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鼎狂尊第七十三章感人故事

2018-11-08 17:19: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鼎狂尊 第七十三章 感人故事

“哦,敢问两位小姐,你们当时都看见了什么?”

器破天一副神情自若,有恃恐的样子,雁红与雪红看到器破天的样子,她们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有一丝疑惑的神色。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她们说道:“我们当时赶到的时候,确实看见器破天将雪雁带走了!”

“器破天,我们没有冤枉你吧,说,你把雪雁带到了什么地方,赶紧将雪雁交出来,否则别怪我的金箍棒下不饶人!”

丹洪枫气势突然盎然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看向器破天,恨不得将器破天立马斩杀。

“等等,雁红与雪红两位小姐说的是,她们当时看见我将雪雁带走了,而不是抓走。”

当时,雁红与雪红两个人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她们并没有看见整件事情的经过,只是看见了器破天抱住冷雪雁远远的离开了这里。

至于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她们并不清楚,只是周围一片狼藉,很明显是有人在这里打斗过,可是她们确实没有看见。

之后的事情完都是丹洪枫与和云枫讲给她们两个人听的,她们听后才知道事情的经过,然后这件事又经过她们的加工,被传到了其他人的耳中,越传越离谱。

其实,当时两个人就有些疑惑,她们是看见冷雪雁与器破天一起肩并肩离开的,而且她们感觉冷雪雁与器破天的感情还不错的样子。

就算两个人闹别扭也不应该大打出手,可是丹洪枫与和云枫两个人又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她们也就相信了。

现在再仔细想一想,这里面的事情真的有一些复杂,看起来并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可是她们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的。

所有人再次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丹洪枫与和云枫,事情越来越复杂,这件事的真相越来越让人觉得有些不简单。

“丹洪枫、和云枫,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你们在陷害器破天?”

人群中不少人疑惑的向两个人询问道,他们是真的被器破天绕晕了,甚至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短路。

“当时,我们看见器破天好像是发了疯一样,他拿着一把浑身缺口的大刀要杀害雪雁,之后我们两个人看见了这个情况,所以我们就出手了,与器破天大战在了一起,后他趁我们不备,将雪雁掳走了。”

“不对啊,如果你们真的和器破天动手的话,恐怕没有几招你们就应该把器破天打败了,她怎么还有机会将冷雪雁掳走呢?”

不少人向丹洪枫与和云枫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因为器破天的实力确实与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太大,他们的话恐怕连自己都法自圆其说。

两个人正在焦急的辩解的时候,器破天再次说话了。

“其实,这件事的经过还是我来说吧!我跟你们讲一个故事吧,听完这个故事,或许你们就会明白事情的经过了。”器破天显得有些忧郁的神色,他望着远处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

“曾经,有两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虽然不能说他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但是他们却也亲如兄妹,他们的感情甚至超过了兄妹之情。”

“两个人都是天赋极好的人,他们经常在一起修炼,经常一起切磋修为。他们的进步非常,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其中一个人贪功冒进,在修炼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他经常神志不清,甚至疯狂起来六亲不认。他曾经伤害过她,为此他非常愤恨自己,他为了治好自己的毛病,从此他离开了她,开始了流浪生涯。”

器破天像是遥遥的深思了起来,很多人听得入迷,甚至有人眼韵金花,也有人泪眼模糊。

“我想起来了,五年前,雪雁她曾受过一次伤,可是她从来没有说过她是怎么受的伤,原来……”雪红与雁红哽咽了起来,故事已经不需要再讲下去,所有人都猜到了。

其实器破天早就料到了,冷雪雁一定受过伤,做杀手这一行往往伴随着很高的危险,她不可能一次都没有失过手,打死器破天也不相信,她始终没有受过伤。

可是雪红与雁红的话,在器破天想来,他觉得冷雪雁很有可能是五年期加入的杀手组织。

五年后,器破天再次回到了这里,两人相见,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器破天的毛病又犯了,他再一次伤害了冷雪雁。

器破天现在一定很内疚,很多人都在同情器破天,渐渐的他们将仇恨的心理化为了可怜的心里。

当时,正好被丹洪枫与和云枫及时发现,他们阻止了这场悲剧。

器破天与丹洪枫还有和云枫大战了起来,可是器破天在犯病的时候,实力会大增,就算是两人合起来也不是器破天的对手。

就这样,器破天在发狂的时候把冷雪雁带走了,丹洪枫与和云枫误会了器破天。

他们以为器破天对冷雪雁意图不轨,可是当时他们受了重伤,法追击器破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器破天把冷雪雁带走,两人却又能为力。

当雪红与雁红正好赶到的时候,她们只能看见器破天抱着冷雪雁的腰肢,远远的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器破天将冷雪雁带到了什么地方,丹洪枫与和云枫非常担心冷雪雁的情况,雁红与雪红也非常挂心冷雪雁。

得知这个消息的所有人都为冷雪雁担心了起来,器破天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人们心中的魔头,他们欲除之而后。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切,他们都理解错了,其实器破天并不是要一个魔头,他反而还是一个多情郎。

现在的器破天,也理所当然的从一个**变成了多情郎,很多人都发自内心的同情器破天。

丹洪枫与和云枫也被器破天的故事感动了,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眼神坚定的看着器破天。

“对不起,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你的情况,所以……”

“没关系,不知者不罪嘛,而且当时幸亏有你们在,否则现在我……”

器破天居然哽咽了起来,他的双眼红红的,器破天发誓,他这完是被自己感动了,他表演的真的很入戏。

“没有想到,你和雪雁之间竟然有这么感人的故事,我们与你相比起来,简直自愧不如,我祝福你们两个。”

丹洪枫与和云枫两人的神色黯然了起来,他们竟然完没有怀疑器破天所讲的故事的真实性,两人也都被器破天完感动了。

器破天听到两人的话真是有些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如果这句话被冷雪雁听见的话,恐怕她会第一个发狂,她一定会找器破天拼命。

突然之间,器破天将自己从冷雪雁的敌人变成了情郎,他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器破天就算不习惯也不行,他只能继续把这个情郎当下去了。

“雪雁她有你这么好的人喜欢,我真是为雪雁感到高兴,要是,有人也如此对我的话,我一定会嫁给他的!”雪红呜咽着说道,她的双眼通红,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唉!”

器破天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显得很是伤感,他的一举一动带动着周围人的心情,所有人也有些伤感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雪雁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却一次又一次的深深的伤害了她,我真的太恨我自己了,如果有可能,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她受到一点伤害。”

器破天很是悔恨,他似乎非常痛恨自己,多的人被他感动了。

“不……呜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想雪雁她一定回原谅你的!”雁红也呜咽着对器破天说道,雪红与雁红两个人已经在器破天的面前哭得淅沥哗啦了。

“不,我并不奢求她的原谅,原本我已经以为我可以压制住心中的病魔,可是现在看来,它依然深深的藏在我的心中,只是还没有到发病的时候。”

“我这次回来,只想看一眼雪雁,我只想看看她,看完她以后,我就会远远的离开这里,恐怕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回来了,我不想再一次伤害她。否则,连我自己都不会放过我自己。”

器破天看了一眼人群,他正准备踏步远去,可是和云枫却抓住了器破天的手。

“破天兄弟,难道你就没有找人看过你的病吗,就没有治愈的方法吗?”

器破天突然想起来,七和堂就是炼药治病的地方,恐怕和云枫被自己感动,他想要帮助自己治愈自己的怪病。

“方法是有,但是对我来说很艰难,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这也是我此次回来的目的,我怕再也法回来。多谢和兄的关心了。”

“不,破天兄弟,是我们误会了你,还差点杀了你,是我们对不住你,破天兄弟要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知会一声,我们一定会为破天兄弟办到!”

“是啊,破天兄弟,只要用得着兄弟,我们一定义不容辞!”丹洪枫也是说道。

“多谢二位的好意了,这件事必须要我亲历亲为才行,就不劳烦两位了。好了,既然误会也解释清楚了,我就告辞了。”

“等等!”突然有人将器破天叫住了,器破天突然之间被这一声话语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缓缓的转过身看向身后。

“请问兄台还有什么事吗?”此时器破天的额头布满了汗珠,令此人有些疑惑。

“兄台,你为何会出这么多汗?”此人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器破天。

器破天真的很担心此人发现了什么端倪,他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发病了,这是我发病之前的症状,诸位对不住了,为了大家的安,也为了我的安,我必须马上离开了!”

“刷!”器破天在说完之后,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丹洪枫与和云枫看着器破天的身影消失,他们没有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眼中的同情之色浓了。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突然有人说道。

“什么事?”

“我们好像还没有问器破天,他到底将雪雁带到了什么地方,莫非……”

“不好,追,不要让他跑了!”所有人再次疯狂了起来,向着器破天消失的方向再次追了上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