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陈家妖孽正文第九百八十五章这孩子

2019-02-04 00:49:3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九百八十五章:这孩子,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九百八十五章

从赵家出来,告别赵雅琴这个注定一毕业就会落入陈平魔爪中的小妮子,陈公子间接开车去曹家,目前临近过年的这段时间,各个势力似乎都开始销声匿迹,达到高度默契,但陈公子却似乎愈加繁忙,覆灭洛家之后回到南京,然后走东北,进京,马不停蹄,一家家走访在外人眼中看起来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大佬,以至他在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面对不同人物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在路上陈公子跟许舒打了个,请假说今晚自己不回许家庄园了,中一片的欢声笑语,貌似是姐妹『花』的声音,也对,知道许公主在京城,没事的时候,纳兰倾城跟定要跟许舒碰个面的,中的许公主似乎心情不错,笑嘻嘻说戒指『挺』漂亮,尤其三人一起带在手上,这三个小东西似乎比她们本人都吸引目光。看陈公子哼哼道那小心点,别让『sè』狼抢了,到时候被劫财又劫『sè』,哭都没地方哭去,许舒气场十足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敢,老娘现在可是陈家家主的『女』人,敢惹我,就命令我家官人把整个京城都翻过来,喂,某人,有没有胆量哦?陈公子拍马屁笑道那必须有的,就算没这胆子,给别人借一个也要这么干,许舒吃吃笑着切了一声,拖着长音,挂掉。

陈平安稳开车,如果细细算起来的话,这似乎貌似还是自己第一次登曹家的大『门』,二十多年来当初弱小现在强大的陈家跟曹家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的夸张姿势,关系冻结的厉害,知道陈平完全承继陈家,双方关系才逐步缓和,足以看出曹家这些长辈的态度,就算对陈浮生再多怨念,也没牵连到自己身上,这种事情,一想起来,陈平都会怔怔出神,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出自这个家族,当时父母的结合,似乎也受尽了曹家一群人的白眼,陈平没有见过在众多人心中都是完美形象的母亲,只看过一些照片,有单人照,有跟自己父亲的合影照,照片中不管她是以什么形象出现在镜头前,在陈平眼中,都不是一般的国『sè』天香贤良淑德,那样的『女』人,就算在强势,能甘愿站在一个男人身后做个本分妻子,在陈平心里,她也是很温婉的,所以他一直想不明白能培养出一个完美『女』人的家族为什么会这般刻薄的反对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婚姻,继而怨念,等他长大了,成熟了,接班之后,开始稍微明白一点,但从小到大的看法,如果说能够轻易抹除,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这次怀着复杂心态来,陈平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如今身在曹家是自己姥姥和舅舅的两个人,又会拿什么心态看待自己?

曹家在京城有一套偌大的四合院,清净近乎孤僻,京城圈子内,曹家不断都是修野狐禅的典范,不曾加入任何所谓的圈子,但能量巨大,曹家如今的标杆『xìng』人物曹野狐,也就是陈平的舅舅,他的爬升轨迹让一大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以至搞破坏都不敢,下届,下下届的解放.军总参谋长,多半是姓曹,在加上曹家在其他省份地区担任一把手或者二把手的封疆大吏,足以让这个家族本来就持久的荣耀愈加灿烂,单论政治方面的能量,就连现在如日中天的陈家都不能跟曹家媲美。e^看

陈平将许公主那辆玛莎拉蒂停在曹家四合院『门』口,下车敲『门』,给他开『门』的是个表情木讷的中年男人,一般身材,但行走间却带着一种近乎澎湃的迸发力,他看到陈平,明显一愣,异常平静的眼神中,『jī』动的神『sè』一闪而逝,随即淡淡道进来说话。

陈平印象中见过这个中年男人,当初在云南,曹家的二少爷曹忘川突然出现在那里,跟在他身边的,似乎就是这个中年男人,姓董,武力值相当不俗,而且当时对自己,似乎也没什么恶意,跟当时的陈公子留下了一个相当深刻的印象,现在再见,他笑着点头,跟中年男人走进这间承载了无数荣耀的四合院,没由来的想到这里就是那个自己应该感谢一辈子但却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女』人生活过的地方,神『sè』悄然恍惚。

四合院前厅,一个年轻人静静站在『门』口,看到陈平,脸『sè』有些不自然,很明显透出一股怨念,陈平笑**看着他,主动开口道“最近似乎很少听到你的事迹了,还好?”

曹忘川冷笑着说了句好得很,就间接跟陈平擦肩而过,脸『sè』不善,被陈平打压了无数次,这位京城的一线公子哥似乎完全放弃了声『sè』犬马的生活,被家族派到上海,从政,修身养『xìng』几年,在外人眼中,也是前途无限美好的焦点人物,曹家的原计划似乎是想把长子刘然留在军队,曹忘川从政,相互扶持,但最终刘然被陈平带到了欧洲,以至现在还在意大利接受特训,再次回来的时候,相信又是一场蜕变了。

很不巧的是,曹家如今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在家,曹野狐整日里会议不断,而那个应该是自己姥姥的『女』人,也出『门』散心合院内有些冷清,曾经在曹家某个大佬手下做警卫兵现在成为曹家大管家的董姓男人陪陈平坐着等了一会,想跟曹野狐打个通知,却被陈平阻止了,结果就是最终陈平也没等到要见的人,这让不断习惯事情按照自己掌控发展的陈平有些无奈,但心里还是有些轻松,这两个如今跟自己关系很近很近的长辈,如果这么高耸的碰面的话,不止是他,以至连曹野狐都不会太过自然,现在正好,让姓董的男人留下个话,证明自己来过,最少证明了自己的态度,日后在相处起来,就会轻松许多。

傍晚六点多钟,陈平将随手买来的一篮水果『交』给姓董的男人,然后告辞,驾驶着玛莎拉蒂离开曹家的四合院,却没有顺路赶往许家庄园,而是调了个头,间接去了李家大宅。

陈家覆灭洛家的时候,李夸父也在对曾经分裂出去并且成了气候的河北李家动手,近乎狂暴的进攻姿势,最近虽然消停下来,但双方却都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一旦李夸父将河北李家重新整合到一起,那家族的整体实力将迅速飞跃到一个崭新的台阶山上面。

陈平离开曹家十多分钟后,一辆挂着军牌的红旗轿车慢慢停在曹家的四合院『门』口,车『门』打开,一个身穿军装带着中将军衔,脸『sè』建议的中年男人下车,气场彪炳。

车『门』另一边走下来一个虽然老年但气质却依然雍容的『女』人,不苟言笑,强势而生冷,这对如今掌握了曹家绝对话语权的母子,跟陈平终归还是擦肩而过。

曹家四合院内,曹野狐坐在客厅里面,听姓董的男人说完桌上一盒果篮的来历后,走过去,亲身打开果篮,拿出一个橘子剥开递给自己的母亲,然后又拿了个苹果洗了洗,大口咬了一口,果汁甘甜,他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吃着橘子默默无语的母亲,轻笑了声,喃喃自语了一句“这孩子。”

山东凿毛机厂家
最火的捕鱼游戏平台
香港直通车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