对方踹了一脚。

偷袭者看到张楚凌居然敢徒手抓自己手腕,他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手腕上面的护腕不但有尖刺,更有剧毒,一般的对手猝不及防之下很容易就能够中招。就在偷袭者准备对张楚凌下杀手结束张楚凌时,一股巨力从他腹部传来,让他不受控制地飞到了半空,然后掉落海中,昏迷前的一刻,偷袭者眼中满是惊悸,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的力量怎么可能如此之大?

本来只是想出去透透气散散心,却没想到会遭遇偷袭,而且还会受伤,这让张楚凌多少有点郁闷。经此一闹他却是没有了继续去中厅参加晚会的兴致。警惕地打量了周围一眼,直到确认没有人注意自己,张楚凌才悄悄地回到了自己跟田妮的房间。

房间中田妮依然处于酣睡状态中,这让张楚凌放下心来,刚才的那个偷袭者实在过于厉害,张楚凌在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后,却是担心对方是冲自己和田妮而来,这也是张楚凌急匆匆赶回房间的理由。

手上的伤口越来越痛,同时一阵麻痒的感觉传到张楚凌的脑海中,让张楚凌忍不住伸手去抓搔受伤处,在房屋中灯光的照耀下,张楚凌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手掌上的乌黑颜色,看到手掌伤口的颜色,张楚凌脸色一变,他知道自己受伤了,而且还极有可能中了剧毒。

强忍着去搔痒的冲动,张楚凌打开随身携带的急救箱,从急救箱取出了几种药液混合在一块,然后把自己被刺破的右手浸泡在药液中,很快一阵发腐的臭味便在房屋中散发开来,闻到这股异味,张楚凌却是脸色一变,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阴毒,要是今天中招的不是自己而换成任何一个人的话,估计不到三个小时,那个人就会暴毙而亡吧。

张楚凌很快就意识到这股臭味会影响田妮睡觉,所以他立即端着药盆走出了房间。两个小时后,当张楚凌借助月光看到自己的右手重新便会白色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张楚凌却是不敢入眠。遭遇了这么一次莫名其妙的袭击,张楚凌原本懈怠的心立即变得警惕起来,这个突然出现的偷袭者是谁呢,他有没有同伙呢,他的目标是自己还是其他的人呢?

一个个疑问在张楚凌的脑海中涌现,让张楚凌忍不住去问船长到底怎么回事。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田妮却是早早地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后看到张楚凌红肿着眼睛坐在床沿上,她先是一愣,接着便心疼地问道:“阿凌,你昨天晚上一直没有睡么?”

张楚凌摇了摇头,把自己昨天晚上经理的事情说了一遍。田妮听到张楚凌的话后不由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眼,然后又仔细地拉起张楚凌的右手端详了一会,直到确认张楚凌并没有受什么重伤时,她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阿凌,我们要不要报警啊?”身为警务人员,田妮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在轮船上发生的事情通知警方,让警方来解决这些事情。

“报警?”疑惑地看了田妮一眼,张楚凌微笑道:“要知道我们现在位于公海海面,我们报警谁会来管呢,即使真的有警方愿意管这件事情,至少也得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吧,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自己小心为妙。”

“报警?”疑惑地看了田妮一眼,张楚凌微笑道:“要知道我们现在位于公海海面,我们报警谁会来管呢,即使真的有警方愿意管这件事情,至少也得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吧,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自己小心为妙。”

盐蒸房
张家界没食子酸丙酯厂家
A级复合岩棉板报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