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第170章 鏖战华北(十九)

2017-12-04 13:14:22|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龙光玖誉湖

第170章 鏖战华北(十九)

第一百七十三章鏖战华北(十九)

秦皇岛迅速攻克后,第五集团军的十三军作为警卫部队进驻,短短三天内,全城基本恢复秩序。九十二军撤退的非常干净,基本没有留下太多的散兵游勇,所以我军没有费太多的力气,完整接管全城。原来还战战兢兢的老百姓,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人们大胆的走上街头,买卖商铺也重新开门纳客,城市恢复了原有的生机。

江兆虎和他的队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撤出城外,而是继续在城内待了三天,主要是协助进城部队接管各处重要军事设施。毕竟他们在城里待得时间较长,各地情况了解较多。临近撤离的最后一晚,江兆虎应邀再次来到陈老汉家。知道江兆虎要走了,陈老汉一家提早做了精心准备,满满一大桌子菜肴,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也是鸡鸭鱼肉样样不缺。

江兆虎带着三个战友赶到,陈家热情招待,好在江兆虎他们已不是第一次,已经算是熟门熟路了,倒也没有带多的拘束,不过看到陈家精心准备的饭菜,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陈老汉两口子招呼江兆虎他们赶紧坐下,陈梅大大方方的上来满酒,虽然不是一个姓却亲似一家人。陈老汉一再的招呼江兆虎他们喝酒吃菜,气氛非常融洽。

陈老汉喝一口酒,不无伤感的说道:“江同志啊!听说你们要走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要是没有你,我这一家子还不知道被国民党兵折磨成什么样子呢?当然我也知道,作为军人身不由己,必须服从命令,孩子啊!你是干大事的人,今后出生入死的,可一定要当心啊!”

”嗨!老头子,说什么哪!这江同志本事那么大、人有这样好,怎么会有事哪。“

“老婆子,不要挑理,我这是实话,打仗子弹又不不长眼,不小心点怎么行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像你这样的年纪,谁不想奔赴沙场、建功立业,不瞒你说

第170章 鏖战华北(十九)

,我要是年轻二十岁,一定也想你那样,扛起大枪,参加队伍,就像你说的那样,‘为了天下的老百姓都能够过上好日子’拼上这条性命也是值得的,你们这是赶上好时候喽!“

一大桌子人互相看看,忍不住哈哈大笑……

姑娘陈梅一边小口吃着饭菜,一边低着头想着什么,自从城市解放以来,她切身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大街上的那些穿着和江兆虎一样军装的人,都是那样英武,并且对老百姓格外客气,不打不骂,公平买卖。这样的军队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一个想法不可遏制的在心中疯长,并且越来越强烈,今天看到江兆虎他们到来,就更加坚定了这种信念。

大家说说笑笑,边吃边聊,陈梅鼓足勇气问道:“江大哥,你们不在秦皇岛,要到哪里去啊?”

不等江兆虎回答,陈老汉说道:“丫头,你这就不懂了,不能这样问,这是部队的军事机密,怎么能随便说呢?”

陈梅听完,不觉脸色一红,低头不语。

江兆虎笑呵呵的说道:“老伯,不要紧。陈姑娘,现在秦皇岛虽然解放了,但是还有许多地方仍然处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之下,需要我们去解放,所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陈梅点点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勇敢的迎着江兆虎的目光,坚定的问道:“江大哥,既然你们还有许多的任务,我能帮助你们吗?”

听这么一说,陈老汉笑着说:“丫头,别说疯话了,这你死我活的战场,自古以来都是汉子的事情,你一个姑娘家能干什么?”

陈梅继续说:“爹,这两天我出门,看到街上过的部队里,有女的,还不少呢!她们行,我为什么不行?”

陈老汉有点茫然的看着江兆虎,不知如何作答。

江兆虎笑笑说:“陈姑娘,我们队伍里确实有女兵,她们一样参加革命,我原来的部队里就有许多。”两轮代步

“啊!什么?女娃子也能扛枪打仗?这不可能吧?”陈老汉和老太婆几乎同声问道。

江兆虎身边的王家岭接过话说:“陈大伯,我们队长说的没错,不过,我们这里女兵大都是在医院里看护病人或者在通讯科做报务员、接线员什么的,不用上战场。”

陈老汉听完,松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说呢,女的怎么能打仗呢?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规矩吗?”

陈梅有些失望,继续问道:“江大哥,在医院里到底干些什么?我能行吗?”

江兆虎:“在医院主要做护士工作,就是照顾战场上受伤的战友,有时也需要到战场上抢救伤员。做报务员、接线员就是专门接听或者收发电报的,这需要有一定的文化,还需要专门学习才行。”

陈梅转头看着父母,坚定的说:“爹娘,你们把我养这么大,我还没有独自出去过,我想好了,我要参军,参加革命,像江大哥那样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千千万万像我们这样受苦受难的人。”

望着女儿坚定的目光,老两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多年了,女儿一直都是乖巧听话,从没有自作主张过。也没有这样大胆过。陈老婆慌张的说道:“闺女,这怎么行呢?你毕竟是个姑娘家,这样抛头露面的,那还了得。我觉得不行啊!再说,你从没有独自出过远门,这天南海北的,让当娘的怎么能够放心啊!娘不舍得,不行啊!闺女,咱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这国民党也打跑了,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几天好日子了,听娘的话,不要瞎想啊!”

说着,禁不住流下眼泪。看到母亲流泪,陈梅一下子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能陪着母亲流泪。屋子里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变了。江兆虎也是一个不过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头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规劝是好,一时呆在那里。

陈老汉想了一会儿,幽幽说道:“孩他娘啊!咱们得这样想啊,闺女都这样大了,总不能老是留在家里吧,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再说,队伍上都是像江同志这样的好人,咱们怕啥!闺女有这个心,说明她真的长大了,如果她确实想好了,我看可以考虑考虑。”

“不行啊!老头子,这一出去,随着大军不知道要走到哪里,我怕再也见不到咱闺女了。再说啦,那么多人,也不缺咱闺女下一个啊!”

陈老汉脸色一沉,缓缓道:“老太婆,你真是见识短啊!今天我们这里是过上好日子了,可是全中国还有多少地方的人等着解救啊!再说如果不彻底打垮国民党,说不定有一天,他就会卷土重来,到手的好日子也没得过。假如都像你这样的想法,你不干革命,他不干革命,那谁来干革命?谁来打倒那些欺压在我们老百姓头上的坏人。你看看江同志、王同志他们,论年龄不比咱们闺女大几岁,可是他们都提着脑袋参加了革命,他们还都是些孩子啊,他们的爹娘怎么舍得哪?”

是啊!说的有道理,如果人人只为自己考虑,天下之事如何能够做成。

江兆虎动情的说道:“陈老伯,你说的好啊!我们的队伍就是有这样千千万万敢于牺牲的人组成的,只有人人抱定‘舍小家,为大家’的思想,天下的老百姓才能最终都过上好日子,我当兵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可是我见过许多战友为了革命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义无反顾,果敢坚决,正是由这些人的牺牲,才有了现在好的局面,只要参加革命的人,都要有这种随时为革命献身的精神,至少我和身边的战友都是这样想的。”

陈老汉默默地叹口气:“这是个大道理啊!古往今来,哪次的改天换地,都是需要许多人为此做出巨大的牺牲,你们做得对。现在的中国,一百多年了,以前老是外国洋鬼子欺负我们,占我们的地盘、抢我们的东西,说起来丢人哪。泱泱中华,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为什么?就是由于没有一个像模像样的政府,满清不行,民国不行,国民党更不行,再这样下去,中国人的苦难日子何时到头啊!一百多年了,该出一个真正为国家着想的政府了,把我们全中国人的力量拧成一股,把那些一贯欺负我们、祸害我们的坏蛋通通赶跑,中国才真正有希望。年轻人,我说的是这个理嘛!”

江兆虎和战友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老汉竟能说出这样深奥的道理,几个人不仅频频点头。是啊!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虽然绝大部分人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平民老百姓,没有多少文化,更没有多少见识,更多时候表现出来的是小农意识,狭隘、自私、目光短浅,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国家命运面前,往往是这些普通人最能表现出忘我的牺牲精神、全局观念,这正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可靠的底蕴、最坚实的脊梁!

陈梅异常坚定地说道:“爹娘,我决定了,明天就去报名,参加解放军。不管干什么,我一定加倍努力,做一名光荣的战士,像江大哥这样的战士,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怕,像江大哥那样坚强。爹娘,请你们放心吧!”

陈梅说完,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陈老汉看着自己的女儿,不住的点头,老太婆虽然制住了眼泪,可仍然一副难以割舍的样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陈老汉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心里既有不舍也有一种欣慰,儿女大了,毕竟要离开父母,再说这对女了来说既是一种考验更是一个机会,到外面闯一闯总是好的,做父母的在这一点上绝不能太过自私。

想到这里,老汉一下子放下心来,如释重负的说道:“既然闺女有这个想法,我们全家支持她!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只要有出息了,当爹娘的都高兴,明天我陪闺女去报名。江同志,陈梅能够参加这样的队伍,我非常放心,看来我们真的成为一家人了,来来,大家别光顾着说话,喝酒喝酒,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本章完)

万固观澜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