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灯下漫笔

2018-11-08 12:27: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灯下漫笔

面对这一系列出格的案例,我是很不高兴的,当然,我其实并没有不高兴的资格。可是左思右想,我仍然很不高兴,还是伤心吧!终于忧虑了起来。

朋友说:“忧虑什么呢!还不口诛笔伐?”说句老实话,我并无意要做个挑起文章重任的人,我也挑不起。写几句嬉皮笑脸的闲诗恣意狂荡自然是我很乐意而已还一直在做的,可要作篇文章来针砭时弊,为受了委屈或受了委屈而不自知的群众说几句公道话就太为难我了。

要我写“荷塘月色”或者乌蒙往事,我自然会欣然接受,最多拖它几天也就勉强可以瓦釜而刊了。可要我必须严肃起来,伫笔深思,然后在稿纸上写下“救救孩子”四个字,我似乎太缺少勇气了。

有人说:“喏,唐,你不是一直狂得很,自谓老子天下第一吗?这时候怎么连点文章都不敢写了?原来那傲骨全是假的,只有懦弱才是真的!”鼻梁骨一阵刺痛,我得回应:“唉!那傲骨不假,狂放不羁也是真的,当然,或许连懦弱亦是真的,可我就是不敢写呀!”

甚至像“母亲”这样美丽的词语,别人可以堂而皇之大书特书,我却千方百计能避则避。一个不敢直面“母亲”的人人哪有资格谈“救救孩子”?

唉!思来想去,添了些愁,落了些发,才想到,也许正是我这种对“母亲”敬而弥远的人,才益发必要也很有资格去“救救孩子”。我想,与其损有余而补不足,不如干脆一点,直接把不足损了,让有余的活生生成为一股新的清气,不必桃花十里,但求光明寸心。

损不足而成有余的事虽然看似愚蠢,实则不失破釜沉舟的气概,自损的人多少也可以自我告慰了。

当然,我深知不少有志之士在此碰壁了,撞出了哭笑不得的一身牢骚,碰了一鼻子灰的勇士话总是很多,“救救孩子?可笑可笑!孩子们非但不希望被救,甚至不搭理你,更有甚者,觉得你才是有病的。这就很尴尬了!孩子们享受着沉溺的快乐就像你做着美丽的春梦一般,谁愿醒来?换了你去沉溺,谁又敢拂逆鳞?”瞧!这是什么屁话,沉溺固然没有错,但仍需被救赎。

幻梦是很美好的,却无沉溺其中不肯醒来的必要,孩子们不是都懂这个道理吗?

六月廿二日夜


灾难片深海浩劫点映爆破场面重现末日特效
蔓蔓青萝曝花絮照姚笛新造型甜美灵动
BTV主持人赵媛媛殊途徐步热望生活
ZEROG男团斩获东方风云榜最佳新人奖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