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幽撕天记第六十九章铜钱

2018-11-08 17:13: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幽撕天记 第六十九章 铜钱

所有人,包括罗星在内都是噤若寒蝉,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无论他有多么强大的背景,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罗家会为了一个废材去得罪一个有筑基中期坐镇的家族?就是用屁股去想,也该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了。

罗星此刻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很是尴尬。

见罗星不走,赵婉如便也没有走。

房内气氛凝重已极,刘万东还好,毕竟是见过些世面的富家子弟,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罢了。薛明丰楷等人哪曾见过这等阵仗,两腿都已然打起哆嗦来。

秦歌微微摇了摇头,毕竟薛明平时对自己还算照顾,初来这凌波城加入书社之时,这薛明还请自己吃过几次大肉煮面,他的家境也只能用平平来形容,对他来说,已然是不容易了。

“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吧。”秦歌上前数步,站到众人的最前面,面向丁一虎淡淡说道。

罗星刘万东等人愕然,心道这小子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就让他出去吃吃苦头好了。

薛明却以为秦歌来这凌波城不久,不知这城北猛虎帮的厉害,见他出头心下虽有些佩服,但还是在秦歌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袖。

秦歌转首望了薛明一眼,对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无碍。

“你小子既然不知好歹,今天丁爷我若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就不姓丁,哈哈。”丁一虎狞笑道。

丁一虎低吼一声,如一匹暴烈的奔马疾向秦歌冲去,扬起手向他脸上抽去。

以他炼气五层的修为,即便是留着手,这一巴掌若是拍在一个凡人的脸上,只怕真的会去满地找牙了。

罗星刘万东等人已然被丁一虎的威势所震慑,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只有赵婉如发出了一声恐惧的惊呼之音。

众人只觉得这丁一虎此刻直如天神一般,差点都要跪拜下去了。

丁一虎瞧见罗星刘万东等人面上的表情,心中无比的得意与满足,他以炼气五层的修为做了一个凡人帮会的头领,本就是想要接受凡人的崇仰与膜拜,虽然无法问鼎长生,但也在这红尘中落得一个逍遥快活。

是以他这一巴掌拿捏的确是恰到好处,既不会要了眼前这个小子的性命,但肯定会让他血肉模糊满嘴的牙齿碎落。

秦歌仍是一副悠闲慵懒的模样,似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然身处危机之内了。

只是等丁一虎那一巴掌煽过来时,秦歌这才轰然一拳击出,正中丁一虎的掌心。

只一拳,丁一虎的身子就倒飞回去,且速度比来时还要快上不少。

若说丁一虎疾驰而来之时是一匹暴烈的良马,那现在就是一匹正在发疯的种马。

秦歌现在展现出来的修为与那丁一虎一模一样,都是炼气五层。

刘文东薛明等人几乎不敢置信,两眼瞪得大大的看着秦歌的背影。

“道友隐藏的好深。”丁一虎感受着痛彻心扉的手掌,恨恨的说道。

“好说!”秦歌忽的笑了起来,道:“你我都是炼气五层修为,谁也占不了什么便宜,这样吧,你也接我一拳,咱们就算扯平了如何。”

丁一虎阴沉着脸默不出声,伸手自储物袋中召出一条黑色铁鞭,居然是一件中品法器。

秦歌轻轻纵身跃起,冲向丁一虎,抬手便是一拳,向他轰去。

丁一虎神情凝重,一头黑发于脑后无风自起,将手一指,那件中品铁鞭法器向秦歌迎去。

秦歌先是一拳击在铁鞭之上,将它击飞冲出房顶不知所踪,然后在丁一虎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又一拳击中了他的胸膛,将他击的倒飞而退,继而将身后的墙壁撞的破碎不堪。

丁一虎吐血倒地,虽不致死,但卧床数月乃至境界跌落那是无可避免的了。

秦歌丢下一大锭银子作为损坏屋舍的赔偿,这才在罗星既佩服又惊悚的眼神中离开这间雅间。

离开琴香阁后,刘万东薛明丰楷等人都惊吓过度各自回家,只有那罗星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秦歌停下脚步,回首看向罗星,笑道:“怎么?想请我吃宵夜?”

罗星神情有些尴尬,走上前来,有些嗫嚅着说道:“秦~秦兄是吧,在下~~”

“什么兄不兄的,你年龄比我大好不好?”秦歌打断罗星的话道。

“这个~~秦兄弟~在下~~”罗星的脸涨的通红。

“你有什么话就说,别在这磨磨唧唧的,小爷我可没功夫陪你闲扯。”秦歌有些不耐烦的道。

“秦兄弟,是这样的。”罗星定了定神道:“刚刚那个丁一虎,他的背后靠山乃是咱们城北的修仙家族孙家,听家父说过,那孙家的老祖已然是筑基后期修为。。。。。”

“哦?”秦歌闻言上下打量了下罗星,道:“看不出你小子除了装腔作势骗吃骗喝外倒也还有些良知啊。”

“哎~~秦兄弟,兄弟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对了,前面有家杏花酒馆的酒在城北很是有名,兄弟我请秦兄弟喝一杯如何?”罗星一脸的无奈,苦笑道。

都说酒是男人之间的桥梁,几杯酒下肚,秦歌对这罗星的印象有了些改观。

罗星在城北罗家确是个废材不错,但这跟他是庶出有很大的关系,他的娘亲原本只是个普通丫环,被罗家家主罗恒通在一次酒后给**了,这才生下了罗星,然后成了罗恒通的第六房妾室。

罗星的修仙资质平平,且因受到其他几房的打压和苛责,得到的修仙资源少的可怜,他遂也就自暴自弃经常跑到凡人的世界里借着罗家的威势骗吃骗喝招摇撞骗,因此到了二十四岁了,也不过才区区炼气二层的修为。

说到后来,罗星几乎是要声泪俱下,瞧那神情,倒也不似作伪。

“你说了这么多,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秦歌端起酒杯,悠然的喝了一小口道。

“秦兄弟,只要你能帮我夺回失去的一切,罗某必有重谢。”罗星忽的站起身来,极为认真的行了一礼。

“别别别~!”秦歌连忙摆手道:“我不过区区炼气五层修为,又能帮的了你什么呢?再说了,你家的那些个琐碎事我也懒得去管。”

罗星咬了咬牙,似是在下什么决心,要知道,今天秦歌痛揍丁一虎的场景是在是太震撼了,相同的修为境界,一拳竟然把对方的中品法器给击飞了,那可是中品法器啊,在整个罗家里,恐怕也没有几件吧。

罗星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玉盒,很是慎重的缓缓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枚铜钱。

“若是秦兄弟肯出手相助,在下便以这方宝物相赠。”

“宝物?什么宝物?”秦歌将那枚铜钱从玉盒里取出,好奇的观察起来,这枚铜钱正面写有一个天反面写有一个地字。

“这个~~”罗星神情有些尴尬起来,道:“具体是什么宝物在下也不甚明了,总之,确是一件稀罕宝物无疑。”

秦歌听了颇为无奈,心道难不成你说是宝物就是宝物了,他也觉得这枚铜钱有些不同寻常之处,只是不同寻常在哪,他此刻确是看不出来。

秦歌刚要将这枚铜钱还给罗星,忽然在他识海深处的某物忽的动了一动,而在他手中的那枚正天反地的铜钱也似有反应一般微微颤了一颤。

“也罢~!”秦歌顺手将那枚铜钱收入储物袋之内,道:“小爷瞧你如此的有诚意,也就帮你一回吧。”

罗星闻言大喜,恭敬施礼道:“多谢秦兄弟。”

秦歌与罗星约定后日见面,回到所居房屋后,在门外施了一道可以隔绝神识的障眼法门后,将那枚铜钱取了出来置于左手,然后右手摊开,自他识海深处飘出一物,赫然竟是一页书卷。

这页书卷之上缠绕着无数的电芒,隐隐还有风雷之音传出,自书卷上散发出的威压几可摄人心魄。

先天至宝“魔雷电卷”,太古时代凶威赫赫凶名远播,魔道三大门派之一的狂魔宗,其当代掌门疯魔书生的护身法宝,其威势虽不如器灵完全觉醒的无缺仙器,但仙器之下,却足可与正道数件声名鼎盛的先天至宝所抗衡。

疯魔书生凭借此宝,以踏地境三重的境界,堪称一方霸主。

后疯魔书生坐化,此宝便不知所踪,不想今日居然出现在秦歌之手,倒是颇为出人意料之外。

只是先前与魔雷电卷沟通感应的铜钱,此刻却半点反应也无,秦歌尝试了半天,只得将魔雷电卷收入识海深处,将铜钱收入储物袋之内。

说起这枚铜钱,那罗星倒也没有刻意撒谎胡说八道。

三年前,一个滂沱大雨的夜,罗星白日在家里受了些气,便外出找刘万东等人喝酒直到半夜,路遇一个身染重疾的凡人老道,一时恻隐之下,罗星将老道送至客栈安置,请来附近名医为其医治。

三月后,老道病好后,为答谢罗星,便以这枚祖传的铜钱作为酬谢。

老道言明自己祖上也曾是那修仙之人,传下这枚铜钱,只是数代传下,因资质所限,家中再无人能够踏上仙途,且家中也无人知晓这枚铜钱到底有何用处。

罗星当时也没当回事就收了下来,只是这三年里他也试过一些方法,都无法弄清这枚铜钱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既然如此,不如送与秦歌结个善缘,或者在他手中能有用处也说不定。

罗星也不是未曾想过将这枚铜钱交于家族,一来这枚铜钱来历不明且功用也不明,就此献出恐徒遭族人耻笑。再者他确实也对族中长辈处事风格愤恨不平,也并太想去求靠他们些什么。

今日惊见秦歌同阶之下,以肉身硬扛中品法器,他莫说亲眼所见了,即便是听都没听说过还有此种斗法方式。

除非这秦歌是妖族修士,但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是一个人族修士,这一点,罗星自信还是不会看错的。

因此,他觉得,与秦歌交好定是他此生所做的最正确决定之一。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这枚不知是何宝物的铜钱送于了秦歌,甚至在那一刻,他恍惚有一种错觉,这枚铜钱之所以跟随了自己三年,只是在等待这个名唤秦歌的外乡男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