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命数之争06命遗留的诅咒

2018-12-07 20:13: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命数之争 06命 遗留的诅咒

最后,银树猜到风没有时间了,他给了所有积分他,还有风和苍穹、阿穷的消失,也是在草垛阵突破,但阿穷的时间也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

所以呢,风的时间也结束了,他的积分也因此足够了,因为呢,他自身本来有110点,那10点,是在途中做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任务凑够的,银树给了他250积分点数,为什么银树有这么多呢?这就是在草垛巨人阵那你突破后得到的,那为什么风、苍穹、阿穷没有呢?

这就是银树才是第一个在阵法当中突破的,这也是第一人的独有奖励,所以他们没有,苍穹也是一个例外,他本来就不应该来到此处,他又一开始跳过了所有的环节回收日化原料
,一直陷入沉睡,所以他是bug,最主要的原因也就属,他没有进行一开始的上司问问题的那个任务,如果他进行了,就算他是bug,他也会如常得到积分的,不过是不能就算他有多少的,因他没有耶和华给他的光芒。

风就此暂时消失,直到众人完全结束,他才会出现,他现在的状态类似苍穹在沉睡的状态,只不过我们不知道他在那个空间沉睡而已。

还有,银树为什么不留一点点积分呢?这就因为设定的问题了,给别人这个设定可以,但是只能全给,不能有保留,所以才造成银树点数完全清空。

当然,剩下的人朝着宝藏的地方进发,可阿穷与苍穹在挖掘与探索宝藏途中,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最最终逼不得已,银树又全部给了阿穷,阿穷也因此得以凑够点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银树的时间就剩下半天了,这就相当尴尬了,可是,还有一个更尴尬的人,那就是清誉苍穹,就算银树不说,他自己也发现了,他是bug这个设定,不是不好,是太不好了,不管银树到最后点数足够不足够,银树随之消失,那他自己呢?怎么办,一直留在这里孤独终老吗?

不,绝不,他现在就差没趴在地上,抱着银树的大腿痛哭流涕了。

在苍穹还没求银树出声,银树就好像有点不同样了,他的脚开始控制不住的哆嗦,银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在命运之轮之命运之轮大结局水出现在天空后像玻璃一样破碎的影像,痛苦不已的表情,银树又开始捂住心脏,突然应声倒地,苍穹在这时也懵掉了,不知如何是好。

耶和华在这个世界的核心之处,也发现了银树的异常,归根结底是耶和华留在银树体内的光芒,第一时间告诉了耶和华,还有银树一次又一次的给予点数给别人,也让耶和华很值得敬佩。

银树在地上不断不断地挣扎,全身上下的竟然发出强烈的光芒,越来越大,四散大地,苍穹离他最近,他竟然感受到银树发出的光芒带有一种诅咒之力,可苍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这种光芒袭击了一样,整个人完完全全被弹飞了出去,直插云霄,一直冲破这个世界的枷锁,他就这样飞出了这个世界的限制,他再次回到天命系统·我的世界的机器台失控的那个位置旁边。

他一脱力就晕死过去了。

……

耶和华一个飞速而来,来到了银树的身边,蹲下细看,耶和华全身密不透风的保护气场,挡住了银树那些极具攻击性的诅咒光芒,他伸手去抚摸探索银树脑海中出现的画面。

想查一查银树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银树的任务不得不中断,因为耶和华不去医治银树的话,那些莫名的光芒会暴走蔓延整个耶和华主宰的世界,他不得已伸出援手。

所以,另一边,风、阿穷得到契机开启,也就是命锁的开启。

风的胸口好像被火烧,赤烈赤烈的,还好像被红通通的铁烙在上面,痛入心扉,一个古朴的古代锁形的形状,渐渐出现开来,这个锁的中心有着奇形怪状看不懂的雕花,甚是好看。

古代锁愈来愈明显出现,越明显,风就越发痛苦,双手止不住地抓胸口的四周,除了锁形那里流淌出血液,但四周却瘙痒不止,用手按还会痛苦百倍。

风咬牙坚持,痛得不小心咬破了嘴唇,嘴唇的血液滴下胸口,时间的飞逝,风已经晕死几次,又清醒了几次,反反复复,一下子,十个手指、十个脚趾都破损开来,喷出血液,可接着下一刻,本来胸口流出的血液,开始往回流,血肉的愈合也停止了,那个古代锁的图案就这样深深烙在那里了,仔细一看,这锁的锁骨描绘的挺古风古色的。

阿穷的锁形却出现在右手臂上,他的突破经历和风也是差不多。

风现在他能感受到自身的命数数值已经出现,自己查看,就知道他有多少。风的命数数值是:305。

阿穷的命数数值就是:270。连基本的300都不到,看来,受银树的帮助的副作用吧。

……

银树这边。

耶和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查到银树突发症状的原因了,在等银树稍稍平复后,他告诉了银树,“在命运之轮之命运之轮时代,那个水出现在天空后像玻璃一样破碎,其实真相是那个水最后给了你一记庞大的诅咒之力,让你受了永不磨灭的暗伤,不过,暗伤也有潜伏期,对于你这种高手,潜伏期就更久,让它提早爆发的原因,无非就是你在草垛巨人阵那里感悟,对你自身的冲击,也冲击到了这道暗伤的诅咒,所以,那时候你才会脑海出现那种画面。”

“原来如此。”

“那我要怎么才能解决?”银树疑问。

耶和华也没什么忌讳的说,“看在你一次次的无私奉献,我就帮你开命锁,还有你要和我一起对天道规则起誓,和我定下条约,我一开始说的那些规矩,最重要就是不能破坏这个世界的秩序。”

银树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双方轻划破手指,点血为誓,形成法阵,在空中挥舞着流血的手指,勾勒出加倍的阵纹东光阀门
,复杂又不失威力与限制之力。

在耶和华的强烈要求下,他和银树再次对自身世界起誓,许下诺言,用心头之血为证,带本身能力本源为引,结下誓言。

“时空见证,如有违反,永不存实广告宣传车
。我,银树·準人起誓!”

“时空见证,如有违反,永不存实。我,耶和华·上帝起誓!”

誓成。

天边一道道红光带着尾焰冲击进入两人的内心世界,他们相对的客气一笑,只是客气。

随后,耶和华就要着手银树命锁的开启。

……

风与阿穷开启命锁后,自然而然回到了银色的时间线上,可他们两好像感应到一种魂魄在骚扰、一种魂魄在呼唤、一种魂魄在拉扯他们。

甚是奇怪。使到他们总是不由自主的回头望去,但一回头就好像有什么消失了一样,根本找不到源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