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暗之职业经理人网友上传章节第一百四十四章

2019-02-04 03:03:5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暗之职业经理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成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之职业经理人全集阅读友上传章节第一百四十四章暗之尾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随着擂台之上黑泽明月师徒的双双倒下,松涛馆内混乱成一团,松涛流的弟子们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冲乱撞,其它流派的人也都纷纷站起,向擂台之上张望着。

火舞耀阳+穷神啪的一声合上手提电脑,站起身来说道:“好戏散场了,你们还不走?等着人家留你们吃午饭?”

火舞耀阳+蛮神这才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西装上的灰尘,嗡声嗡气道:“真不过瘾,骨魔那小子又来这招,每次看到他玩这一手,老子就半天吃不下饭,呸!呸!”

李墨惊奇的问道:“怎么走了?这就算打完了吗?骨魔不就是咬了人家一口吗?应该还有得打吧!”

李墨之所以这样发问,也是一半明知故问一半顾作惊奇,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黑泽明月不成了。

火舞耀阳+蛮神边挤身出去边笑道:“还成个屁,骨头那口牙是屠人魔给他改造过的,全钛钢硬度和钻石有得一拼不说,最要命的是他的牙上涂了从亚马逊找来的那鬼东西,会破坏血液中的血小板凝固,只要被他咬到的人,全身血铁定放得精光,那东西比蛇毒还凶。”

李墨皱着眉头道:“这种东西也太歹毒了吧!”

火舞耀阳+穷神突然冷冷开口道:“我们本来就是杀手,不是什么正义的化身,为了活命,只要是能杀死敌人的方法,我们都会用。用刀砍也杀,用牙咬也是杀,没什么歹毒不歹毒之分!”

李墨并不服气穷神的说法,刚想开口,火舞耀阳+蛮神插话说道:“小墨兄弟你不知道。碎玉功是血月樱落的独门功夫,所以那老小子该死。骨头要不是受伤在先,就算不用这烂招也是一样,随便几下拳脚也打死他了。”

李墨面色一动,想起初次见到雾隐雷藏宗主牙神十兵卫时他对已的一席话。当时牙神十兵卫告诉自己,血月樱落的目标是吞并天下武学流派,当时自己并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这空手道第一大道馆的馆主居然身怀血月樱落地独门碎玉功,看来牙神十兵卫当时的那番话所言不虚,血月樱落的野心远比现在看到的要大得多。

火舞耀阳+蛮神见李墨低头不语,以为李墨是因为骨魔的杀人方式而想不通。复又开口劝道:“骨魔比你想像中强得多,那疯子之前是第八届世界黑市拳王大赛东南亚赛区的一号种子选手,战无不胜的东方修罗王,很威风地。

如果不是上次受伤太重的话,随便几拳几脚也把那老小子给砸死了。咬他还算是优待了呢。”

李墨脑子里根本没细听进起去蛮神说的话,而是开始思索血月樱落这个神秘组织存在的一些问题。

火舞耀阳+蛮神带头,李墨居中。火舞耀阳+穷神在后,三人无惊无险的走出了松涛馆会场,按照约定地路线跟在骨魔几人后面。

骨魔四人一口气奔出老远,百丈和尚边奔跑边运气调息了几个周天,脸色比之前好了很多,经脉受到碎玉功的震荡,虽然此刻奔跑无碍,但仍算是受了点小伤。等回到住处调息上个一夜就没事了。

松涛馆里可是有近千名空手道爱好者,要是当真给人追上了,这千百人冲上来,四人就算武功再高,累也要累死了。

更何况将蓝玉淼与阿笨两位算是妇女儿童的排除之外。另外两名做为主战力的男士都受伤在身。四人不想引火烧身,当然要发力狂奔了。

东京的街道虽然宽敞。没什么胡同巷子之类地小道,可胜在高楼林立,都市里的高楼与高楼之间,仍留下了错综复杂的缝隙可供人穿行。而骨魔等四人,正是四弯八拐,急速游走在这些高楼地缝隙之间。

好在东京素来盛产各种变态,所以这四人虽然穿着古怪,却也没什么人多看一眼,更不用说上来搭理了。

终于,骨魔停下脚步,朝地面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一头靠在路边的墙壁之上,不愿再跑动了。

阿笨是四人中最轻闲的一个了,扛着虎澈刀说收步就收步,立在一旁耍扮帅扮酷,只是脸上的稚气未脱,扛着刀子怎么看都不像那回事。

蓝玉淼则老早就丢掉了面具,笑嘻嘻的跟在小和尚身边,仿佛跟个没事人一样。

百丈小和尚盯着前方停住脚步的骨魔,双手合十唱了一诺道:“阿弥陀佛,那人罪不至死,我们只是较量武道,你为何要伤他性命!”

骨魔转过脸来,冷冷的说道:“较量武道?武道是什么?强身健体?还是他妈地益寿延年?

你不伤他性命,他再补一掌你还能站在这里跟老子大放狗屁?和尚放屁,哈哈!臭不可闻!真他妈的臭啊!”说罢骨魔又是极夸张的咳出几口血块来吐到地上。

百丈和尚并没有因为骨魔的粗言秽语动气,因为他也清楚,自己这条命是这邪人救的,刚才那老头若是再补上一掌,自己就算不死,最少也要躺个一年半载,这次任务自己就只能半途夭折了。

可是,对错是一回事,道理又是另一回事,百丈和尚觉得明明这邪人武功高强,可以用一百种方式伤人,可为什么偏偏要用咬,咬人致死那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自己身为少林内堂弟子,居然和这种邪魔为伍,心里实在有些疙疙瘩瘩。

蓝玉淼将两人地神情看在眼里,难得的收起脸上地笑容,平淡之极的说道:“武道,最早不过是从战场之上演变而来的杀之道,为了生存而击倒对手,没什么可说的。

我们身处险地,为求自保,多一份力量都是好的。骨魔先生地做法虽然恶心了点,但是很性格!我喜欢!”

百丈和尚本是聪明之人。听蓝玉淼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说出此话,心理上虽然一时接受不了,脑子里却也能想通。

诚然,已方几人孤身潜入这座危险的国度,刚才一下子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这个时候如果还顾及慈悲之心,那就等着魂归故兮吧。

既然加入了这个小团队,那便要融入进去。佛有慈悲之心,也要有降魔之怒。16K小说…就当自己渡个劫吧,大不了此间事了,回山面壁个几年去。百丈和尚在心中不住的安慰自己道。

站在一旁的阿笨突然开口说话了,“有人来了。好介不是普通人!”

话音刚落,几名清一色白风衣打扮的男子从过道两边冲了进来。一共约有十几人左右,前后堵截,将骨魔四人等围在中间。

为首地白风衣武士喝道:“我们是东京警视厅新月组,现在怀疑你们和一宗谋杀案有关。全部蹲下,将手放到头顶。把手上的凶器丢下!”

对方来得好快,这些人个个身法矫健。手里拿着手枪,枪口平举,指着被围的四人。

看这身打扮,也不像是普通警察,尤其是这些人的身手整齐划一,平均实力都很接近。看样子不少人身上还带着点功夫什么的。大概是东京方面用来处理特别事务地部队吧。

这种水准的对手,声势虽然不小,却并不被阿笨放在眼里。阿笨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根本没有弃刀投降的打算。

骨魔咧嘴笑了,伸出右掌揉了揉自己胸口。这些人在他眼里大概跟杂碎差不多吧,有枪很了不起吗?

百丈小和尚只瞅了一眼,便不理会这些人了,有火舞耀阳的凶人在场。这些人等会怎么死地都不知道。小和尚索性闭起眼睛,眼不见为净。

倒是蓝玉淼笑语盈盈的拉着百丈小和尚的袖子道:“小和尚。这么多人好凶,我好怕呢?人家欺负我可怎么办?”可她嘴里在说怕,眼珠子却滴溜乱转,根本就没半点真怕地样儿嘛。

这十几名新月组白风衣全都有些发愣了,新月组的名头在东京可是响亮之极,眼前这四人伤的伤,疲的疲,女人和拎着刀的小孩子算不上什么战斗力吧。何况已方手中还有枪,人数又是大大超过他们四人,这些人没理由不害怕啊!

为首的白风衣倒也不是没脑子的傻瓜,小心谨慎才能长命百岁,他挥了挥手,指使身边的两个倒霉蛋上去探探对方虚实。

两名白风衣部下一左一右地朝着四人走了过去,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黄雀在后。一把粗毫的声音从众人后方响起。是这种货色,实在是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

另一个声音淡淡的说道:“反正我手中沾的狗血也不少了,多这几只也不嫌多!”

众人齐齐向发出声音地方向看过去,这一唱一答的两人正是火舞耀阳+蛮神与李墨。

白风衣战士们这才发现被人不知不觉摸到了身后,于是分出一半人齐刷刷地转身,将枪口调转,对准了凭空出现的两人。

李墨也懒得多话,直接飞起一脚,将路边的垃圾桶踢得横飞了起来,直直朝那伙白风衣中间飞去。

见临空飞过来一只大垃圾桶,而然还是被人用腿像踢皮球一样踢过来的,新月组的日本特警们都愣了一愣。

老实说,比起国安局邢超手下那帮玩枪的大兵,这伙新月组的日本特警实在是差得不像话。

李墨的电劲瞬间便已疾走遍全身,电劲运行至手掌间,顺手就甩了一记电弧过去。

电弧剑斩速度快得惊人,只一闪的功夫,后发先至,在白风衣们的头顶上击中了那只垃圾桶。

轰然一声巨响,本来塞得满满的垃圾桶顿时在半空之中爆开,无数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办公垃圾如炸弹弹片般的四射开来。

随后。细小的垃圾碎屑落如雨下,而新月组的白风衣们则倒下了大半。舞耀阳+蛮神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气愤不过的是蓝玉淼了,人家再放得开可也是个女孩子呀。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地攻击。做为女孩子,宁愿死都不愿意接受这种脏弹爆发的洗礼。

好在新月组的人离蓝玉淼几人还有段距离,迸射四散的垃圾碎片还没有射到几人面前,不过那股古怪的熟透了的垃圾味道还是飘扬了过来。

阿笨这时也拔刀出鞘。李墨动了手,阿笨没理由不动手。

脚踩七星位,运刀如飞,咔嚓几刀下去,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靠近自己身边的几名白风衣砍翻在地。身手俐落得连骨魔都看得眯起了眼,这小孩手真狠啊。砍倒四五个大男人,手都不抖一下,真是做杀手地一块良材美玉啊。

才不过几息之间,场上的十几名新月组成员倒下大半。连开一枪的机会都没有。只剩刚刚走过来离蓝玉淼比较靠近的两只傻鸟。

这两人惊惶的望着眼前这帮子强得不像人地人,再看身后倒了一地的同伴,顿时已是手抖脚软。仅管手上还拿着枪,只怕这会连块砖都不如了。

火舞耀阳+骨魔突然不阴不阳的从鼻子里哼了句,“大家同出来办事,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谁动手杀人都是一样,还剩下这两废物,你们谁上去给结果了,大家以后同心协力。什么废话都不用说了!”

火舞耀阳+骨魔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地瞅着百丈小和尚,骨魔的用意很明显,知道上山当土匪第一件事是做什么吗?不是拜把子发毒誓喝血酒,而是下山找张投名状。什么是投名状?就是亲手杀个人。以证明自己当土匪的决心。

百丈小和尚当然懂得他地意思,要是自己不动手。只怕这趟伙伴没得做不说,说不定火舞耀阳的人还会马上翻脸动手,出家人慈悲为怀,不可妄杀!可自己不动手,难道要面前这小女孩代替自己缴投名状?和尚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怎可以做这种缩头乌龟!

蓝玉淼何等聪明才智,当然知道骨魔不相信国安局派来的自己和小和尚两人,自己杀几个日本人那是无所谓,可逼和尚杀人,有点太那个了吧,最多逼和尚娶亲还差不多!

蓝玉淼乱想得自己脸上没来由的一红,娇笑道:“本姑娘最不喜欢说废话了。”说罢将玉臂伸展,五指在那两人面前轻轻一挥。

几乎同时,百丈小和尚也做出了决定,咬咬牙,心中暗叹一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直直一拳捣向面前呆站着的其中一人。

砰然一声闷响。百丈小和尚一拳击出,却倒了两个。那两只傻鸟同时软倒在地。两人的脸色俱变得乌黑。

原来苗女蓝玉淼在轻轻的一挥臂间,已在两人脸上下了毒。这毒性好生猛烈,竟然是让人立刻倒毙的那种。

百丈小和尚不由得心中一阵茫然,也不知道刚刚那人是被自己一拳震死在先,还是被蓝玉淼放毒毒杀在先。

蓝玉淼则是心中微微一漾,和尚居然真地出手杀人了?难道是我想错了?

举眉望了百丈小和尚,发觉小和尚一脸的严肃,口中念念有词,分明是很不情愿的出了这一拳。

难道他是为了我才出拳的?蓝天淼心中竟闪过一丝甜意。双手自顾捧起自己的俏脸,笑嘻嘻地自言自语道“坏了,好烧,人家脸都发烧哩。”

阿笨收刀回身,脑中却大大的打了个问号,心中纳闷道:“怎么杀人了脸会发烧?有这种反应吗?我杀了这么多,怎么没有?”

此刻地地面上已没有再能站着的新月组成员了。

“什么新月组白风衣,简直是垃圾组破风衣嘛。”骨魔嘴中很解气的骂道。

突然发觉数十米外的人影一闪,明显是有人在施展相当高明的轻身功夫。

骨魔眼中冷光直闪,起身便要追过去,这时蛮神踩着一地的垃圾和尸体过来,直直横在骨魔面前道:“没事,是故意放他走的,老大跟着摸过去了。”

骨魔听着有蛮神这句话。这才安心地敛去了眼中的冷光,重新扮作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李墨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百丈小和尚的肩头,安慰道:“别多想了,日本人而已,杀了就杀了!”

百丈小和尚愣头愣脑的说道:“佛曰,众生平等。何来国界之分。”

李墨见这小和尚陷进去了,随口提点道:“人不分高低,但是可以分善恶,你们少林千多年前不也有十八棍僧救唐王和明末的僧兵抗倭的传说吗!你记着,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小和尚口中喃喃道:“非我族类,其心必诛!,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事实上李墨地这番话也有失偏颇,未必自己代表的就是善了。只不过李墨这人也从来没想当什么仁者无敌的大英雄大豪杰,反正沙场之上,兵危战凶。谁惹上自己了。就干掉谁!

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到处教化世人的先哲们别的且不说,只问一句,世间有几人能真正做到舍身饲虎,谁不用穿衣吃饭,生存才是人地根本,谁夺我食物,我夺谁性命。就是这么简单。

六人各怀心事的离开事发现场。东拐西绕,不一会儿,重新回到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来,茫茫人海将这七人很快便淹没了,谁又曾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却说火舞耀阳+穷神不远不近的吊在前方这人的身后。这人虽是身怀轻功地潜行好手,东京一等一的密探。可在火舞耀阳+穷神这位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面前却无所遁形,甚至根本察觉不到被他跟在后面。

这密探之所以在街面上绕来绕去,乃是一种反跟踪地习惯,也可以说是每回的必行手续,有时候那种专钻小道或是从酒店前门进后门出的把戏虽然老套,却十分管用。

当然,这些反跟踪的招术自然难不倒经验丰富的穷神,身处世界杀手顶端的火舞耀阳+穷神,要是连这点花招都看不穿,玩不转这种角色,那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前面这密探已经进出了三次三幢不同的大厦,正反穿了两次衣服,最后还脱掉了一件外套,确保变装成功之后,终于步行出了东京市区。

一到人烟稀少的郊区,前方这人马上展开轻功身法,向富士山地方向一路飞奔。

火舞耀阳穷神始终将与这人的距离控制在一千米以内。不远不近的吊着。穷神也是位追踪的大行家,当然知道追踪术是门急不得的学问,往往人不是跟丢地,而是因为着急失去对方行踪而自我暴露的,追踪最重要地就是让对方不知道有人在追踪自己。

终于,穷神凭着超凡的目力望见前方那人投身入了东京近郊的一座大宅院,这座宅院靠近公路边,是座三屋高的小洋楼,还带着一个不大不小近二百平方左右的小花园。那人便是从这小花园的外墙进入的。

穷神确定这人进入了花园三十秒之后仍没有出现,这才慢悠悠的从大路上一路走了过来,靠近了这座小花园。

火舞耀阳+穷神是何等人物,他并没有像之前那人一样,偷鸡摸狗般的从花园墙上跃过去,而是直接来到了这座小宅院的大门口,很有礼貌的轻轻扣响了门环。

门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日本老者开了门,见敲门者斯斯文文,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和言悦色的向穷神问道:“你找谁?”

穷神面带微笑,冲老者很礼貌的说道:“我找一只刚刚从后花园溜进去的老鼠。”

穷神的目的毫不遮掩,因为他的想法很直接,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非奸即盗,只要留个活口问话,其它人顺手屠个干净就是了。

开门的老者惊讶的问道:“您在说什么?我这里可没有老鼠!”

穷神懒得多废话,反手一掌拍在老者肩上,砰的一声,白发老者喷着大口鲜血摔入了门内。

倒不是穷神没人性欺负老人。而是以穷神的修为,光凭耳力便已判断出这人根本不是普通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自己不过扣响了一下大门,这人便马上就来开门了,中间相隔不到二秒钟,除非这人成天坐在门口还差不多。

可事实明显不是如此,穷神在扣下门环的两秒钟内。已听到了院内由远及近地三下足尖点地之声。这院子少说也有十米宽,什么老头可以一纵三米多,三蹦两蹦的来开门,除非见鬼了。

而且穷神根本没想过会杀错人,松涛馆里的黑泽明月碎玉功出手。便可以断定死他是血月樱落的人了,以血月樱落这类杀手组织的习惯,不可能没有高手去探不打不死团的底只不过那密探见李墨几人斩杀新月组如屠猪杀狗,心知不敌,只好跑回据点找人商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陪他兜了这么久地圈子,现在进的这道门,几乎可以肯定是血月樱落的一处据点了。只是不知道有几分实力窝在这而已。

火舞耀阳穷神身为火舞耀阳老大,很清楚杀手组织的习惯,杀手们能不用的时候都不用联络地,全都是真人见面才放心。

因为里的声音欺骗性太大了,声音可以通过先进的还声仪器模仿出来,靠人力兜来绕去,通过据点集合的方式相对来说要安全一些。

更何况也许黑泽月明身边的这人只是个小角色,根本叫不动血月樱落地高手。所以只好亲身前来的可能性也很大。

白发老者摔进院内,只来得及多吐了两口血就嗝屁了。火舞耀阳+穷神是谁?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杀手中地将帅级人物,这一掌为了立威,毫不留手。仅管拍在肩上,仍然直接将其击杀。

在穷神的理念中。杀手是一种骄傲的生物,这种随随便便就跑来开门的家伙,想必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今天这院子里的活人,只需要一个就足够了。

听到门口的响动,屋子里一口气冲出来了十几号人,衣着各异,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面目可憎,恶形恶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还真是没有说错,这帮子丑人恶汉怎么都聚一起了呢?

饶是穷神这般不喜怒形于色的大高手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没兴趣和这帮丑人废话。

对方倒也很配合地没有多讲半句废话,一大票丑汉直接朝着穷神冲了上来。

这些人看样子还都有点功夫,地上跑的势若奔牛,朝天上跳的有那么几分青蛙飞天的神韵。

望着这么一大群丑陋的东西朝着自己吡牙咧嘴地冲了过来,实在有些触目惊心,为了不想伤害到自己的眼睛,穷神选择了闭上双眼。

这帮人见对手居然傻乎乎地把眼睛闭上了,脚下更是向前猛冲,谁都想捡个便宜第一个扑到对手,夺个头功。

这些人只顾着朝前冲,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前方那个看上去傻傻的目标身体周围,漾起了一圈金芒。

速度最快的是一位花名飞天雕的老兄,天上飞的自然比地上跑的要快,这人掠至穷神头顶上方,曲指成爪,凌空下击。

一道金色的刺芒透胸而过,把飞天雕钉成了死雕一只。跟在后面的飞禽走兽们不分前后的只见金芒一闪,然后便是身上一凉,再一低头,身上铁定多出几个窟窿。

火舞耀阳+穷神运起金甲顶峰级的火舞圣光气,周身上下有如披了一身金甲般,最凶的不在于这身金甲的变态防御力,而在于穷神已成功的将圣光气物质化,周身变成只金光刺猬一般,无数圣光气凝成的刺芒从穷神身上生出,乱七八糟穿插着向外凸伸,长短不一。

撞上来的敌人几乎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圣光气刺给串了个透心凉。有那三五个冲得慢的,见到前方的奇景,不禁目瞪口呆,有两个迷糊了的,脚下没刹住,一头撞了上去,于是刺芒之上又多了两条死尸。

叫嚷着扑上来的十几号人,瞬间只剩三个呆立在当场。另外的十多号人就这么被圣光气凝成的刺芒给钉在火舞耀阳+穷神的周身,高高低低跟串玉米棒子一样,死状可怖之极。

火舞耀阳+穷神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体外的圣光气尽数收入体内。周身三米内的死体失去了支撑,同一时间纷纷落地。砸得地面响成一片。这才是火舞耀阳+穷神的真正实力。

打一开始,穷神就没有打算让李墨几人帮忙的意思,如果只是穷神独身一人的话,纵横天下,驰骋四海,根本没有任何地方能困得住他。要来便来,要走便走,除了绯村红颜自己没有把握稳胜之外,其余诸子,皆不足为惧耳。

面前这人使的哪里还是人的武功,简直就是魔神的手段。身上突然长出金刺来,一击就把这十几个好手给串成了冰糖葫芦。而他连眼都没睁开,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

剩下的三人又惊又惧,面对火舞耀阳+穷神展露出来如许威压,竟然双双腿软,跪倒在地。再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穷神睁开双眼,用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问道:“我问完三个问题就走,你们是愿意回答我的问题,还是愿意我留下来?”穷神的拷问方法很特别,并没有直接用生或死来要胁对方,因为这种状态下的两人,宁愿现在就死了也比对着这恐怖非人的妖怪要强。而且穷神给了他们两个选择,能有活命的机会谁不想活命,剩下的两人没得选择。

穷神问道:“第一个问题,这里是血月樱落的据点吗?”

三人连连点头,如同公鸡啄米一般。

穷神微笑道:“好了,第一个问题过关了,现在开始问第二个!”

三人心中俱是一轻,居然这么轻松就过关了,三人对于活命的渴求感不约而同的又多增了一分。

穷神脸上继续微笑着问道:“第二个问题,你们三人中谁的级别或是职位最高?”

一听这个问题,边上跪着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射向了中间跪着的这人。中间这人不知是福是祸,微张着嘴巴,迟迟不敢出声。

火舞耀阳+穷神脸上表情由微笑化为一抹冷笑,嘲讽般笑道:“行了,答案我知道了!”

说罢扬手吐劲,两道金色刺芒一闪而过,中间这人只觉得背上冷汗一激,偷偷瞟了一眼左右。刚才还活生生的同伴一个被轰烂了了脑袋,一个被刺穿了咽喉,化成两具冷冰冰的尸体扑通倒地。

穷神此刻脸上的笑容比先前还要灿烂,一字一句的问道:“现在我想知道有个叫屠人魔的家伙在哪?有没有人愿意告诉我呢?”

工地洗轮机
煤仓衬板公司
防火卷帘厂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