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们结婚吧

2017-12-04 14:24:5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星力游戏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们结婚吧

虽然李颐说让汀兰安排三人吃饭,但是她从电视台离开以后,没有回宾馆,而是直接去了严聪聪所在的区分局。

已经很久没有见儿子了,她是很想他的。

严聪聪被叫到外面,见到等在门口的亲妈时,很是惊讶,他快步上前道:“你什么时候来上海的?”

看见儿子,李颐满脸的笑容,伸手想摸摸严聪聪的脸庞时,被他侧身避开了。

“妈妈好久没见到你,让我碰一下也不行啊?”李颐笑着嗔道。

“你这次来上海什么事?我今天要加班,过两天你还没回去的话,再一起吃饭吧!”严聪聪双手插裤子口袋里,淡淡道。

“我这次到上海出差。你现在工作很忙吗?”李颐关心地问道。

“还行!”严聪聪不欲多说。

“现在交了女朋友,和妈妈说两句话都不耐烦了?”

“你怎么知道的?”严聪聪皱了皱眉头道。

“如果不是我打听到的,还不知道呢。你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吗?”

“我们结婚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严聪聪不以为然道。

“……你没打算提前介绍女朋友给我认识?我的意见一点也不重要,是吗?”李颐被儿子的话伤到了。

“她是和我一起生活,又不是和你过日子,我自己喜欢就行。”

“你奶奶什么意见?”

“只要我喜欢,奶奶就会喜欢。”严聪聪肯定道。

李颐对着儿子,微有些无力,她看了一眼严聪聪道:“我今天见过你女朋友了。”

严聪聪目光锐利的朝他妈望去。

“我去电视台办点事,正好碰到她了。”李颐解释道。

“你没对她说什么吧?”严聪聪盯着他妈妈,不放心道。

“我能对她说什么!”李颐薄怒道,“我儿子都不把我当回事了,我有什么资格摆未来婆婆的谱。”

“我先进去了,队里还忙着呢,我过两天再去找你吧。”严聪聪说完转身就要走。

李颐伸手把他拉住,“才说几句话,你这点时间也没有吗?妈妈都没有好好看看你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们结婚吧

,你是不是瘦了一些?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知道啦。”严聪聪拽了拽被他妈拉住的手臂,不耐烦道。

“我在上海只能呆两天,后天就要回去了,我现在住在XX宾馆,你晚上下班就到我那里吧,妈妈再给你开个房间,我们好好聊聊。”

“再说吧,我晚上不知道要到几点钟。”严聪聪说完就走了。

李颐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涩。聪聪五岁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后来虽然每年会回来见一两次,但是相处的时间太短,聪聪对她一直不亲近。

在他十二岁的时候,自己极力要求,聪聪的奶奶同意暑假的时候让他去北京陪自己呆两个月,那时候她已经成立了新家庭,女儿刚满两岁,聪聪对妹妹并不和善,还和对女儿宠的紧的丈夫发生了一点误会,聪聪跑了出去,她那时候差点急疯,发动北京的家人朋友,甚至惊动了派出所,找了好几天,后来接到上海的,说是聪聪偷偷坐火车,跑回家了。

自那以后,严聪聪的奶奶再也不肯让他去北京了。

她虽然有了新家庭,丈夫对她很好,女儿也贴心,但是随着年纪增长,她反而越来越放不下儿子。但是每次见面,她的心都会被儿子冷淡的态度伤一回。

她是真心希望聪聪女朋友能劝他到北京,让他们母子的感情有修复的机会。

————

李颐走之前,严聪聪都没有抽出时间去见她,不过他确实是忙,倒不是故意不见。当然汀兰也没有机会按未来婆婆说的安排三人吃饭。

倒是严聪聪忙过那几天以后,回家翻箱倒柜把他四处乱放的零花钱集中一起,直接带着去找汀兰了。

两个人坐在寒冬公园的长椅着,吹着冷风,哆嗦的整理的钱钞,汀兰数了一下,一共两千五百元。幸好身边坐着的是一个能打的公安,不然汀兰还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露财。

“估计不够付房款。”汀兰看了一眼严聪聪道。

严聪聪皱了皱眉,“要不把我H城的房子卖了?”

“败家仔!那可是你奶奶的祖屋!”汀兰白了他一眼道。北山路的小别墅,以后是有价无市,现在出手才真是要悔掉肠子。

“那就不卖。”严聪聪尴尬的笑了一下。

“房子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住,我现在有钱,另一半房款我来付。”汀兰借机道。如果不是怕伤严聪聪的自尊心,也不用这么麻烦。

“我再想想办法。”严聪聪梗着不松口。

“你现在工资也不高。如果你是去向家里长辈伸手拿钱,那不是更不好。还没结婚就让你拿钱买房,你家人会怎么看我。”汀兰耐心分析道,早知道她刚来上海就把房子买了,省得现在这么麻烦。

最开始只是想买个房,她能搬出宿舍,两个人也有个见面和独处的地方,不用天天压马路,吹冷风。现在这走向,变成购置婚房的感觉,男方一定要自己出钱置办。

“我们先买间小的吧,我也找队里人打听打听有没有便宜的房子。我会想办法凑到钱,不会和家里人伸手的。”

听了这番话,汀兰表示惊叹,严聪聪也会说这么接地气的话,看来这个新工作对他的改造不小,她只能点头,不好再有异议了。

“我妈妈是不是见过你了?和你说了什么?”

“也没有说什么,她挺关心你的,……也想有机会能和你一起生活。”汀兰想了想,还是照实说道。

严聪聪嗤声道:“她都有自己家庭了,有丈夫有女儿的,还想拉上我一起,不是自找不痛快嘛!”东莞工业废品回收

严聪聪提到他妈妈的时候一直有种郁气,汀兰不知道怎么开解,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说话。知道严聪聪父母离异,由奶奶带大时,她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虽然她是成人以后,父母才离婚的。但是他们各自成立家庭,也是抛下她孤独一个人。

其实李颐想让严聪聪去北京,说以后帮他们带孩子的话,她听了还是有触动的,至少严聪聪的妈妈是想要让儿子到自己身边,但是她的父母,却从来没有想过让她去到他们的新家庭,他们会催婚、会关心她的工作,但是不会让她接触他们的新家庭,可能也是害怕破坏他们目前平静的生活吧。

不过比起严聪聪,她还是幸运的,因为她又有了一个温暖的新家,有岳爸和李爱华,有景明和春和,还有两个不满一岁的可爱小外甥和小侄女。

想到那两个宝贝,她突然开口道:“严聪聪,我们明年五月结婚吧!”

严聪聪惊喜的扶过汀兰的肩膀大声道:“你说的!我们五月结婚!”之前谈到结婚问题,汀兰一直推说工作稳定以后再说,他总有一种不踏实感,现在听到汀兰主动提及结婚日期,他喜出望外,恨不得马上把这事确实下来。

“现在已经一月份了,马上要过年,你爸妈年后有时间吗?能不能让他们来上海一趟,因为我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方便去良州见他们。”

“我想应该没问题。”汀兰踌躇道。刚才冲动之下提了婚期,这是自己主动和严聪聪求婚了吗?汀兰不禁有些后悔起来。她只是忽然之间很想要有个宝宝,有自己的家庭。

“我先回家和爷爷奶奶说这件事,他们肯定高兴坏了。”严聪聪喜滋滋道。

“如果你奶奶他们反对……”汀兰这时又有些担心起来,她当时的直觉,严奶奶并不一定喜欢自己,而且后来也没有安排自己去见严聪聪的爷爷。

“不可能!”严聪聪大声道,“你爸妈那边怎么样?对我有没有什么意见?”

汀兰笑着摇摇头。

“你没有说和我说过你爸爸那边的事,他后来结婚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汀兰想先弄清楚严家复杂的关系。

“她反正也不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你就不用管了。”严聪聪不大想谈及他的后妈,内心里他觉得自己家父母这么复杂的关系,让他有汀兰面前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如果我们结婚,她还是我名义上的婆婆吧,提前知道有个心理准备。”

“她人还行,至少装着还行。以前折腾着想生孩子,现在年纪大了估计也没希望,我想她也不会为难你,她还要在我奶奶和我爸面前做好人呢。”

汀兰也没再多问了,如果没有意外,不久以后就会见面,那时也就知道了。

————

严聪聪兴奋的回家,打算和爷爷奶奶提起婚事的时候,发现家里来了一个客人。

严奶奶正笑眯眯的抓着她的手嘘寒问暖,直到严聪聪推门进入。

原来是刘月华,严聪聪笑着朝她点点头,两个在H城时见过多次,北山路的房子还是托她找人修整的,见到她来上海,严聪聪也是挺高兴的。

“聪聪,快过来,月华表姐来了。”严奶奶朝严聪聪招招手道。

“这次到上海是出差吗?”严聪聪过来坐到沙发上,拿起一个桔子剥了起来,看着刘月华道。

“这次是来培训的,要呆一个月。”刘月华淡淡地笑道。

“我让你月华表姐住家里,她不肯,我呆会就让小王把她行李带过来。”严奶奶道,小王是严爷爷的司机,刘月华是先到培训单位报到,放下行李后才来严家拜访的。

“姨奶奶,真的不要了,我们那里提供住宿,还挺方便的。”刘月华为难道。

“不行!外面哪有家里舒服,而且家里房间也多,难道你是嫌我这个老太婆罗嗦,不想留下来吗?”严奶奶故意道。

“不是的,那好吧,我在这里住几天陪陪您。”刘月华笑着无奈道。

“好,好。”严奶奶高兴道,她看着刘月华白静清秀的脸庞,隐隐有些念头冒出来。

“月华,真是越大越漂亮了,聪聪,你说是不是?”严奶有突然转头问严聪聪道。

严聪聪愣了一下,随即客气的点了点头。

“有谈对象了吗?”严奶奶继续问道。

刘月华尴尬的笑了笑道:“还没有。”

严奶奶满意的点头道:“聪聪小时候我带他回H城,那时候你们都还只有七八岁,聪聪和别的小姑娘都玩不到一块,但是和你在一起,就没有吵过架闹过别扭。”

严聪聪在一旁暗自撇嘴,那时候到H城陌生地方,刘月华和自己池水不犯河水,不在一处玩,自然相安无事不会吵闹。

“这次你来上海,让聪聪带你出去多走走,你们年青人能谈得来话,知道哪里有好玩的。”严奶奶提议道。

严聪聪抢先道:“奶奶,我可没时间,现在我队里忙着呢。我今天赶回来,是有事和你说的。”

刘月华也马上道:“姨奶奶,我要上课也没有时间出去走动,就不麻烦聪聪了。今天也有点晚了,我先回培训单位了,明天我带换洗衣服过来陪您住几天。”

“怎么这么急?等小王回来开车送你回去,今晚你就住过来。”严奶奶着急的拉着起身的刘月华道。

刘月华笑着道:“我在上海要呆一个月呢,也不急在这一个晚上了。”

见刘月华态度坚持,严奶奶也没有办法,和严聪聪两个人把她送到门口。

见刘月华下楼梯走远。严奶奶轻轻的拍了一下严聪聪手臂道:“你啊,月华让你说的都不好意思留下来了。”

“这关我什么事?”严聪聪不服气道。

“你在那个警局,做的事真的不危险?不用拿着枪出去吧?”严奶奶不放心的问起了严聪聪的工作。

“奶奶,我倒是想拿枪呢,路上也没有敌人让我射击啊。你放心吧,一点也不危险,抓个毛头小贼都是一堆人出去,根本轮不上我上前。”严聪聪宽慰他奶奶道。

“那你怎么三天两头才回趟家?这么忙,就算不危险,身体也要累坏的。”严奶奶对孙子早出晚归,天天加班早就不满了。

“放心吧,我在单位里都有休息的,就是来回不方便,所以直接睡在单位,我同事几个也是。”几次未归都是出外勤了,但是严聪聪并不打算告诉严奶奶。

“你说有什么事要和我说?”严奶奶想起来问道。

严聪聪咧着笑容,灿烂道:“奶奶,我要结婚了!”

香港银行流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