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校园怪谈之血湖

2019-04-04 00:53: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秋雨湖

李肃下楼时,天突然打了个雷。李肃看了看烦闷的夜空,心里不由有点失落。李肃是上晚自习时接到沈露露的短信的。沈露露让李肃下了晚自习到秋雨湖找她。李肃知道沈露露的意思。爱情到了毕业这个坎上,任谁都是无奈的。更何况,沈露露已被学校保送读研究生。想到这里,李肃不由叹了口气。

秋雨湖和其他高校的人工湖一样,是校园一道深受学生喜欢的风景。李肃和沈露露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常常来秋雨湖约会。也许是天快要下雨的原因吧,今天秋雨湖居然没有一个人。李肃借着后面教学楼的灯光,看见沈露露站在凉亭边。沈露露穿着件暗色的外套,背对着李肃。

你等久了吧,李肃说道。

沈露露轻轻的嗯了声,没有再说话。

李肃看着远处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只是,你知道,我一直都是个不会表达自己的人,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

沈露露低着头,头发垂下来,看不清面容。对于分手,她也许不舍。

我只希望,你,以后,能找个比我,比我对你好的人。李肃喃喃地说道。

沈露露仍然没有说话,只是轻声抽泣。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秋雨湖面上,一道闪电划过,李肃忽然觉得沈露露今天有点奇怪。于是,他向前迈了一步,说,你,不要难过了,我,我不会怪你的。

沈露露忽然停住了哭泣,身体顿了顿,然后转身走去。李肃一愣喊道,露露,你,你沈露露走的很快,一转眼的工夫便隐没在夜幕里。

李肃呆呆地望着湖面,泛着光影的水面被雨水打出圈圈波纹。李肃的心里像有万条小虫在噬咬一样。李肃看了看表,已晚上十点二十了,宿舍马上要关门了,李肃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秋雨湖。

寂黯的秋雨湖像一个孤独的老人,安静地矗立在那里。

翌日清晨,天气已晴好,昨夜睡得不太好的李肃在操场上百无聊赖地打球。消息传来时,操场上晨练的人都往秋雨湖跑去。

李肃跑到秋雨湖时,看见了宿舍的周扬。周扬看见李肃,表情沉重的说,李肃,是沈露露。

李肃的脑袋轰的一声炸了个雷,这怎样可能。

此时的秋雨湖,围满了围观的学生。人们议论纷纷,李肃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警察把一块白布盖在沈露露身上。

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10点左右,全身被水浸泡太久。需要做进一步技术检验。法医摘下口罩说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李肃拉着周扬说道。

李肃,你冷静点。周扬按着李肃说。

警察和老师很快把学生遣散,李肃和沈露露宿舍的三个女生被警察留了下来。三个女生,李肃都认识,尤其是莫兰,她和沈露露关系特别好。当初和沈露露谈恋爱,李肃可没少让莫兰帮忙。莫兰哭着说,昨晚,露露一直没回来。我们以为她在阅览室温习,谁知道早上。

询问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他看了看莫兰,问,昨晚十点,你们在哪?

10点那会正下晚自习,我和何小云去开水房打开水了。莫兰说道。

是的,我们一块去打开水,然后便回宿舍了。何小云说道。

那,你呢?警察看了看另一个女生问道。

10点的时候,露露不可能被害。李肃忽然说道。

警察1愣,问,为何。

因为,由于,那个时候,我正和她在一起。李肃缓缓地说道。

2、求救短信

李肃回到宿舍时,已中午了。周扬指了指桌子说,我帮你打了饭。快点吃吧。

李肃苦笑了一下说,我哪里有心情吃饭啊!

别难过了,对了沈露露不是闹着和你分手吗?怎样又会自杀啊。周扬问道。

李肃摇摇头说,不知道。周扬,昨天晚上,我和沈露露分手时,我看了表是十点二十啊,但是警察却说她的死亡时间是十点。

这就怪了,你肯定你的时间是准确的。周扬问道。

我的表是随着学校的铃声设定的呀,李肃说道。现在警察怀疑露露是他杀,我的嫌疑最大了。你说,怎么会产生这类事呢?

警察不是还问了莫兰她们吗?周扬问道。

是啊,莫兰和何小云十点的时候去开水房打水了,项英说她和男朋友约会了。李肃说道。

周扬没有说话,陷入了寻思中。李肃和周扬高中是一个学校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周扬的印象中,沈露露是个活泼好动的女孩,性情是很乐观的。谈到自杀,没有任何理由。更何况,她已被学校保送读研究生。如果是他杀,那会是谁呢?警察的验尸死亡时间是晚上10点,可李肃昨天晚上十点二十才和沈露露分手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下午的政治课,李肃一点都没听进去。李肃一直在回想他和沈露露之前的日子,沈露露是他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尽管,沈露露要和自己分手,但李肃还是爱着她的。

下课的时候,李肃的忽然响了,李肃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救救我。发信人竟然是沈露露。

李肃懵了,难道是谁拿着沈露露的和自己开玩笑。李肃想应当把这个情况和警察说一下。在校长办公室外,李肃听见了警察和校长的谈话。

我觉得他的嫌疑最大,技术科已出来结果了,沈露露是他杀。莫兰说沈露露死前要求和他分手。警察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传入李肃的耳朵里。

这不太好吧,万一判断毛病,他怎么在学校呆下去啊,我得对学生负责。校长的话,让李肃感动。

那好吧,我们再等等看吧。

李肃离开了办公楼。李肃的心里忽然很压抑。女朋友被杀害,自己却要承受凶手的嫌疑。想到这里,李肃在操场上疯狂的跑了起来。

淡黄的夕阳,把全部操场镶了道金边,李肃和周扬站在操场上。

李肃,我相信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相信你,一切事情都会有结果的一天。我觉得露露的死,不是那么简单。

谢谢你,周扬,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李肃说道。

周扬笑了笑说,现在我们只能靠自己,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来证明你的清白,并且为露露报仇。

是的,对了,今天我收到一条短信,发信人是沈露露。上面只有三个字,救救我。李肃看着周扬说道。

救救我,这一定是他人拿着露露的发的。甚么意思呢?周扬说道。李肃望着远处,没有说话。他知道,他需要答案。

3、血湖

人生是由很多偶然组成的,有的也许让你幸福非常,有的或许让你痛苦不堪。只是一个偶然,李肃成了杀害女友的嫌疑犯,李肃在周边同学们的眼里看到的全是不信任。大雨终究倾盆而下,雨水劈劈啪啪的打在窗棂上,李肃呆呆的望着窗外。宿舍的前面就是秋雨湖,此时的秋雨湖显得异常阴沉。忽然,李肃发现秋雨湖边有个人影,李肃心一紧,仔细的看了看,在秋雨湖的凉亭边,的确有个人影。李肃拉着周扬急忙往楼下跑去。

你肯定你看清了?周扬问道。

是的,绝对错不了。你想一想露露刚失事,下这么大的雨,有谁会去那呢?李肃边说边下楼。

大雨下的校园异常安静,李肃和周扬一路跑到秋雨湖边,周边空空的,并没有人影。周扬向四周走了走,然后在湖边蹲了下来。

奇怪,我明明看见有个人的。李肃说道。

李肃,你看,这是什么。周扬喊道。

李肃看见周扬手里拿着一根海带类的东西,湿漉漉的。这,是秋雨湖里的植物吧。

周扬摇摇头说,不像。

远处忽然射过来几道光,接着听见有人喊,谁在那啊,

是保卫科的,我们走吧。周扬看着灯光说道。李肃点点头,和周扬站起身来,往宿舍走去。保卫科的人却并没有过来,周扬转过头看了看,手电的光射向的方向是秋雨湖的背面,那里是女生宿舍。

难道真的有人来过。周扬想。大雨很快掩埋了夜幕。

警察再次围住了秋雨湖,此刻的秋雨湖,不但围满了学生,还有媒体。由于,秋雨湖一夜之间,湖水全部变成了红色,赫然是一个血湖。项英的尸体就飘在湖面上。李肃看了看周扬,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对的发问,警察显得很敷衍。校方也没法做出解释,秋雨湖的水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变红。而人们更关心的是项英的死。难道湖水变红,是由于她的死吗?众说1词,舆论百出。

警察整理现场时,李肃拉住了周扬,周扬,警察从项英的兜里拿出的,是露露的。

什么,周扬瞪着李肃问道。

没错,那一定是露露的。那上的挂件是我买的。不会错的。李肃肯定的说道。

周扬1愣,说,向你求救的人是项英。不对呀,不可能的。难道我错了。

学校接连两天出了两条人命,学生们显得有点惶恐不安。看见李肃,莫兰说道,警察又找我问话了。真没想到,项英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昨天项英没回宿舍吗?周扬问道。

露露出了事,大家心情都很沉重。项英下楼打水时,外面开始下雨。起先,我们以为她去找地方避雨了,可后来老长时间也不见她上来。我们便下去找她,结果,哪儿也找不到她。第二天,便传来她被杀的消息。莫兰伤心地说道。

是呀,也不知道谁干的。宿舍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我,我想起来都怕。何小云说道。

警察还在秋雨湖边寻找线索,周扬望着远处的秋雨湖说,项英也死了,难道,我真的想错了。

甚么错了。李肃问道。

周扬看了看他说,一开始,我在想杀害沈露露的凶手的动机。沈露露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再加上学校又保送她读研究生,她是绝对不可能自杀的。你想,如果,沈露露死了,那么对谁最有益?

项英。李肃说道。

对,由于项英是研究生候保人选,如果沈露露出事了,那末无疑保送研究生的机会便留给了项英。可现在项英也死了。周扬望着远处说道。

是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李肃,露露失事的那晚,你和她都说了甚么。周扬问道。

李肃扬了扬头,说,那天,那天露露很怪。我去的时候她已到了。因为之前,露露曾经和我说过分手的事情。那天接到她的短信,我便知道她可能是和我谈分手的事。

那天我到秋雨湖时,露露已经到了。我对她说同意和她分手。然后,她便哭了,声音轻轻的。听得出来,她很伤心。我想走上去安慰安慰她,她却忽然转身走了,走的很快。然后,我看了看表,是十点二十。李肃说道。

她和你说了甚么。周扬问道。

她,李肃顿了顿说,她甚么都没说。

这么说,从头到尾,你没听见她说话。周扬问道。

是的,李肃点点头。

周扬轻轻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周扬忽然觉得,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想的那样简单。

4、阴影

李肃是忽然醒来的。李肃看了看窗外,外面一片黝黑。李肃转头,无意中发现周扬竟然不在床上。李肃看了看表,时间是清晨三点多。这么晚了,周扬去哪了?

宿舍的其他人都睡的很沉,李肃躺在床上,却怎样也睡不着。忽然,门响了。李肃看见周扬走了进来。周扬走的很轻,李肃微微闭眼,看着周扬。周扬轻轻把门关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床铺。忽然,一阵轻微的震动声传进了李肃的耳朵里。周扬一顿,然后拿着走出了宿舍。李肃坐了起来,想了想然后随着走出了宿舍。

在走廊边,李肃听见了周扬的声音。

我已回来了,没事,他睡着了。放心吧。杨清,我托你的事情记住一定要谨慎,千万不要让他人发世界上做的最久且最可靠的朋友就是你自己现啊。

李肃的心凉了一大截,杨清。忽然,李肃明白了一件事情。当时学校进行保送研究生初赛时,沈露露考的是第一名,项英考的是第二名,第三名就是杨清。难道,李肃心里猛的震了一下,周扬刚刚去了哪呢?他让杨清帮他调查甚么事情呢?

周扬打完了,李肃急忙返回宿舍。心里却像有个大鼓一样,在擂个不停。

晨读的时候,李肃去了秋雨湖,深红的湖水像一面红色的幔布铺在湖面上。李肃此刻的心情,已低沉到了极点。他一直都觉得周扬是最相信他的人,可是昨晚周扬的话,让他觉得身边已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秋雨湖湖水变红的消息,在校园里传的沸沸扬扬。有的说是沈露露和项英死的冤枉,也有的说是项英杀害了沈露露,所以遭到了惩罚。为了揭开秋雨湖变红的原因,学校已经采集了秋雨湖湖水的样水送到了省里。

李肃开始冷淡周扬。或许在这样的时刻,李肃对身旁的人都保持着警惕。他不知道,在自己身旁穿来走去的人中,究竟是谁杀害了露露。

周扬回到宿舍时,李肃正站在窗边望着外面,平静的秋雨湖,在夜幕里显得很孤立。就像现在的李肃一样。

李肃,这几天你怎样了。周扬走到他身边问道。

没,没怎样啊。李肃答道。

周扬转过头,看了看李肃说,你知道,秋雨湖的水为何会变红吗?

李肃的心紧了一下,说,他们说是沈露露和项英死的冤枉。

周扬摇摇头说,不是,那只是无聊的人在谣传。你还记得项英出事的那天晚上,你看见的那个人影吗?

人影?

对,那天雨下的很大。等我们赶到时,却并没有发现有人。后来,我在秋雨湖凉亭的旁边捡到一些貌似海带类的东西。当时,我便觉得有些奇怪,秋雨湖是人工湖,怎样可能有那样湿润的植物。结果,第二天,秋雨湖的水一下子变成了红色。我一直在想,人工湖里的水怎样可能一夜之间变红呢?其中一定有缘由。终究让我发现了。

你发现甚么了。李肃紧声问道。

秋雨湖湖水变红的缘由。周扬缓缓地说道。那是由于,有人在秋雨湖里投放了一种叫血藻的海藻。

血藻?

是的,其实,我早就应当想到的。血藻是一种罕见的藻类植物。它在繁殖的进程中会分泌一种红色素,从而把湖水染红。固然,血藻分为好几类,秋雨湖里的血藻是繁殖能力最快的一种。那一晚雨下的很大,所以血藻仅仅用了1晚上的时间便把全部湖水染红了。周扬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究竟谁干的呢?李肃问道。

周扬摇摇头,说,那天晚上,我们听见保卫科的喊声,然后离开秋雨湖的。可是,后来保卫科并没有朝着我们的方向追来。也就是说那天晚上,秋雨湖还有别的人。保卫科发现的那个人一定就是投放血藻的人。

或许,找到那个人,很多事情便会解决。李肃叹口气说道。

周扬拍了拍李肃说,放心吧,事情总会有明了的一天的。

5、爱与恨

我爱你,就像上唇爱下唇

我恨你,就像上排牙仇恨下排牙。

这是项英日记里的一句话。周扬看了看窗外,天已黑了。可能是心里有事,周扬感觉这两天过的特别快。杨清是冒险把日记从项英宿舍偷来的。这个关头,一点小动作,都可能被人误解的。杨清说项英的床上,除这本日记,再也没其他东西。

日记里,项英写的大部分都是她和男朋友林明的爱情,从认识到相恋,写的很认真。看的出来,项英爱的很深。乃至都已决定毕业后随着林明一起回去。

在日记里,周扬看到了项英的真实情感。并且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周扬忽然觉得思路开始清晰起来。也许,事实已不远了。

半夜里,周扬被一阵哭声惊醒了。周扬坐起来,发现哭声居然是从李肃的床位传出来的。李肃的哭声断断续续的,夹杂着一些话语,露露,别,别离开我。

周扬知道李肃对沈露露的爱,耗费了李肃所有的青春。很多次,李肃都和周扬说起他和沈露露的未来。可是,忽然有一天,李肃沉默了。爱情给人的伤无疑是形神俱碎的,周扬不知道沈露露为何要和李肃分手。爱情幻灭的时候,李肃显出了男人的风度。周扬知道,李肃所有的伤都在心里,他的伤都是在暗夜里自己面对的。

下课的时候,学校忽然召集全部师生到秋雨湖。周扬看了看李肃说,不会又失事了吧。

警察和站在学生眼前,校长说,关于秋雨湖湖水变红的缘由,我们已请省里专家研究了,专家说,湖水里面含有一种叫血藻的红色素。所以它跟前面产生的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请大家放心。

人群散场的时候,周扬拉住了化学系的关浩问,这类血藻怎么会在这里啊。关浩笑笑说,血藻一般都是在深海底层的,秋雨湖的血藻肯定是人为投放的。

会不会是你们化学系的人做的啊。周扬问道。

关浩瞪了他一眼说,不知道。

我想看看关于血藻的资料,你那有吗?周扬问道。

算你问对了,这几天宿舍人都在研究湖水变红的事情,我们早猜出是血藻了。一会你到我宿舍拿吧。你呀,甚么都想知道。关浩笑着说。

关浩的宿舍在三楼,周扬去的时候,关浩和宿舍的人正在打牌。看见周扬,关浩指着桌子上1本书说,那,在那呢。

周扬走了过去。周扬走的时候恰巧碰见宿舍老师查房,宿舍老师看了看说,8个人,人齐了吧。

关浩一听说,不是,我们宿舍7个人,林明转到法律系了。

哦,对,走了一个。宿舍老师在本子上记了记然后走了。

周扬的心一愣,他顿了顿说,关浩,你们宿舍走的那个林明是哪一个啊?

他,你不知道啊,项英的男朋友,头几天被人丢在秋雨湖的那个。旁边一个人说道。

周扬1震,猛的,他想起了甚么,然后走了出去。

6、谁是凶手

此刻的林明显得格外紧张,虽然只是协助调查,又是在校长办公室。坐在眼前的警察他认识,是项英班里杨清的哥哥杨风,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杨风抬头看着他说,项英失事的那天,你在哪?

我,我没在学校。林明说道。

那,你去了哪?警察紧声问道。

林明顿了顿说,我真的没。

林明,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那天有人看见你去了秋雨湖。杨风厉声说道。

我,我,林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不如让我来替你说,坐在一旁的周扬忽然说道。你和项英谈恋爱三年,项英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你。甚至都打算毕业和你一起回去。可你却畏缩了。由于,你觉得项英的家庭条件太差,你更畏惧的是你的父母会责怪你,所以想在毕业以前甩掉项英。

你,胡说。林明说道。

周扬笑了笑说,林明,我在项英的日记里看到了一切。虽然你对她那样无情,可她却对你依然痴情不悔。为了能和你在一起,她编了一个谎话,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你知道后,非常害怕,你劝她把孩子打掉,她不同意。

因而那天晚上,你把项英从开水房骗到秋雨湖,然后把她推动了秋雨湖。最后,你把随身携带的血藻投放进了秋雨湖中。那天雨下得很大,李肃恰巧在窗前看见了你,他喊上了我。可是,我们到秋雨湖时,并没有发现你。我只在凉亭边发现了一根剩余的血藻。想来是你忙乱不及丢下的。后来保卫科的人发现秋雨湖有人。我和李肃急忙离开。但保卫科的人并没有追过来,而是向女生宿舍楼方向追去。李肃和保卫科发现的人,是你,对吗?

她骗了我?!不错,血藻是我放的,项英是我害死的。一切是我做的那又怎样?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林明说道。项英她太执著了,她把爱情看的比甚么都重要!当我看到她掉到秋雨湖时,我呆住了,我看着她在我眼前呼喊,求救,最后沉进湖里。大雨洗刷着我的灵魂,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林明痛苦的捂住脸说道。

周扬没有说话,把项英的日记放到了桌子上。他忽然想到了李肃,一样都是爱情,为何有的宁可毁了不要,而有的为何痴心不已。

杨风拍了拍周扬说,谢谢你的帮忙,你比我们调查要顺利很多。

杨清嘴一嘟说,哥,要不是我想方设法把项英的日记偷出来,他怎样能知道那么多。

是啊,杨清是最大的元勋,看了项英的日记,我就怀疑是林明,可是,没有证据。1直到明白血藻的事情,我才恍然大悟。周扬说道。

为何啊,杨清问道。

因为,我从关浩那里知道林明之前是化学系的。并且他的父母都是在省里研究院工作。所以我推断血藻是林明投放的。他的目的是为了遮掩,没想到却是欲盖弥彰。周扬说道。

只惋惜,杀害沈露露的凶手还没抓到。杨风叹口气说道。

是啊,沈露露的事情让李肃很难过。我真希望能快点捉住凶手。可是,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警察验尸的死亡时间是十点,可李肃却说那天沈露露离开他的时间是晚上十点二十。周扬说道。

警察带走了林明,周扬望着林明远去的背影,心里有点怅然,项英的死,林明最后一刻的悔悟,李肃在暗夜里的痛哭,所有的一切,让周扬看到了人性的脆弱和悲痛。而沈露露呢?想到这里,周扬摇了摇头,往前走去。

8、答案

门关上了,门牌上写着五个字,心理咨询室。

黑暗的世界里,他看不清任何东西。他感觉有些东西像水一样浮过身边。忽然,他觉得呼吸困难,他想要捉住甚么,用尽全力却是徒劳。他想,他就要被淹没了。

秋雨湖恢复了昔日的安宁。晨读的同学三三两两的散布在各个角落。

周扬和李肃站在湖边。周扬看着湖面说,李肃,我有些东西还是不明白。

李肃没有说话。

也许,你知道。周扬转过头说道。

甚么,李肃问道。

周扬顿了顿说,答案。

李肃沉默了,周围忽然一下子很安静。

是的,我爱沈露露。她是我所有的爱,你知道的,我有多么爱她。可是,她要离开我。她说她要和我分手。为何,我那末投入的爱她,她却要和我分手。我不能让她离开我,不能。李肃悲伤的说道。

因而,你便约她到秋雨湖,把她推到湖里。周扬说道。

她那末绝情,我不明白。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居然一点都不留恋。我一直都知道是谁害了她,可我不相信。我努力的找凶手,其实,凶手就是我。哈哈,是我。我亲手把她推到了湖里。李肃颤抖地说。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自己的想象,对吗?毛病的死亡时间,沈露露发的短信,都是你不相信自己杀了沈露露的想象,对吗?周扬说道。

是的,一切都是假的。李肃平静的说。

周扬没有再说话。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周扬却很难过。一些东西开始了,一些东西却要结束了。

走出警察局时,周扬问莫兰,你那天去秋雨湖到底做甚么呀!

莫兰笑笑说,我接到沈露露的短信。她说杀害她的凶手会在那里出现。

没想到自己成了凶手。周扬接口说道。

那,你怎样想到是李肃呢?莫兰问道。

周扬停下脚步说,答案。

答案?

对,整个事情看似合理,其实,缺少一种答案。比如,杀害沈露露的动机,毛病的死亡时间。再比如,沈露露发的短信。于是,我便做了个大胆的假定。周扬说道。

李肃已被警方拘留。鉴于心理上的问题,审问暂时停缓。所有的一切都明朗了,周扬却并不开心。傍晚下的秋雨湖显得格外温暖。湖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澈。站在那里,周扬忽然就想爱情到底是什么呢,也许就像项英日记里的那一段话一样吧。

我爱你,就像上唇爱下唇

我恨你,就像上排牙痛恨下排牙。

7、另一种可能

李肃决定去中国移动跑一趟,由于他又收到了沈露露发来的短信。他清楚的记得项英死的时候,警察已经把收走了。但现在,他上清楚的传来一条短信,救救我。和上次一样,发信人是沈露露。

让李肃意外的是沈露露的卡居然没上号。李肃有点愁闷的走出移动大厅,转角的时候,李肃听见有人喊他。他转头一看,原来是莫兰。

莫兰走过来讲,你来交费啊。

李肃笑笑,点点头。李肃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上次收到沈露露那条救救我的短信,第二天项阳光下奔跑的雪英就失事了。虽然警察已抓住了杀害项英的凶手,可李肃总觉得不会那末巧。这次呢?李肃不由有点担心的看着莫兰。

傻了你,莫兰推了他一下说。我先进去了。说完,莫兰转身走了。

李肃越想越不对,他想或许应当和周扬说说。

听完李肃的话,周扬寻思了半天。然后说,或许这是一种暗示,如果是有人故意捣乱故事亭鬼故事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你的外套还没来得及脱,你便钻进了被窝。对吧。周扬说道。

她一直都在宿舍啊,何小云说道。

莫兰的床铺在门边,如果关上门的话,根本看不出床铺上有没有人。所以你一直以为她在床上。周扬说道。

我没有杀害露露,我没有,莫兰的声音带着哭腔。

杨风走到她跟前说,请你跟我回去协助调查。周扬转过了身,背后传来了莫兰的哭声。

真没想到,李肃说道,居然是莫兰。

周扬望着远处,心里忽然有种莫明的哀伤。莫兰为何要杀害沈露露呢,或许只有等杨风审判后才会知道吧。

起风了,这个夏天马上就要过去了。上楼时,响了。周扬拿出看了看,不由愣住了。李肃看了看他问,怎样了。

没,没什么。周扬笑了笑。

秋季来了,是的秋天来了。

宝宝过敏性咳嗽怎么办
鼻炎咽喉疼痛怎么办
连花清瘟颗粒的效果怎么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