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六爻书卷二第60章迷离浮生若梦

2018-12-06 17:52: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六爻书 卷二 第60章 迷离·浮生若梦

荆瑶可气不过了,手诀一打使月牙星刃呼啸掠过。

王世冲用手去抓,两片薄刃在他手中曳然而止。

“是我负你,莫要牵连他人。”王世冲咳嗽几声,复又说道:“上仙一派之长,出来走动也要带上玉壶冰,倒是佳人,此琴音色圆润,通透入耳,闻得玉壶冰音,可洗涤人心。上仙若无要事,弹奏一曲又有何妨?”

甘露最先动作,跑上前去直拉着出现那人喊姐姐。

再说苍茫派掌教真人甘草,面如美玉,身似青稞,乌丝及腰随意束扎。

身后背负瑶琴更是引人注目,相传此琴为灵机式,表髹黑色光漆,鹿角灰胎,龙池凤沼作长方形,宽与池同,口沿镶对角紫檀木条。

琴声雷动,十方寂灭,琴音流转,天地清宁。

甘草朱唇轻启,不冷不热淡淡说道:“能发现我的踪迹,倒也担得起明王尊位。你天衍教出来的年轻人果真有几分仙姿。”

甘草说完话语抓住甘露回身一转化作清风离去,天边留下她的声音,“小家伙,老是拐我妹妹,你若得闲,有本事来我琅琊阁带走她。”

这琅琊山主要带人走,王世冲自是拦不住的,看着远处行来富态中年人,嘴巴张了张还是住口不言。

陆俊文见状,笑道:“见了师伯连个招呼也不打?”见王世冲还是不应,陆俊文不在意的笑笑,问道:“莫邪剑拿回来了么?”

“我带回了‘舍离剑匣’,莫邪剑不知在不在里面,但。”王世冲抬起头来,喝道:“我不愿给你这老贼!”

陆俊文正欲开口,怎知王世冲手扶剑匣,拔出剑来就是一剑劈下,巨大剑影转瞬即至。

陆君武立在陆俊文身前挡下一剑,喝道:“竖子好胆,怎敢对同门出手?”

“当年我同扶戏奉命下山,被这老贼打伤,流落江湖怎不见你来救呢,赏心斋杀人夺舍逼我偷药怎不见你来救,襄水斗将使计杀我,文冰楼伤我弟子,怎不见你来救,‘穿天节’栈道坏我女儿侄子功德,怎不见你来救!此等恶贼,也配掌祖庭一峰!”王世冲嘿嘿冷笑。

陆俊文叹道:“难道你真的打算叛出师门猎豹一号酒精测试仪
?北落岩老了许多阿!”

王世冲身躯一震,几乎踉跄。

陆俊文眼底露笑,继而说道:“当真不回陵阳山了么?”

“我从你眼里看到了,你们两个人杀了一个老伯伯,你们叫他北落岩!”荆芸拉住王世冲衣袖,大声喊道。

王世冲双目充血,青筋乍起。还未说话,荆瑶开口明言,“芸儿有天生法眼,能知他人过去将来。”

“陆、俊、文、我要你的命!”

荆瑶看王世冲大吼一声,高举蟠钢剑又是一剑劈下,满脸担忧,紧紧拉住荆芸。

霎时天地大暗,蟠钢剑绽放出血色浓郁到极致的黑暗,天地间很安静,有的,只是一声轻微的宝剑破空之声。

没有修罗之力,怎怀慈悲心肠。

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剑,陆俊文眼底诡笑还未散去,陆君武一剑迎上,星空降下伟力,剑影化作仙虹。

两剑未有碰撞,陆君武和王世冲二人元神出窍在虚空中一息时间,拳脚相向数百回合,遂又化作仙光各自归位。

王世冲归位之时被陆俊文偷袭,一道寒冰剑气击在身上。

眼看王世冲身躯飞起,装载着“舍离剑匣”的圆盘落出身外化作弧线,荆瑶掠去接住王世冲,抬头再看旅居车
,陆俊文两兄弟飞身而起,眨眼便到圆盘前。

眼看“舍离剑匣”就要落入他人手,一道火红倩影掠过,一掌击退陆俊文和陆君武二人。

天火教掌教真人祝彤,持着圆盘立在王世冲身前。寒眉皱起,喝道:“我天火教不动明王你们也敢打?”

陆君武听了这话,大怒道:“若无莫邪剑,那塔里妖魔出来,这江南浩劫,你祝家荒火首罪!”

说完回身化作青烟离去,陆俊文也不敢多做停留,跟着离开。

祝彤哼了一声,回身去看,但见荆瑶引发遁仙梭,金光一闪,已然带着王世冲离去。也是觉得好笑,“自己走倒罢了,这小女孩留给我又是为何。”

罗浮宫中,

谢必安和范无救已经足足在姜劫身旁守了四十九个昼夜,这一日已是大圆满之时,不禁担忧起来。

且看姜劫浑身紫光流转光绪元宝收购
,额头紫金纹络更是有一条微弱光线放出,透过黄泉幽境,穿过无边天际,游往浩瀚星河,一直照到诸星之首,紫微帝星之上。

天降大火,地起狂风,暴雨倾盆,这异象再起,不仅限于罗浮山一隅之地,而是巍巍巴蜀!

这等奇异光景,震得整个巴蜀都要动上一动,已然回转青丘山的叶文清看着天上异象放声大笑,随意望了一眼李扶戏夫妇。转而对李无定展颜露笑,“无定,我巴蜀千仞第一公子的美名,怕是要被你玉侠哥哥给拿去了。”

醒来的姜劫,摇头一叹,“百世轮回,不忘初心,承一合道,天星我命。”

白无常谢必安连忙上前施礼道喜,“恭喜公子,贺喜公子,从此除非命星被人击破,此身不灭。”

黑无常范无救看谢必安眼中神色,他也不是蠢笨之人。赶忙学谢必安作揖施礼,道:“属下范无救拜见上仙。”

姜劫抬手接过看范无救递来一方画卷,展开打量,这画倒也算得上是妙手丹青,一条金色长河自天而下。仔细看去,长河似流动不息,隐放红光,其旁皆为石头。

姜劫却一眼看出,那是山,一座山的千万分之一。

不知为何,但他就是这么觉得。

谢必安察言观色,见姜劫眼皮抬起。立马说道:“上仙,此图名为黄泉,而这罗浮宫不过是黄泉图散出的一缕气息演化而成。”

“我知道了,你二人进来吧,如果找不到我师父,休怪我留情剑下不留情!”姜劫冷言落下,将画卷对准谢必安范无救二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