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张鲁与五斗米道张鲁靠着宗教成为了一方诸侯

2019-06-30 13:29:2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当今中国民间,主要有道、佛、基督、天主、伊斯兰五大宗教,唯道教是产生于本国的本土宗教。道教源于东汉末年张道陵在巴蜀创建的天师道(亦称五斗米道)。当时汉中属益州,亦是五斗米道初创之地。据南北朝时裴松之注释《三国志·魏略》载:汉灵帝中平元年(184)七月,张修在巴郡起义,响应张角黄巾起义,攻郡取县,北入汉中,并在汉中传播五斗米教。

张鲁(?~216),字公祺,祖父张道陵,字辅汉,客居蜀郡,学道鹄鸣山,造作道

小人木乃伊曝光世界疑存在另一人种

书20余篇,自称天师。陵死,子衡、孙鲁继其业。

汉献帝初平二年(191),益州牧皇族刘焉阴谋割据,扩充地盘,借用天师道势力,授张修为别部司马、张鲁为督义司马,北入汉中。张修攻杀东汉汉中太守苏固,二张遂割据汉中,杀汉朝使臣,断绝褒斜栈道,表示与汉朝廷绝裂,改汉中郡为汉宁郡,保境安民。建安五年(200),张鲁杀张修而夺其部众。然“汉中民信行(张)修业(五斗米道)”,张鲁为巩固其统治,遂续行修业,并“增饰之”。可见,在汉中首传五斗米教者应为张修。

建安六年(201),东汉朝廷同意张鲁改汉中郡为汉宁郡,拜鲁为镇夷中郎将,领汉宁太守。鲁司马李休,有智略,家南郑,见张鲁精兵数万,有四塞之固,劝张鲁举号,称汉宁

秦始皇陵揭露惊天秘密兵马俑并非是他的陪葬品

王。但鲁功曹阎圃以“勿为祸先”为由劝阻称王。张鲁听阎圃计,奉汉为正朔。建安七年(202)张鲁乘胜攻取刘焉控制的巴郡,遂雄据巴郡(川北)、汉中郡。

张鲁袭杀张修以后,继续传布五斗米道,并以五斗米道治国,建立了以师君、大祭酒、祭酒、鬼卒为管理层次的政教合一政权体制。五斗米道规定,凡入道者,须交米五斗;祭酒(基层小官)在道路旁作义舍,内放置义米义肉,供流民自己量腹食用;春夏禁止猎杀,以保护禽兽繁殖;禁止

李暠为什么会失败唐玄宗为何尊李暠为始祖

酿酒以节省粮食;犯法者原谅三次,如果再犯,才予治罪;犯小过错者罚修路百步,则免治罪。道徒须每天在静室反省自己的过错,有病者则用纸书写自己的过错3份,分别放在山上、水中、土中,祈求天上、地下、水中的神灵(所谓“三官手书“)免其疾病灾难。张鲁在汉中设有阳平治(在今勉县老城西),为当时五斗米道祖庭。张鲁汉中政权26年,“夷民便乐之”。当时的汉中为战乱年代一方最为平静之地,关中百姓流徙汉中者数万家。

建安二十年(215)秋七月,曹操自陇道进兵汉中,征张鲁。张鲁弟张卫及大将杨昂、杨任拒守阳平关(今勉县水磨湾)。曹军仰攻阳平山上诸屯,山峻难登,死伤颇多,操颇沮丧,传令退军。当夜,操军后队迷路,误入张卫军营。张卫军士不知虚实,自相惊扰,操军反身追杀,张卫等溃败。张鲁闻知阳平关失陷,便欲降操,阎圃认为被迫投降,必被小看,可先奔南山,入巴中拒守。张鲁从其计。其部属欲烧毁汉中库存物资,张鲁说:“宝货仓库,国家所有。”遂悉数封存从米仓道退到巴中。曹操入南郑,见府库无损,知张鲁有归顺之意,便派人劝慰。部下李休、阎圃也极力劝降。十一月,张鲁自巴中出,举家降操。十二月,曹操留夏侯渊守汉中,裹胁汉中8万余口回邺都。张鲁与其家人、部众随曹操到邺城,曹操拜张鲁为镇南将军,封阆中侯。其五个儿子及李休、阎圃并为列侯。张鲁及其信众遂把五斗米道传布到了关中、河南、河北等地。

次年,张鲁在邺城亡故。后,其子孙及道徒把五斗米道传到江西龙虎山及全国各地,经过魏晋南北朝一批五斗米道徒的努力及改进,将五斗米道改造成了中国道教。

今汉中境内仍有张鲁遗迹,如勉县阳平关、武侯祠中的天师堂、灌子山张鲁女墓等。

由上可知,虽然张道陵在鹄鸣山创立五斗米道学说,但真正把五斗米道发扬光大,并以五斗米道理论基础、管理结构而建立政权、实行“政教合一”治理社会者,是张鲁在汉中的实践;把五斗米道推向全国而后发展成中国道教者,是张鲁以汉中降曹的结果。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汉中具有中国道教发源地的地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说起来,古代日本在与邻国的外交史上,其实最擅长搞人质威胁。中国唐代发生的中日第一次战争,起源就是一个在日本的朝鲜人质归国。当时,朝鲜半岛上三国鼎立:高句丽、新罗、百济。其中,唐朝支持新罗,日本支持百济。为了控制百济国,日本强令百济国将王子扶余丰作为人质送去日本。公元660年,唐朝、新罗联军攻陷百济国都泗沘城,百济王扶余义慈被擒,百济遗臣鬼室福信遣使到日本求援,迎来做人质的扶余丰归国称王。但是好景不长,663年刘仁轨率唐军在白江口大败日本和百济联军,百济就此灭国,日本自知难敌大唐,死了染指朝鲜的心,直到900多年后丰臣秀吉再度兴兵侵略。

丰臣秀吉也是个极其擅长搞“人质外交”的家伙。秀吉在平定全国的战争中,为了争取军事实力强大的德川家康支持,不但把妹妹嫁给德川家康,还主动把自己70多岁的老母亲大政所送到德川家做人质,终于让德川家康臣服。而德川家康自己,也有过十二年当人质的经历——幼年时的德川家康,名叫竹千代,他是三河国松平广忠的嫡长子,8岁就被父亲送

甘古特会战俄国历史上第一次取得胜利的海战

往骏河国今川氏当人质,不料途中却被尾张国的织田氏黄雀在后先劫持走,两年后又被交换到今川家,人质生涯直到19岁。日本战国时期,为了权谋利益关系搞“人质外交”已经是各大名的基本对外手段之一。但战国毕竟是日本内战,而到了国外,顽固的日本人同样有把“人质外交”进行到底的劲头。

万历朝鲜战争期间,日军绑架了朝鲜李朝的两个重要人质——王子临海君和顺和君。1592年,加藤清正的第二军一路杀往朝鲜最北面的咸镜道,在7月攻陷重镇会宁。在这里,加藤清正抓到了两个朝鲜王子。能抓到这两个王子也是巧合。被赋予领导抵抗任务的两个王子抵达会宁时,正好遇到叛军造反,官衙被攻占,两人被投入了监狱。日军杀来后,叛军索性将城池献出,两个阶下囚王子也顺便成了日军意外的收获。

身为丰臣秀吉最得力的将领,加藤清正当然熟谙主子“人质外交”的法门,抓到王子后如获至宝,一点不敢怠慢,锦衣玉食款待两个王子,期待用这两个重要人质威胁朝鲜李朝投降。不料,这起严重的人质事件非但没有威胁到朝鲜王室,反而加剧了朝鲜人对日军的憎恨。此后,两个王子作为人质囚禁在日军帐中整整一年,直到次年明朝和日本第二次和谈“成功”时,才被释放。

值得一提的是,日军认为奇货可居的两个王子,在朝鲜的口碑其实很差,特别是朝鲜宣祖李昖的长子临海君,按说最应该立为世子,但他曾经干过抢占官婢,强夺私地、动用私刑等不法行为,在朝廷的声誉很低,所以根本轮不到他,另一个王子顺和君也是性情暴虐不得人心。事实上,李昖已经在战争爆发没多久,就顺应群臣之意立下了另一个儿子光海君李珲为储君。而在战后没几年,临海君就被继位后的李珲杀掉了。

正因为如此,日军虽然绑架到两个地位显赫的人质,却完全打错了算盘,丝毫构不成多少威胁。也是因为醒悟到这两个王子的价值不大,日本人才最终卖个人情,在和谈后将其释放回国。

不过,释放两个王子只是暂时的——丰臣秀吉在中日谈判期间,开出的条件中还是顽固地保留了这么一条:战争结束后,朝鲜要送一个王子到日本做人质!

看来,“人质外交”的妄念已经深入到丰臣秀吉的骨髓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