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牧仙志第二百三十五章道牧有假

2018-12-07 22:05: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牧仙志 第二百三十五章 道牧有假

道牧阿萌刚到精英荟萃街,迎头走来一人一兽。道牧眼睛微眯,对方竟然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无论气质姿态,身上装扮,每一处细节都一样。

哞,两头一模一样的幼兽,相互对视打量对方。双方又是好奇,又是兴奋,很快玩到一起。

道牧心中起波澜,表面依是淡然自若,“对方真的对我没有敌意,亦还是隐藏太深,又或者他也以为我是假的?”迈开步伐,闲庭信步,笔直走向对方,对方亦做同样反应。

众目睽睽之下,诡谲气氛当中,两人在精英阁正大门前碰面,相视一笑,“我是道牧,牧剑山道牧。”两人异口同声,连声音都一模一样,神情姿态更是毫无破绽。

“请。”两人同时做一请姿,浑如镜面,毫无偏差。

两人肩并肩,同时走进精英阁金属烟盒厂家
。二人同为初阶天境巅峰的牧道者,无人敢阻拦。

“道友,你身上香火气息,甚是特别。”道牧转头,微微一笑。

假道牧身上有股香火气味,近乎于无,熟悉却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他有点过这种香,陌生是还有其他异香。

这股香火气息像是从他处飘来,却又是假道牧周身泌出。常人无法感觉,奈何道牧非同寻常。

“驭兽斋死人太多……”假道牧不慌不忙,就跟真道牧本人一般淡漠,“建议道友莫要以身涉险。”

假道牧那波澜不惊的脸上,那双血眸却要比道牧本人更加透亮。好似假道牧才是真道牧,真道牧反而成了假道牧。

对方这么一说,道牧反倒来了兴致,“噢,道友刚从驭兽斋境地回来?”

“嗯,还超度了不少人,生人死人都有。”假道牧咧嘴灿笑,牙齿洁白胜雪。

道牧和假道牧刚刚坐下,阿丁叔在大掌柜带领下走来,“这……”阿丁叔目瞪口呆,自信的他,竟无法辨别真假,“请二位少爷给我看看你们的血承戒。”

闻言,真假道牧同时抬手,亮出古朴的血承戒。

“嘶……”阿丁叔倒吸一起,眼睛瞪得像金鱼眼,稍稍再用力,眼睛就会掉下来一般。

“都是真的?”阿丁叔探手,在血承戒上轻触一下。

噔噔噔,阿丁叔往后退几步,双手在发抖,像是被针扎一般,鲜血淋漓。

“还请道少爷,收起你的分身神通。”阿丁叔苦笑连连,对道牧恭敬行一礼,“久闻剑古仙尊修得太上的一气化三清之道,且已炉火纯青。而今有幸见得,道少爷施展此神通,着实令人难辨,谁是本尊,真是分身。”

见阿丁叔如此反应,道牧眼睛半眯,瞳孔却猛地收缩再放大,佩戴血承戒的手指不禁抽动几下。

道牧转头看向假道牧,迎面拍来一道怪风,假道牧假阿萌随风消失。道牧探出灵识,已寻不到一点声息,真的就像是道牧的分身一般。

连阿丁叔认为真是道牧的分身,他却忽视了阿萌,阿萌的分身哪里来?

道牧传声给灭心牧剑,却如石沉大海。

“阿丁叔,大掌柜,方才清风徐过,你们可有闻到香火气息?”道牧手指在桌面点动,以掩盖自己的不安。

阿丁叔和大掌柜不明白道牧这话是什么意思,以为道牧话中有话。

道牧无奈又解释,只是在问他二人是否问到香火的气味。而不是跟他们打哑谜,说什么深奥的话。真的就只是想知道他们,是否闻到这香火的气味罢了。

阿丁叔和大掌柜见道牧不像是在开玩笑,便讲出真实感受,他们没有注意到有其他异味。

道牧闻言,表面没太追究,心中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心情复杂难安,介于恐慌和好奇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力量,才能将道牧模仿得真假难辨。

难道是老祖婆?

道牧曾在兕湖点香,欲唤出老祖婆,望她能够跟老祖宗一起坐镇道萌境地。

老祖婆的大神通之一,既是弱水映三千。

但凡掉入老祖婆的水域,只要老祖婆想,她完完全全可以映射出,一个跟那个掉入水域的人,一模一样的伪装者。

若真如此,为何老祖婆不出来见面,况且古籍记载,老祖婆也不像是一个爱好恶作剧的人。

不是老祖婆,那就是其他仙人的恶作剧,亦或者是天上的人?

尽管道牧感受不到对方的敌意,机剑镇林家地仙被雷矛定死,依然历历在目。被天上的人盯上,可不见得是甚好事。

“阿丁叔盘式干燥机
,大掌柜,你们可别站着,请入座来。”道牧站起身来,请二人入桌。

虽然道牧已是天牧,他却没因此而持才傲物,何况是自己人。

待二人皆入桌坐好,道牧立马问对面两人,可知缘何最近这么多人假扮他?

阿丁叔和大掌柜对视苦笑,两年间他们杀了不下二十个穷凶极恶的假道牧,驱逐不下三百个投机的假道牧。

最近三个月好很多,精英阁有特殊的鉴别真假方式以后,这些人便不再敢来精英阁,要进入精英阁的时候,都脱下伪装,出了精英阁再装扮。

“驭兽斋是小,最终目的还是牧星镇。”阿丁叔朴实无华的大黄脸,看着道牧,眉目间带着焦虑和忧愁。

“越来越多,往时不显山露水的修仙者,纷纷临至牧牛城,以及其他周遭城市。”大掌柜一边给道牧和阿丁叔斟茶,一边摇头叹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两年前,婆婆带着牛少爷和侯少爷一起飞升织女星了。”阿丁叔皲裂的双手捧起茶杯轻抿一口,“恐怕短时间内,不会下来。”目光澜澜,不想放过道牧的任何一个微表情。

“是嘛。”道牧愣一下,旋即呼出一气,如释重负,“那真是极好的,大壮憨实沉重,但怒起来,真会失智。阿牛又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巴不得搞大事情。他们两人在一起,很容易搞出大乱子。”

去了一趟剑机阁之后,道牧便知未来牧星镇事变,天境不过是炮灰,地仙才是主流。所以候大壮和牛郎,就成了道牧最大一个顾虑之一。

“道少爷,有甚打算?”阿丁叔将手中才抿一小口的茶放下滚弯机
,精英阁最好的茶,似乎也不和他的胃口。

“回到谪仙封地这四年,我一直拔山摄水,建设自己的道场,耗尽一千八百万斤上品灵石,九十七万斤灵髓。”道牧直接开门见山。

看着惊诧的两人,没有说话,道牧接着说,“我需要大量灵石,数量越多越好,品质越精纯越好,精英阁能支出多少予我?”

“嘶……”阿丁叔嘴巴大张,倒吸一口冷气。“道少爷,怕不是你拔上来两条十万年的万里龙脉?”

阿丁叔在他人面前,罕见有的露出,如此惊讶神情。睁眼细看就会发现,阿丁叔浑身都在轻微颤抖。

那是兴奋,那是新奇,道牧一个初阶天境的剑牧双修如何做到的?

定是某种牧剑山秘而不宣的道术!

道牧闻言,立马摇摇头否认。正当阿丁叔略显失望之际,道牧轻言,“道萌境地,八个方位,八条百万年的十万里龙脉,拱卫一个大湖。”

说话间,道牧右手一翻,拿出一个玉水壶,“如今,我想通过那个大湖,摄出千万年地下水龙脉,横贯整个谪仙封地。”

“怎么可能?”阿丁叔惊疑失声,“换做是我,也不可能在四年时间,耗费这么点灵石,做得到这一点。”

无论地下山龙脉,亦还是地下水龙脉,都有灵性,有着自己的脾气。若不顺从龙脉的习性来拔山摄水,成功率将会漂浮不定。很有可能造成龙脉挣扎,或者翻身,以致风水轮流转。

“金鳌老祖显身道萌境地,是他出手助我,才会如此顺利。”道牧解开壶盖封印,氤氲袅袅升腾,化作一条条真龙飞升,玉水壶中龙吟阵阵。“这是我拔的第一条百万年的十万里龙脉,龙脉祝由泉水万斤,能换多少斤上品灵石?”

“他老人家竟还在凡间?”牵牛星的大环境每况日下,阿丁叔认为这个金鳌离开牵牛星有关系。

遥想金鳌最活耀的时期,那是一代牧仙和一代织女的时代。牵牛星更是在那个时期,一度冉冉升起,成为一颗璀璨的仙星。

“芸芸众生,一切活动都离不开水。完美无瑕的龙脉祝由泉水,可以酿制玉露琼浆,可以做药引,可以泡茶……”

阿丁叔粗糙带点土的双手,颤悠悠捧起水壶。左手拿着水壶,右手在水壶口扇动,鼻子吸入龙气,“这东西有市无价,炒作得好,百万斤灵髓,都有可能。”

道牧愣神,直叹当初还那么大方将整个泉水分享给其他人,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大方。

阿丁叔听得道牧如此大方送人,差点手抖把水壶给洒了。一旁大掌柜听得道牧此言,一大口茶喷出窗外,茶香四溢。

百万年龙脉,绵延十万里,可涎生十万斤龙脉祝由泉水,这泉水还有一个古老的名字龙髓。

哪怕不用来做其他,也能够肥沃百万亩土地。总好过,就这样白白拱手让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