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仙魔同修第138章让他来找我

2018-11-08 17:22: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同修 第138章 让他来找我

是她……

林昊的眼瞳顿时一缩。『**言*情**』

在秋家老祖身后,跟随着六名姿色上佳的女子,这些女子满脸怯懦和担忧,最左侧的那一位虽然脸上带着担忧和怯懦之色,但那一对紫色的眼睛充满了灵动,一丝狡黠若隐若现。

紫狐!

这个来历不明的妖族女子。

林昊眉头一皱,虽然紫狐稍微改变了模样,但大体却是没有变化,奇怪的是她不知从哪弄了个木族的族印,竟与木族的族人没什么区别。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化成木族人,跟着秋家老祖一同前往破虚宗子所在之处做什么?

林昊心中疑惑重重,不过这些问题不是他最关心的,唯一能让他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想办法靠近紫狐,从她口中套出沐凝雪的下落。

正当他皱眉之际,紫狐忽然转过头,目光投了过来。

被看到了?

林昊看着紫狐,微微一阵错愕。

此女忽然一笑,眼睛眯成了弯月状,这副笑容,更是令他心生不安,隐隐间总感觉有大事要生了,这是一种潜在的直觉,他顿时意识到,立即离开,离这个妖女越远越好。

墨娇虽然狡诈,但相比紫狐来説,还差了一筹,前者还好,目的性极强,但后者却是不同,身份神秘不説,每一次出现都令人难以猜测到她的意图所在,最主要的是,无法揣测她的真正实力。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昊总感觉,紫狐这个妖女似乎是专门为自己而来的,具体为何如此,他也説不清楚。

“呀!是你!林昊,快来救我。”

紫狐出略带欣喜的惊呼声,但紫色的眼眸却是闪过一抹狡黠,显然她是故意这么做的。

糟糕!

林昊的脸一阵沉,这妖女每次出现总没好事,上一次就是如此,不xiǎo心引来墨娇,开打后,她就不见了踪影,而自己却落入了墨娇的手里,若不是有些底牌的话,恐怕当时早就被妖族给撕碎了。

虽然不知妖女为何这么做,

但很显然,这声音给他带来了不xiǎo的麻烦,因为秋家老祖已经停下脚步,目光投了过来。

“是你……”

见到林昊的模样,秋家老祖先是一愣,旋即满眼通红,眼神中满是震怒和愤恨,仿佛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这也难怪,秋家大婚之日,高手死伤无数,更是连秋家的宝库都被连根拔起。以至于秋家如日中天的声望,差diǎn毁于一旦,经过此事之后,秋家差diǎn从此一蹶不振。

这也就算了。

秋家老祖更是在那一次怒极攻心,心境不稳,修为差diǎn从灵王三界巅峰跌落到灵王二界,经过一整年的闭关苦修,才稳住了实力,但还是掉到了灵王三界,原本领悟的自然道韵,几乎一朝尽丧。

由于实力衰退,秋家老祖无法完全震慑那些前来相助的灵王境界高手,不得不许下重诺,为了偿还人情和债务,他只能冒险进入妖魔战场,甚至是九死一生的万剑坟中。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林昊造成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此刻的秋家老祖满脸狰狞,额头上青筋暴跳,再也难以压制身上的威压,顿时间,狂卷而起的气势,如潮如海,带着遮天蔽日之势,滚滚碾了过去,恐怖的威能,震得一些路过的各个宗派弟子,脸色泛白,实力低一些的,甚至七孔出血,昏死在原地。

“放肆!”

“大胆!”

两道怒喝同时响起。

战良一跃而起,横空一掌拍出,整个掌心上道纹弥漫,一方天地瞬间被纳入其中,方圆十丈仿佛缩xiǎo成了一个世界,九条蕴含着莫测威能的道纹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某种特殊的术。

火凤一指diǎn出。

虚空被划破,溅射出大量的火花,这些火花也蕴含了道纹,威能不下于战良的方寸天地之术,二人施展的都是冷月宫的秘术,虽然没有道韵在里面,光凭这些道纹的威能乁能也足够了。

二人联手之下,秋家老祖的气势,顿时被封锁在了方寸天地中,绽放的道纹火花,迅速将气势包裹在其中,片刻之间,就将秋家老祖的莫大威势给灭得一干二净。

九大派的底蕴,果然雄厚。

林昊看得暗暗心惊,火凤二人不过才灵王一界,凭着冷月宫的秘术,竟压制住了灵王三界的秋家老祖,而且二人所学的秘术还未修炼到极致,只是虚化出了其形而已,就拥有如此强的威能。

难怪五行族的高手,哪怕是灵王三界的秋家老祖,也不被九大派的同阶高手所看重。

境界的差距并不算什么,只要多修炼几年,就能弥补上去了,关键是道纹秘术,这些才是一个宗派的立足根本,学习道纹秘术者和没学习过的,两者纵使实力相当,后者也难以匹敌前者。

“秋道友,住手。”风执事喝道。

被压得恼怒不已的秋家老祖,被这一喝,顿时恢复了冷静,挣脱了火凤二人的纠缠,退到后方,好歹他也活了上百年了,方才只是因为一时急怒才出的手,这里可不是五行族的地盘,容不得他肆意妄为。

“原来是火执事和战执事,误会啊。”风执事笑吟吟的拱了拱手。

“误会?”火凤冷冷一笑。

“风执事,此事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战良颇为恼火,对方竟不説缘由,直接就出手,而且还是对着冷长老专门交代要保护好的林昊出的手,没有闪失还好,若是有闪失的话,他们可承担不起。

“交代……”风执事脸一沉,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秋家老祖,沉声道:“秋道友,这件事你如何解释?”毕竟火凤二人可是冷月宫的执事,哪怕破虚派要强于冷月宫,没有理由就在此对对方出手,这可是大忌。

“老夫嫡孙在大婚之日被歹人所杀,近日心绪不宁,一见之下,竟看错认仇人了,还望两位道友见谅。”秋家老祖抱歉的拱了拱手,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一旁的林昊。

嫡孙被杀,错认仇人。

这个理由虽有些牵强,但也説得过去。

火凤二人的职责本就是保护林昊,也不想过多引起争端,而且双方也没什么损失,所以也不打算过于计较。

“认错人了?这句话説的轻巧,要是我认错你,直接将你斩杀呢?”

不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説话者赫然是林昊,此刻的他一脸恼怒,似乎不愿就这么简单的了结这件事,其实不是他不愿意,毕竟在这里跟秋家老祖撕破脸皮,对双方都没好处。

林昊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刚刚妖女紫狐传来一句话,“要知道你妹妹的下落,把我救出来,我就告诉你。”

这句话顿时击中了他的软肋,纵使不愿这么做,也得做,相比起其他事,沐凝雪的下落更为重要。

“这位是?”风执事眯了眯眼,身为破虚宗的执事,他的眼力自然不差,虽不知眼前少年的身份,但看火凤二人如此贴身保护,足以説明这名少年的身份颇为不凡。

在没确定身份之前,他自然不会随便得罪人。

火凤和战良二人本欲介绍,林昊却已经开口説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他方才要出手击杀我,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秋家老祖眼睛都要喷火了,之前本不想闹翻,没想到这xiǎo子竟咄咄逼人,想起秋家宝库被连锅端之事,眼神中的杀意越来越盛,如果不是顾及此地乃是缥缈山的话,他早就一掌拍死眼前这个xiǎo子了。

“你想要什么交代?”秋家老祖竟然服软了。

“我要她!”

林昊指向了站于后方的紫狐。

“她?”

秋家老祖看了紫狐一眼,冷冷一笑道:“此女早已许以破虚宗子,你要带走可以,自己去找破虚宗子要吧。”

姜果然是老的辣,见暂时压不住林昊,秋家老祖干脆搬出破虚宗子。

听到这句话,火凤二人不由脸色微微一变,找破虚宗子要女人,这可不是一件xiǎo事啊,宗子是何等人物?未来的派主,在破虚宗内的地位仅次于现任宗主而已。

如果是冷月宫的宗子的话,以林昊的身份,去要求冷一航帮忙,倒没多大问题,关键是,那个女人可是破虚宗子,二者不同一派,哪怕冷一航出面,也未必能够让破虚宗子让步。

找破虚宗子要?

就算去,对方会给吗?

林昊狠狠的瞪了一眼紫狐,这妖女老是给自己找麻烦,可现在又不能不做,好不容易找到沐凝雪的下落,若是不按紫狐去做,恐怕这个脾气古怪的妖女以后都不会再説。

紫狐眨了眨眼睛,一副俏皮的模样。

被秋家老祖识破,自身的真正身份恐怕无法维持下去了,冷一航若是知晓此事,那么自己‘万罡殿’的身份自然不攻自破,到时候若是对方因此恼羞成怒,后果将难以想象。

心中思绪万千,林昊双目一闪,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他大跨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了紫狐的手,温软的柔荑细滑如丝,报复般的捏了捏,算是收diǎn利息吧。

“她!我带走了,让你们破虚宗子来找我。”林昊示威的昂了昂头。

秋家老祖等人顿时一怔,他们完全没想到,这少年会如此狂妄和肆无忌惮,连破虚宗子也不放在眼里。

“放肆!把人留下。”风执事怒喝道。

事关宗子名声,身为破虚派的执事,若是真让林昊将人带走的话,他以后也别想在破虚派待下去了。

破虚派的弟子立即围了上去。

“谁敢动手?”

“风执事,这位是冷长老的兄弟,此刻冷长老正在十方殿中仪事,若是他出了闪失……”火凤告诫道。

什么?

风执事顿时勃然色变,就连秋家老祖都禁不住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少年。

冷长老?

如今在这缥缈山中,还有哪一位冷长老?自然是冷月宫的冷一航了,灵圣境界的绝dǐng高手,哪怕放在九大派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因为这位冷长老颇为年轻,才一百岁出头,有望突破更高境界。

这位长老的兄弟……

光是这个身份,就足以震住风执事等人了。

此事顿时变得棘手无比,风执事也无法做主,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昊拉着紫狐离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