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枪魔道第二十五章相认

2018-12-07 21:01: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枪魔道 第二十五章 相认

利用“神念”寻找小莹这条路已然失败,那也只有亲自去确认一下了。方才在屋dǐng上开阔的视野下,左从戎也有确认过周围情况,如果想要逃跑,恐怕只有北边的树林里能够让小莹有一线希望,不管小莹是不是从那边离开,左从戎也打算从那边去寻找一下,至少从那边,找到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

“大小姐,这边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女童招了招手,向小莹説道。

“倾城,这边没问题么?”小莹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关系,这边的巡视一直都是我负责的,我手底下的人都已经被我派到大小姐的住处了,这里不会有人的,从这里过去就是存放物资的仓库了,这里一般不会有人过来的。”倾城解释道。

“哦。”

“我们从这里出去,到仓库躲上几天,仓库里有食物,只要撑过四天,眼下的危机就算过去了,等这件事过去,恐怕家族就会把巡查范围扩大到晶城范围了,到时候我们从这里出去就容易多了。”倾城计划道。

“倾城……”就在倾城滔滔不绝诉説自己完美计划的时候,在树林的尽头,一个人正傲然而立,等待着两人,看到来人的小莹不禁轻声向倾城説道。

“怎么了?”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就在倾城还茫然不知的时候,来人问道。

“长老,我……”倾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之人,不知该作何解释。

“因为你们两个的胡闹,现在整个府宅上下都已经乱作了一团。小莹,如果你现在和我回去,倾城擅自带你离开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来人没有理会倾城,向小莹提议道。

“她不能跟你回去。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她带走的。好久不见了,问心师父。”左从戎从后赶了上来,代替小莹作了回答。

“小龙……”是个十六年的师徒相见,问心有些失神地念叨道。

“师父?”

“哥哥?你怎么来了。”与问心的失神不同,本以为已经入地无门的两人在听到左从戎的声音之后都不禁惊喜地问道。

“看来来的正是时候啊。是左从戎!那个名字在我离开梅斯特家的时候就已经废弃了。”左从戎向两人打过招呼之后,又向问心纠正道。

“好吧!左从戎,你怎么回来了?”清楚得意识到左从戎不是来和自己叙旧的,问心也不再纠结于过去,以红莲佣兵团长老的身份问道。

“问心师父应该清楚才是。为了妹妹的幸福,我也是不得已才赶来这里的。今天既然让我赶上了,问心师父能不能就此放我们一码,让我把小莹带走?”左从戎试探性地问道。

“这个愿望恕我不能满足你了,事关梅斯特家的声誉乃至晶城的前途,可不能因为你我的一己之情做出决断,换个愿望如何?”问心拒绝道。

“是么。难得我还想安然离去,既然问心师父不愿意,那我也只好得罪了。别忘了。现在的我,即使是问心师父,也已经不是对手了。”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左从戎立刻换了态度。威胁似得説道。

“确实是啊,从成为你师父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你终有一天会登上人类阵营的dǐng峰。十七年前你丹域被毁的时候我还以为一个绝世天才就这样被毁掉了,没想到仅仅过了十七年,你就已经将世界踩在了脚下。”对于左从戎的成长。问心好像非常欣慰一般地诉説道。

“谢谢问心师父挂心。”

“不用谢我,接下来恐怕会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如果还以师徒相称的话。想必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尽管把我当成敌人好了,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试着把我打倒怎么样?”

“那么,得罪了。”説话间,突然从左从戎脚底开始,一条蓝色的环状书写式瞬间展开,向外扩张直将周围百米之内的大地全部包容进去,在环状书写式刚刚扩张完毕,内里被圈定进来的土地表面也发生了剧变,只见平坦的土地上蓝色的符文图印一一闪现,不断地构筑出魔法阵图的结构部分,待回过神来之时,以百米为半径的练成阵图已然完成,只是魔法阵图还没有发动,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功用。

“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么,左从戎……”惊叹于左从戎的阵图构筑速度与构筑范围,问心由衷地称赞了一声。

“过奖了。那么就此别过了,问心师父。”话音刚落,左从戎突然加速,将小莹的身体扛在肩头,一个闪身便已逃出了百米之外,打算带人离开。再怎么説这里也是梅斯特家的府宅,而且此刻还有范疆城坐镇,即使左从戎的能力远胜于问心,可战斗激起的波动气息,足以让范疆城赶来这里了,到时候范疆城如果开启神域,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走。”温馨哪里会料到左从戎释放的这么大一个阵图居然会是佯攻斗拱
,在左从戎逃开之时已然错过了一些时间,问心哪敢怠慢,急忙开启加速打算直追而上。只是,他还是低估了左从戎的心机。那个练成阵确实是佯攻没错,可作为佯攻之外,它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以练成能力将问心脚底的土地做空。本来打算展开加速的问心,脚下刚一发力,却不曾想将脚底已经空虚的土地完全踩碎,一个闪身竟是身形一滞。一来二去,左从戎与问心的距离已经足足差了四五百米,想追也已经错失机会了。

“轰!”

就在左从戎满以为已经能够顺利逃脱的瞬间,一记直拳从天而降,直直地从左从戎身前砸落,将左从戎的身形逼停下来。如果威力稍微小一些,或者出拳稍微慢一些,左从戎绝对会拼着防御手段硬接一记,或者拼着小莹身体被撕扯受伤的危险再次提升加速等级强行通过,可这一拳不单单是有着能够让左从戎为之忌惮的威力。甚至连它的攻击能力,也异样地非凡,周围的空气已经尽数被同化,凝固了的空气也已经如同那拳威一般直掠过来。这样的拳法左从戎在半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了,是范疆城。

“果然是你小子在搞鬼,你这是要带小莹去哪儿啊?”范疆城的声音如丧钟一般地在左从戎耳边响了起来。

“这是梅斯特家得私事,和你没关系。”左从戎将小莹从肩头上放下来之后,恼怒地回道。

“梅斯特家的私事?哼,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梅斯特家的三少爷已经在十六年前就已经死了吧?如果真是梅斯特家的私事。那么身为局外人的,也应该是你才对。”既然恰好拦截下来,范疆城也就没有必要太过着急了,如果是左从戎一人的话,自己想拦住确实有些困难,可既然他还带着一个人,就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十六年前,梅斯特家的三少爷离家出走,你没有拦着。任由我和梅斯特家断绝了关系,如今,梅斯特家的大小姐,也要离家出走。我倒是想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拦在我们面前的?”左从戎嗤之以鼻地哂笑道。

“……,牙尖嘴利,只知道逞口舌之利。看在你是帝都魔法团见习长老的份上,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了,现在滚的话。我可以饶过你。”

“你不用拿帝都魔法团的名头来压我,这次我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的,和帝都魔法团没有任何关系。今天小莹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要是有能耐拦住我,就试试看吧。”半年前就是因为有这个人挡在自己面前,让自己功亏一篑,导致最后蓝枫意外化魔,让蓝枫和明珠双双殒命在葬魔崖,今日好像又重复了半年前的事情一样,如此的情况下,又怎能让左从戎心平气和地和他交涉铲运机价格

“师父,你冷静diǎn。”

“小龙,别动手。”就在两人剑拔弩张,气氛极度紧张的时候,远处的倾城和问心都赶了过来,劝道。从问心的称呼上看,恐怕这时候才是一个师父真正表现出来的感情。

“师父?还有那个小孩儿?”被身后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左从戎已经快要爆炸的情绪像是瞬间被浇上了冷水的烈火,当即熄灭,回过头问道。

“冷静diǎn,别动手,现在动手的话,真的就回不了头了。”赶过来之后,问心又像是刻意拉开距离一般地劝説道。

“什么叫那个小孩儿,我是倾城啊。”一边的问心正在为不知道如何处理师徒关系而烦恼,另一边被左从戎叫做那个小孩儿的孩子却丝毫没有理会这几人之间的关系与周围的气氛,好像非常恼怒左从戎的叫法,不满地纠正道。

“倾城?我们认识么?”左从戎一愣,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是倾城啊,范倾城,你不记得我了?”小孩儿又重复了一遍道。

“范倾城?是谁?”左从戎歪着脑袋想了想,确认自己不认识眼前之人,再一次问道。

“左倾城,记得么?”

“左倾城……”

“诶呀,我是萌萌,范萌萌。”眼看左从戎一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倾城哪里还能忍得住,当下将自己的真实名字也告诉了左从戎。

“范萌萌?你是……,你都长这么大了?”左从戎瞪大眼睛瞅了半天,最后惊异地问道。只怪三年前相处的时候一直在用萌萌称呼她,直到两人分离之时左从戎才给萌萌另取了“倾城”这个名字,再加上小孩子本来就处于长身体的阶段,三年下来,竟是让左从戎完全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自己的开山弟子。

“总算是想起我来了,我还以为您老已经把我忘了。”倾城总算是松了口气,回道。

“范萌萌……,你説你叫范萌萌?”这边师徒两相认,另一边却有人表现出了不寻常的样子。只见范疆城在听説倾城真名叫范萌萌之后,像是入了魔一般梦呓一般地向倾城问道。

“……,是,大当家的。”不知道范疆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范萌萌有些胆怯地看了看左从戎,最后硬着头皮回道。

“你不叫左倾城?”范疆城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地再次追问道。

“左倾城是我给取的名字,为的是以后再红莲不会被怀疑身份。当年在遇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红莲的人,所以把‘唤魔录’传授给了她,同时让她来红莲拜师,学习更高深的功法,当然,为了不被隐藏在红莲内的仇家杀死,隐姓埋名还是很重要的。看样子,你好像知道萌萌的身世是吗?”感受到倾城的为难,左从戎代为回答道。

“呵呵呵呵……,何止是认识。孩子,从你进入红莲的第一天起,我一直就觉得你和死去的名扬一模一样,原来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孙女啊。”范疆城突然老泪纵横地説道。

“……”

“……”

“啊?”

“你……説什么?”

在范疆城説完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愣,谁会想到,发展到现在,会突然间出现如此让人意外的剧情。甚至就连当事人本人,也被当下的情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呆愣地问道。

“孩子,我是你爷爷啊,当年你父亲陪你母亲回江城省亲,途经青城的时候被歹人杀害加药搅拌桶
,连你也下落不明,我还以为你们一家三口都已经遇害了,没伤到……。上天垂怜,八年了,居然又把我的孙女给哦送了回来。”范疆城此刻哪里还有半diǎn红莲当家人的风度与气势,眼前的,分明就是一个刚刚找到自己至亲的孤寡老人而已。

“还愣着干什么,那你是爷爷啊。倾城,还不赶快过去。”就在倾城不知所措的时候,小莹急忙催促道。

“哦……”毕竟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面对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红莲当家,倾城还是显得太过谨慎,非常犹豫地踱着步子,慢慢地向范疆城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