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第二百三十四章 猛烈的危机

2018-09-14 16:15:00| 来源:| 编辑:| 点击:3次

第二百三十四章 猛烈的危机

?ì?????顿时间,现场陷入了极致的混乱。

我猛地用力甩了甩头,大脑才算是恢复了一丝清明,虽然还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但。我的视听是正常了。

我的入眼处,我们这一方阵营的人,与对方阵营中的人,彻底的厮杀在了一起,而且,两方人都十分的愤怒,下手很重,恨不得一口气将对方给干掉。

一时间,呐喊声,惨叫声,汇集成了一片,现场的鲜血,随处可见。

不过,奇怪的是,却没有人朝我奋杀而来。但很快,我便注意到,边上有一人,正冷冷的盯着我,而这个人,正是方才在我赢了孙无忌之时偷袭我的陈远东。

提出单挑的是他,破坏约定的也是他。这个人,实在是十恶不赦,我的体内,瞬间就涌现出一股无比狂躁的愤怒。

看到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诮之意,我忍不住就谩骂了句:“卑鄙!”

陈远东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听到我这话,他反而无比畅快的笑了笑,继而道:“葛天,我承认你很强,强的已经超出了我的意料。不过,在真正的实力面前火影之超级忍村。所谓的规矩,就是被用来打破的。我的目的很简单,今天,你必须要死。”

听到这话,我的愤怒越盛,刚才,我还想着会有一丝希望,希望能不连累我的兄弟们,但,原来这些伪君子真如风爷他们预料的那样,最终无论单挑是输是赢,这一场群战都无可避免,他们也根本没有打算给我任何活命的机会。

想到这,我已经顾不得任何了,直接就朝陈远东愤怒的冲了过去。

其实。刚才与孙无忌一战,我已经耗费了许多的体力,而且,我也受了轻微的伤,后来,被陈远东给踹了一脚,我更加的疼痛难耐,几欲丢失了战斗力。

但,愤怒使我忘却了疼痛,使我恢复了力气,眼下的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陈远东。

然而,即便我这一冲击来势凶猛,陈远东依旧站在原地,跟没事人一样,眼看着我就要袭到他,他的身形忽然一晃,闪避开了我冲刺而去的拳头,不过,我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一招,几乎在同一瞬间,我立马使出了步法,趁机再度袭击。

而,令我诧异的是,陈远东迅速归位,速度居然比我还快了一分,在我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一拳头迅速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上,我的身形立马向着后面仰去。

我心里一突,觉得这陈远东的实力,绝对比我要厉害的多了,他跟孙无忌,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但,无论形势怎么样,我也不会白白的让他袭击,当即,我抬起一脚,用力的朝他踹去,这一踹,我成功了,踹在了陈远东的腹部,他的身形向着后面倒退了一步,而我,也因为反射力的作用,不断的向后倒去。

这一招看起来,我并没有怎么落入下风,但是,让我心一慌的是,我向后退的身形都还没有调整好,陈远东已经冲刺了过来,忽然间,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

好快系统之武术巨星!

我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叹,一种不好的感觉立即充斥我的心间,此时的我,想要抵抗都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臂已经牢牢的落入了陈远东的手中,而他的脸上,又再次对我露出了一丝讥诮之意,道:“刚才你如果选择单挑的对象是我,那么,你早就躺下了。不过,我不会立即弄死你,因为,我要玩死你,我要你看着你的手下大规模的伤亡。”

陈远东,真的好强好强,而且,他的心思,实在是太诡诈。

我心里有恨,奋力的想要把手臂挣脱出来,但,陈远东却是莞尔一笑,他的手,突然一用力,居然愣生生的将我的手臂给扭了过去,咔擦一声,我听到了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这种感觉,简直就是钻心的疼。

陈远东的动作远不止于此,他狞笑着对我道了句,“葛天,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其实,今天,不过是好戏的开始!”

话音一落,他抬起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胸口上,我的身形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才稳住。

到了京城之后,我受过不少次的伤,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么凄惨,居然连我的臂膀都断了,我既感觉到无比的疼痛,又无比的紧张,难道,今天我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我的心里,浮现出了一丝绝望的念头,但,听着周围厮杀的声音,看着我的兄弟们在浴血奋战,我情不自禁的咬了下舌尖,摒除内心那不好的感觉,不,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正如陈远东所说,这不过是开始。

突然间,我又感觉到一阵劲风凌空飞射而来,我立马就知道,这是陈远东对我再度发动袭击了,我连头都没有调一下,唰唰唰的一连出手了三把飞刀,全部向着陈远东射去。

飞刀之势迅猛,而陈远东或许是在兴头上,或许是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倒忘记了我会飞刀这一茬,他与我距离如此之近,唰的一下,就有一把飞刀射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但,他实在是太强劲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身形,还能在空中一个抖动,便躲避开了另外两把飞刀重生少将小娇妻。

我不做迟疑,从地上翻起来,迅速的朝混战的人群之中涌去。

而陈远东,被我给射中了一刀,他淡定又自信的脸终于狰狞了起来,他立马大声的喊道:“杀死葛天!”

本来,混战中的人,都和我的兄弟们战斗在一起,他们就跟说好了似的,把我留给陈远东对付,但是,这会儿听到陈远东的喊声,瞬间,附近就有数个人朝我这边涌来,而且,他们中不少人的手中都有武器。

我虽然断了一只手,但我还没有丢失战斗力,在他们冲到我近前之际,我用胳膊肘掳过一人的的脖子,咔擦一声,就将他给解决了,继而,我把他手里的刀给抢到了手中,对着周围的人立即砍杀起来。

我杀红了眼,我的愤怒,已经到了难以平息的地步,周围不断地有人被砍倒在地,我的身上被溅了许多的鲜血,但,周围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我完完全全成了他们的眼中钉,简直就是前仆后继。

更可怕的是,对方的阵营之中,有一些高手,在陈远东下令之后,也突然向我袭杀而来,我顿时有些应接不暇。

虽然,我的兄弟们看到我有危难,都过来救助我,只是,这样大规模的混战,想要迅速涌过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每走一步,都要先击倒挡在面前的敌人。

渐渐的,我的状况,变得越来越不堪,看着我的兄弟不断的流血,倒下,我的心,就跟针扎了一般疼,我的愤怒,涌向了我的四肢百骸,我的双眼,早就杀的泛红,我的大脑,只有一个字,杀。

而另外一边,风爷デ气神デ枪神デ雷神等人,也被对方的高手给缠住了,这些高手,实力并不如我们这一方,但悲剧的就是,对方的数量太多,就连高手的数量,也要比我们这边多出许多龙阙。一时间,风爷他们根本无法挣脱。

这些,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力去解决,我所能够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去杀掉身边的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边,已经躺了一圈的尸体,鲜血流了一地,他们要么死了,要么就没有了再战之力。而我自己,身上的伤口也不计其数,若我没有断臂,情况或许会好一点,可我只能运动自如一条臂膀,刚才被陈远东扭断的臂膀,怂拉着,还无比的疼痛。

甚至就连这仅存的一条臂膀,也因我多次挥刀砍杀,而变得有些脱力,麻木。

我现在之所以还能坚持着,完全是因为我的意志力,我的信念,我不敢停下,我怕我一停下,就会变得使不上力气。我手中的片刀被砍得刃口都翻卷过去了,我唯有迅速扔了它,再从地上捡了一把,而这时,我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靠近。

我一个迅速反应,转身就砍杀过去,但,我刚刚转过了身子,我的动作就不禁怔住了,因为这人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长辈,风爷。

此刻,风爷的身上也满是血水,并且,他身上的伤口也不少。他帅节圾。

风爷看了眼我怂拉着的臂膀,继而直接拉着我,道:“小天,这里已经不能待下去了,我们退到山庄里面再想办法。”

我点了点头,即刻跟着风爷一边砍杀,一边朝山庄退去。

其实,就算是到了山庄里面,我们的情况,也不一定就会有所改观,但,这里面毕竟是我们的大本营,我们进去之后,或许能够利用有利的地势,对敌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打击。

所幸,我和风爷在退杀的过程中,阻碍并不特别大,因为朝山庄退的这一路,大部分都是我的兄弟,而其他的方向,气神等人,也浴血奋战,朝山庄内边杀边退位面键盘。

敌人看我们要进入山庄,变得更加的疯狂了,全部不要命的冲杀过来。

我留意到,刚才与我对打的陈远东,已经将孙无忌给扶到了一边,他站在一边,大声的叫喊着,让他们的人,赶紧过来杀我。

眼看我和风爷等人就要退到山庄门口,突然,我的心里涌现出了一股无比猛烈的危机感,我下意识的就朝身后看去,这一看,我的心猛地突了下,就连瞳孔都不禁缩了下。

因为,我看到了那个先前站在山峦之上的披风狂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下来了。

他疯狂的穿过拥挤的人群,在混战之中冲杀过来,在我发现他的时候,他与我的距离,已经很近很近了。

不知道是因为惊诧过度,还是因为我先前杀的太猛用力过度,以至于我明明看到披风狂人朝我杀来,我却没有适时的举起手中的刀来反击,或者说,我现在已经无力举起手中的刀了。

而下一秒,那披风狂人就凌空对我拍来了迅猛的一掌,顿时,风爷疾呼了一声:“小心!”

喊话的同时,风爷一把推开我的身体,而他自己,却是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掌。

这一掌由这名实力无比高强的披风狂人拍出,本身就力大无比,而他凌空拍击,更是徒增了几分凶势力。

风爷中了这一掌,立即就口吐鲜血,而他的身形,也直直的向后退了好几步,最后,他被雷神等人给接住了。

这一掌本来是拍向我的,但是风爷为了救我èèè

愤怒,愧疚,委屈,痛苦,不约而同的,一股脑儿积在我的胸腔,我瞬间就癫狂了,甚至,有一种想要抓开自己胸膛的感觉梦圆宠物小精灵。

不知道是不是受刺激过大了,我那条怂拉着的臂膀,竟然有了点知觉,在那披风狂人又朝我袭来之时,我用力甩起我这条拉着的手,瞬间发出了一把飞刀,直击那披风狂人。

因为我每只袖子里面都装了三把飞刀,刚才那只袖子里的飞刀已经对陈远东射去了,而这只袖子里的却还在。但我这条臂膀,终究是受了伤,所以,也就只能发射出一把飞刀,我本以为,对方一定会中刀。

但,我错了。

只见,披风狂人飞快的伸手一拉,就从边上拽过了一人,那飞刀正好插在了这人的胸膛上,这一幕,我看的惊呆了,这么猝然的飞刀,他居然还有能力用东西挡掉。

而,一个眨眼间,披风狂人的身形便淹没在人群之中,几个飘忽,继而,就不见了踪影。

我朝他消失的方向望去,却再不见他的半分影子,这个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但是,他为什么一招偷袭不成就这样走了?难道是因为雷神气神枪神唐送他们都赶到了我身边,所以他没有绝对的胜算,就又匆忙的消失了?

眼下形势紧迫,我没有细想下去,连忙朝风爷走了过去,此时的风爷,已经站直了身体,但他的脸色苍白,嘴角还沾着血迹,明显受伤很重,已然成了风中残烛,看到他这样,我的心,不断的抽搐着。我颤着声,对风爷道:“风爷,你怎么样了?”

风爷直盯盯的看着我,道:“小天,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我没事èèè咳咳。”

说着,风爷便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这一咳嗽,居然又咳出了血,我的心越发撕裂的厉害,而雷神气神他们,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稍微缓了缓,风爷又竭尽全力继续对我道:“小天,你绝对不能死在这里,你先走!”百镀一下“最强弃少黑岩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溯源中国2010三江源摄影纪录第八天
唐骏亮相电视节目首揭学历门幕后
国台办回应两岸关系恶化对台湾经济冲击很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