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消失在夜色里的女人

2019-04-03 23:38: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靓女消失

虽然2006年的春节快来了,北方的天气仍然冷得出奇。坐落在鹰城市西郊工业区的鹰城市香仕印染织染有限公司总经理夏仕雄躺在二楼总经理室的黑皮老板椅里,一支接一支地吸烟,不时地深深叹一口气。这时候,长长的走廊里由远而近,咯登咯登传来一串串皮鞋根敲击地板的声音。夏仕雄忙把躺着的高大的身躯挪正,双手整了整红底碎花的领戴。他掐灭烟蒂,想转身打开身后铝合金窗跑跑烟味儿,发现外面不但冷风嗖嗖,还飘起了雪花。皮鞋根的咯登声在夏仕雄的预料中在总经理室门口停下了。咯吱1声门被扭开了,站在门口的除脸是他熟习的衣服却经常令他感到新异的就是他的夫人鲁香芸,也是他的直接上司本公司的董事长。公司是她父亲留给她的,她自然是一把手。此刻,鲁香芸穿着一件白绒绒的上衣,戴着白绒绒的皮帽,配上她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活像国宝,一名站着的大熊猫。

夏仕雄忙站起身,走过去人生八苦,扶着夫人走到窗前。鲁香芸说:农民工都回家过年了,我们呆在这里已失去意义。夏仕雄问:你的意思是?鲁香芸看了他一眼,眼里放了一道光:到鹰城乐园住几天,怎么样?夏仕雄知道那是个集宾馆、饮食、文娱于一身的渡假山村,便说:什么时候去?鲁香芸说:今天晚上。

夏仕雄和鲁香芸在鹰城乐园住下后,白天滑雪、打台球,晚上蒸桑那、全身推拿。两天很快过去。第三每天刚黑,两个人正准备从房间到餐厅吃晚餐,夏仕雄在房间门口接了个,但没说话,把扣上了。鲁香芸就感觉有问题。果然,到餐厅后鲁香芸见夏仕雄借口去卫生间就悄悄跟了过去。

刚到卫生间,鲁香芸就听见男厕所门口传来丈夫打的声音:我固然爱你。那个黄脸婆,我烦死了。喂,今天晚上在雪崖亭见,10点?好,就十点。到时候我千方百计也得脱身。鲁香芸听到时间、地点后,就机警地离开了卫生间。晚上九点半,夏仕雄正和鲁香芸躺在卧室看电视,夏仕雄突然1捂肚子说:你肚子疼不疼?晚餐的菜可能有问题,我的肚子疼了1两个小时,刚才疼得狠了。我到外面买点吗丁啉。鲁香芸说:外面天冷,我就不陪你去了;你慢点走,啊。夏仕雄穿好衣服,一支手捂着肚子走出了房门。

鲁香芸从窗口见夏仕雄走出了宾馆大门,赶忙穿上外衣跑了过去。雪崖亭就在宾馆的西边,坐落在滑雪者动身的山头上,这个山虽然朝宾馆的方向坡度较缓,可背面却是刀劈开似的悬崖峭壁。山头上有个古色古香的木结构亭子,亭顶是黑绿的琉璃瓦,曰雪崖亭。夏仕雄用了10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雪崖亭,在这里,他意外地见到他的夫人早他一步赶到了雪崖亭。月光下夏仕雄一见夫人身上穿的白绒绒大衣就气不打一处来。有一次,她才能升华自我的人格的白绒绒大衣被路边的汽车溅了几个泥点子,非让他送到干洗店去干洗不可,他当时说就几个小泥点,夫人1生气打了他1耳光。我爱故事

为了财产,他不得不忍下这口气。夏仕雄走到她身旁问:你来干什么?鲁香芸见他来者不善,忙往后退,哆嗦着说:你、你不料夏仕雄像一头雄狮,猛扑过去,牢牢抱住鲁香芸,狠狠地将她抛到了两米开外的悬崖下。夏仕雄知道亭子周围虽然有雪,但白天滑雪的人很多,公安局的根本不可能根据脚印判断甚么凶手。他向宾馆的方向望去,那里灯火阑珊,他怕时间长了引起他人怀疑,迅速沿着树下的黑影回到了宾馆。在窗前期待你回家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夏仕雄就退房走了。他回到市里的别墅,每天提心吊胆地等着警方来盘问他。到了第七天下午,市公安局局长王金汉带着刑警刘长发和朱南燕敲开了他的别墅大门。王金汉从黑皮夹里拿出一张死者照片,问夏仕雄认不认识。夏仕雄的神情马上紧张起来:她是我妻子鲁香芸,她发生了甚么事儿?王金汉反问:1月18日晚你和谁在一起? 夏仕雄说:和我妻子在一起呀。当时我们住在鹰城乐园;晚上九点半左右我和妻子绊了几句嘴,她一生气就走了。我以为她过不久就回来,结果一夜也没回来。我就回家等她,没想到她死了?她到底怎么死的?王金汉说:今天上午有人在山角下发现了她的尸体,我们找到了宾馆服务员,她们查出你们的住宿登记,认出死者是和你一起来一起住的。

夏仕雄哭丧着脸说:是的,是的,她是怎样死的?用刀?用枪?她没什么仇人呀。哦,我想起来了,她在外面好像找的有男人,为此我们还闹过离婚。我说什么也不同意离婚。她母亲死的早,她父亲死前把财产交给我们,还嘱我要我一生对鲁香芸好,一生和她在一起。会不会我妻子觉得离婚无望,就到山上和那男的要谈清楚;那男的一看得不到她也意味着得不到她的财产,就一狠心王金汉说:这只是猜想,我们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哎,你说的那个男的你知道是谁吗?夏仕雄说:不知道,真不知道。王金汉让夏仕雄写了一份当时的情况,就带人走了。

五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五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五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