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小勺子的心事

2019-06-11 19:46:4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路得明订婚的对象小井长着一口黄灿灿的大板牙,不说话时也“金玉其外”,令他感到非常沮丧。母亲偷偷训他:“别挑三拣四了。瞧你人五人六的,也不瞧瞧你爹病得七死八活,你好歹将就吧。老话说,只要贤德,不要颜色。何况小井四六人(方言,意即中人之姿),最主要的是人家不嫌弃咱家穷。以前人家给你介绍的几个对象倒不错,可哪个不是嫌咱家穷才跟你吹的?”

母亲说的是实情,路得明也只得不断努力说服自己认了算了。然而,因为有心障,平日里约会,尽管他对小井很好,却从来没有主动和她接过吻。今天约会,他决定主动一回。“主动”之后,他要和她商量结婚的事。父亲的病眼看不行了,老人家临走之前希望看到他成家。

来到西小桥,柳荫深处,远远看见小井正向他招手。相处了半年,彼此已不陌生,见了面,小井问:“咱爸咋样?”他哭丧着脸说:“不好。”小井依偎上来:“你是主事的人,要挺住。”路得明心里一热,就势垂下头去。“主动”在慌乱之中潦草地完成。

婚后不久,父亲撒手西去。为了还债,小两口一起外出打工。他俩在一所大学外面经营小吃部,小小的门面,主营早餐,卖烧饼、油条、糊辣汤、豆腐脑。这种营生琐碎繁杂,俩人忙不过来,一合计就把小井的妹妹小勺子召来帮忙。小勺子长相酷似她姐姐,人却活泼泼辣,来了之后,和男学生娃子说三道四甚至打情骂俏,招徕了不少生意。日子久了,她和一批固定的食客混熟了,开起玩笑来就有点不着边际。食客里有两个商学院的小伙子总是结伴而来,边吃边和他们拉话,有时就把教授教的东西用于实践了。

“小勺子,你长得挺好看,就是大板牙有点破相。”

“看你咋说话哩,忘了课堂上王老师怎么教你的。你应该说:‘小勺子,虽然你的大板牙长得有点破相,不过,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两人一仰一和说相声一般调侃几乎和他们同龄的小勺子。开始,小勺子脸上还有笑模样,后来,勺子一撂,捧起脸向隅而泣。路得明两口子不愿得罪主顾,相视无言。俩小伙子见惹了祸,匆忙吸溜了两口饭溜了。

俩小伙子好长时间没有光顾他们的小吃摊,小勺子低头做活,变得沉默寡言。过了些日子,俩小伙子趁着不是吃饭时来找小勺子,他们说,这么长时间没吃他们的糊辣汤豆腐脑,瘾死了,又说请小勺子看电影,为先前的鲁莽赔罪。人家这么真诚,小勺子欣然和他们一块去了。看电影回来,小勺子面若桃花,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两口子纳闷:俩小子给她灌啥迷魂汤了?想问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一忙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上了。隔了俩月,小勺子让他们给结算工钱。小井把妹妹拉一边问话:“咋,不想跟着姐姐干了?”小勺子忸怩道:“你想哪去了,我想回老家歇歇。”

小勺子走后,小井忙不过来总是嘀咕:“好好的,回家做啥哩?”路得明被他唠叨得不耐烦,很老成地说:女生外向。姑娘大了,有心思了,说不定回家相亲了。”

一个月后,小勺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又回来帮工,两口子看着她总觉得不对劲儿,怎么不对劲儿说不上来,三天后,两口子恍然大悟,妹妹现在不说话时不再金玉其外了。

学校方面通知缴场地费,路得明向内当家的伸手要钱。小井说:“手头现在没钱,你去伙食管理科说一下,咱缓缴两天。”路得明纳闷:“钱呢?”小井很干脆:“瞧你那眼吧,我整牙了,你看不出来。”路得明手挠后脑勺笑了:“我说呢,这几天咋觉得不对劲儿呢,”说着,他伸手板过老婆的脸死劲端详,“嗨,老夫老妻了,整啥的整?净糟蹋钱。”小井白了他一眼:“去你的,结婚这么长时间,你亲过我吗?”

白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济宁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铜陵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