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二狗子

2019-05-18 11:46:5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他在家中是老二,属狗,所以人称“二狗子”。他的哥哥大虎先天性癫痫病,犯病的时候很吓人,口吐白沫,全身抽搐,都快四十岁的人了,生活有时候还不能治理。大虎的命运很不走字。

二狗子长得人高马大的,初中没毕业,在家务农。不喜欢走东家串西家。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冬闲的时候,偶尔还会打打牌,热炕头上喝点儿小酒,优哉游哉。

别看二狗子书没念多少,但脑瓜也算是很聪明,喜欢根雕艺术,家里摆的满是他雕刻的艺术品,什么猪啊,鸡啊,兔啊,狗啊……反正他想雕的玩意没有他刻不出来的。可二狗子这根雕手艺和谁学的,连他父母都不知道,反正玩得很溜。或许是天赋吧!谁去他家看到他的艺术品,不免会夸上几句。二狗也不吝啬,谁喜欢他的作品,他就送给谁。他想,人家喜欢,我就高兴。二狗子也曾想让这根雕艺术品能产生效益,但始终没有找到出路。最近二狗子又喜欢雕刻女孩子用的发夹。小小的发夹,小巧玲珑,晶莹剔透。他的创意和想象力就像那雨后搬的春笋节节拔高。

母亲在院子唠叨。

“我说二狗子,没事儿别一天总抠那玩意儿,能不能想点儿正事儿。”

“什么是正事?给您找儿媳吗?”

“知道还问。”母亲边埋怨边在扫院子。

眼看二狗子都快30好几了,还没娶上媳妇,母亲急的火上房。做梦都想抱大孙子。母亲想,大虎也就那样了,这二狗健康活泼,怎么就娶不上老婆呢。母亲也委托村里的媒人给二狗子介绍对象,可二狗子就是相不中。不是说姑娘眼睛小,就是嫌人家个子不够高。其实二狗子心里早就有人了。就是他家隔壁的寡妇小玉。

小玉人长得还算漂亮,身边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东东。东东的爸爸前年因在外地打工,遭遇车祸,当即身亡。这样的打击对小玉来讲太沉重了。丈夫的突然离去,让小玉感觉天塌地陷,没了主心骨,儿子还小,生活中也很艰难。和小玉一块儿长大的二狗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当初要不是母亲阻拦,小玉早就是二狗子的媳妇了。

“妈,我想和小玉好。”

“小玉有什么好,一脸克夫相。”

“什么叫克夫相,你就是老迷信,老传统。”

“小玉心地善良,长得也好看。”

“好看能当日子过吗?妈是过来人,听妈话,不要和小玉来往了。”

二狗子因为拧不过母亲,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做了人家的新娘。

小玉成亲那天,全村总动员,敲锣打鼓,吹起喇叭,扭起秧歌,踩起高脚,挂起红灯,整个村的男女老少前来贺喜的络绎不绝。二狗子也来了,但他没露面,站在离小玉新家墙根底下默默地向里观望

“二狗子,在这看啥呢?进院啊。”胖婶嚷着。

“胖婶,求你一件事呗。”

“说吧,什么事儿?”

“你看咱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和小玉从小就好,就是我那死倔的妈不同意,说三道四,弄得我也没了个主意。”

“我知道,你啥事儿,快说,我还忙着呢。”

“胖婶,小玉结婚,怎么我得表示一下吧!”

“是啊!二狗你准备什么礼物了!”二狗子有点儿不好意思。“也没准备啥礼物。”

“没准备礼物,在这瞎扯啥。”二狗子这时从兜里掏出一个自己雕刻的紫色蝴蝶发卡。

“胖婶,这是我给小玉的礼物,”

“胖婶接过礼物,在手里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够。咋这么好看呢?”

“二狗子,你刻的。”“嗯”胖婶看着二狗子憨厚老实的样子,就想笑。

“胖婶,你笑的是哈?”

“你说当初你和小玉多好的一对啊!你那个妈就是不同意。”

“你挑水来,我浇园。”胖婶哼着“天仙配”的调子进院了。走到如花似玉的新娘面前,贴着小玉耳朵说“你的老情人给你送礼物了,收着。”说时迟那时快,胖婶把蝴蝶发卡放在小玉的兜里。

小玉,没有推脱,脸上的红晕比那穿的红衣还要红。

二狗子知道,小玉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时常来帮助小玉干活。地里的活,家里的活,二狗子全包了!有时候二狗子也试探着小玉的打算。

“小玉,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

“打算什么,不想打算。”

“总不能一个人过吧!”

“怎么是一个人呢,我还有儿子呢?”

“你不想给儿子找个爸吗?”

“在哪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小玉没有吱声。但他知道二狗子的心思。她想,当初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二狗子母亲死活都不同意,现在成了寡妇还带着一个孩子。他母亲更不同意了。“寡妇门前是非多。”谁不知道这个理。

“二狗子,我知道你想的啥,但我们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

“你妈不喜欢我。”

“我妈不喜欢你没用。我喜欢你就行呗。这回我自己做主,不听我妈的。”二狗子说着说着就要抱着小玉。小玉下意识推开二狗子。

“小玉,我都等你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那么冷酷无情吗?”小玉心想,不是我冷酷无情,是这世道让人无法有情。

二狗子知道小玉在犹豫,他要给小玉时间考虑。

那天,二狗子又来小玉家说提亲的事儿。小玉今天还特意修饰一下,上身穿的白底碎花的上衣,下身穿的天蓝色裤子,头上戴着“紫色小发卡。”二狗子第一眼就看到了送给她的结婚礼物。

“戴上了!挺好看的。”小玉也觉得有些难为情。

“二狗子,如果你真想娶我,我想让你的手艺活传给咱村的老少爷们。你看我们村虽然风景很美,但还是有些不富裕。都什么年代了,咱农村也要走向城市化,趁着我们都很年轻。”

二狗子心想:小玉的想法怎么和自己想法如出一辙啊!

“小玉,不瞒你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真是心有灵犀。”

“那你说,等我把这个根雕班办起来,你就嫁给我吗?”小玉想了想说—

“你的根雕班开班之时,就是我小玉嫁给你之日。”二狗子一听,简直是乐得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抱起小玉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小玉开心地笑个不停。

“快把我放下来,让人家看见多不好。”小玉的儿子东东过来看见俩人在嘻戏。

“妈妈你和叔叔玩啥呢?

“儿子,没玩啥。妈和你说,如果要有人给你当爸爸,你同意吗?”

“妈妈你说是二狗叔吗?”这时二狗子也凑过来讨好。

“东东,二狗叔还有礼物没给你呢?”

“什么礼物啊?”二狗这时从兜里掏出一个雕刻的小手枪,拿在手里比划着“啪,啪。”

“叔叔给我,给我。”

“那叔叔以后做你爸爸可以吗?”东东看着妈妈又看着二狗。摸摸自己的头笑着拿着枪玩去了!

“看见没,儿子都默许了!还犹豫什么?

小玉想,儿子这边是小事,他妈那边不同意是大事。左右邻舍怎么看待二狗子。一个大小伙非要找一个小寡妇。这不是让人家“折寿”吗?还没咋样,进门就给人家当爹了。小玉不敢想下去,得不到二狗子家人的祝福,总是不完美。

二狗子回到家把自己的想法和母亲说。还没得二狗子说完,就听二狗子母亲破口大骂。

“你这小兔子羔子,非要把你老妈气死啊。黄花大姑娘有的是。怎么就非得找那个小“妖精”。

“妈,看你说的,什么小‘妖精’,叫小玉。”

“不管是小玉还是大玉。老娘就是不同意。也不许领她进家门。”二狗子看见母亲真是一根筋,认死理。没办法搬来许多援兵,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说情。可来一个都被撞到南墙上不敢再冒犯。二狗子思前想后,觉得还得让村委会妇女主任出面来调节或许有转机。

二狗子这边忙着办根雕班的事儿,那边还要找村妇女主任去给老妈说情。忙的不亦乐乎。这天二狗子来到村委会。

二狗子把自己办根雕培训的想法和小玉结婚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和妇女主任说了。妇女主任听后心里很高兴。答应去他家做母亲的工作,还表扬二狗子有思想,有头脑,是当今新型农村青年应具备的爱心和宽宏。

“我说老姐姐,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是旧脑筋啊,人家还有带着孩子的父亲找妙龄少女啊。不是一样吗?你说小玉有什么不好,当初就是你杈一扛,不然你说这孙子不就是你的吗?二狗子有手艺,小玉又知书达理,多好的一对。这是缘分啊,你就答应儿子的心愿吧。如果弄的两败俱伤,你说有意思吗?”二狗子母亲听妇女主任这么一说,心里似乎明白了许多。

合肥白癜风医院那家好?早期的白癜风有那些具体症状表现呢玉溪最良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