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阿特洛波斯第二章杰里柯小姐前

2019-01-12 16:16: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阿特洛波斯 第二章 杰里柯小姐

马车中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很久。

伍德慢慢平静了下来,开始冷静的思考。他现在明白了,斯温之前说的关于索菲娅的监护权的事只是他的诱饵而已,他故意在这件事上引起相争,然后又突然退让,目的是以进为退,在维多利亚的监护权上保持优势。伍德虽然不是外交官,但是作为帝都顶级家门的掌舵者,在人际交往和人情关系上已经很老练了,而今天斯温的表现,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现在他明白对方的目的后,就不会再那么容易的中招了。

“我想您应该还没有见过维多利亚·诺·杰里柯小姐,关于她的监护权的事请,我想还是您在见过她本人以及您的父亲之后再商量吧。而且那时,也可以一同解决索菲娅·诺·杰里柯小姐的监护权问题。”伍德打算把这件事拖到更有利的谈判场上处理,并且将两件事合在一起处理掉。这也算给年轻人一个教训吧,伍德暗道。

“您是这样考虑的?十五年前索菲娅来到午夜堡的时候,您似乎没有这样麻烦的主张,而是直接接受我祖父的委托,将索菲娅带了过来,不是吗?”

听到这话伍德不由皱起了眉毛,这是十五年前的往事了,虽然不排除还有一些午夜堡的老人记得,但是从身份和立场上,只有过世的老温斯顿才可以告诉斯温这件事。难道这是老温斯顿的主意,他过世了还是对儿子看不过眼?伍德心里开始犯嘀咕,毕竟从伯爵的头衔传给孙子这件事来看,还是很有可能的。

“十五年前的事,是我出于和您的祖父的友谊才接受的委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立场,和今天的情形不一样。”

“真的吗?难道您不是从十五年前,或者更早就与欧内斯特子爵的立场一致了吗?”

他究竟知道了多少!伍德心里不由一惊,这个年轻人和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不仅了解着那些时代超出他的年纪记忆范围的事,而且他完全是以咄咄逼人的态度挑衅着。伍德不得不开始怀疑,斯温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之前他觉得斯温是想通过夺取两个妹妹的监护权来提高自己作为一门首领的权威,真正掌控杰里柯一族,但是现在看来,或许他还有别的目的说不定,很有可能就是冲着他的父亲甚至是自己来的。

“我是以先代午夜伯爵友人的身份参与这些杰里柯家族的家事的,所以对于这一切的事物我都持最公平公正的态度,一如我作为法官时一样。”伍德小心翼翼的拿套话来搪塞。

好在斯温没有真正揭下贵族用于遮羞的面具,听到伍德这样的回答后,他也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既然这样,那么我同意与欧内斯特子爵商谈后再决定她们监护权的问题。但是,希望您到时能以法官的身份,见证我作为杰里柯家族一门首领的决定。”

伍德暗叹一口气,今天与斯温的谈话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这个年轻人虽然一直呆在午夜堡这南方的穷乡僻壤,但是却比帝都那些难缠的还要狡猾。他一开始不接自己的话,就是不想让话题的主动被别人握着,直到冷场他才抓住出击的机会。现在伍德也不确定到了帝都之后,事情是否会向有利的一方面发展。

“那就这样吧。”伍德的语气既是无奈又含着疲惫。

谈话间,马车已经回到了城堡。城堡的门口,一些人正向一位穿着黑色丧服、头戴挽莎的少女告别。那位少女正是斯温在午夜堡的妹妹索菲娅·诺·杰里柯。

索菲娅刚送走一对来参加祖父葬礼的夫妇,便看到自己的兄长独自向自己走来,于是她便迎了上去。“兄长大人。”她乖巧的打着招呼。

“辛苦了。”斯温点点头,在他的妹妹面前,他的脸上依旧没什么变化。

“兄长大人才是,这几天一直劳累着,您今天待会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会的。先进去吧,雨越来越大了。”说着,斯温揽着妹妹,向城堡内部走去。被哥哥揽着,索菲娅脸上不由泛起了红晕,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虽然自己的哥哥从来都显得那么严肃,也谈不上温柔和讨人喜欢,但是哥哥的感觉确却是实实在在的。

“之前和你说的去帝都的事,已经定下来了,一个月后我们就动身。”斯温没有注意到自己妹妹挽莎下含羞的面庞,依旧用没什么语调的声音说着,“那时候你就和我一块去,午夜堡交给德尼兹照看好了。”

“好的,兄长大人。”想到要去帝都,索菲娅的心理有时犯起了一阵涟漪,那是整个帝国的时尚之都,大概没有女孩会不喜欢,即使是索菲娅这样一直呆在乡下,被祖父和兄长限制着的的少女。而且那里还有自己记事来就不曾见过面的双胞胎姐姐,到自扰之时见面了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场景,她又会是怎样的模样。当然,最让索菲娅高兴的,还是是与兄长大人一块去。

走进门廊,斯温将自己的帽子和大衣交给下人,好在他穿的羊毛大衣并没有那么容易被雨打湿,这会儿倒还算体面。而穿着黑色长裙的索菲娅这会儿就有些狼狈了。

“你先去换衣服吧,”斯温看到了自己妹妹微微打颤的模样,“事情待会再说,别着凉了。”

索菲娅温顺的点了点头,招呼自己的女仆,陪她去换衣服。而只穿着马甲和衬衣的斯温这是也感到了些许寒意,他让仆人给客厅的壁炉多添些柴火,好使房间暖和一些。

烧旺了的炉火马上带来了冬日中足以令人惬意的温暖,现在毕竟是晚冬了,再过半个月,春天也差不多到了,天气也会慢慢暖和起来。斯温坐在炉火边的沙发上,注视着炉火。他的目光直盯着火焰,渐渐地甚至失去了焦距,像是双眼无神地看着炉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女柔软的身体靠在兄长肩上,长发落到了斯温的脸上,遮住了他的视线。“兄长大人,您在想些什么?”索菲娅的双臂环绕着斯温的脖子,头也倚在他的肩上,“有什么烦恼的事吗?”

斯温的双眼渐渐恢复了聚焦,他没有在意身上的压力,只是轻轻抚摸着妹妹的长发。“迄今为止我的一生都是在午夜堡,今后大概也会是这样,午夜堡就是我的一切了。被杰里柯束缚在这块土地上,享受着荣耀的囚徒待遇。这是命运,亦是秩序,这个社会需要我来承担这样的职责,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过去、现在、未来,都被既定。这次前往帝都大概会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离开这里,也可能会彻底改变我的命运。击碎这社会的秩序,由我来谱写新的。”

“我会一直陪着您的。”虽然斯温没有看她,但是索菲娅看着兄长的目光却是相当的含情脉脉。

斯温没有说话,依旧默然注视着那炉火。火焰在壁炉中跃动着,张扬着它的热量,闪跃的火光映在斯温的脸上和索菲娅的身上,使得气氛温馨了许多,叫人忘了老伯爵去世的哀伤。

过了许久,斯温拍了拍索菲亚的背,索菲娅立即心领神会,不再靠在斯温身上。斯温转过头打量着妹妹,她换了一身奶白色的毛衣,配着蓝色的裙子,厚重的毛衣倒没有让少女显得臃肿,反而令她看起来更为明丽。她就俏丽在斯温面前,双手反握在备后,身子微微向前倾,看上去还有几分活泼。

“维多利亚和你是双胞胎,大概会是一模一样的长相吧。”

“但是区别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吧,毕竟是成长在不同的环境中,这总不可能性格还一模一样吧。”索菲娅虽然对与那位双胞胎姐姐的见面也充满了期待,但是她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不能被他人代替的,尤其是在兄长大人的眼中。

“啊,那确实。”虽然斯温的表情很难有变化,但是十分熟悉斯温的索菲娅却可以从他语气的细微变化中感觉出来他的情绪变化,“我打听过,听说她现在在帝都十分有名,但可惜这名声不是淑女的名声。据说她的调皮捣蛋连男孩子都比不上,让很多人都感到头疼。已经十五岁的少女,却活蹦乱跳的像是毛头小子似的,所以这次我打算把她带回来,好好教导一番。你也应该多教一下你的姐姐杰里柯家族的礼仪,带回来好好教。”

索菲娅看到兄长更加严厉的目光,就明白这是对她的告诫。

阿特洛波斯第二章杰里柯小姐前

“我明白,我会好好告知姐姐午夜堡的规矩的。”

斯温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有注视着那炉火,橙红色的火光照得人暖洋洋的,不禁令人泛起了倦意。斯温就一直凝视着炉火,翻腾的火焰映在他的眼中,他眼中的世界也随之燃烧了起来,一切都被他眼中的火焰燃烧殆尽。

“你对欧内斯特子爵,还有什么看法吗?毕竟是父亲,你和我不同,对他,总还是有些念想的吧?”

“我只希望陪伴在兄长大人身边,”索菲娅摇着头,秀丽的长发也随着跃动起来,“如果是您的意愿的话,我绝不会有任何异议。”

斯温点了点头,他的目光仍旧停留在炉火上。“我恐怕要与他为敌了,杰里柯家族决不能出现分支,这一次前往帝都,我,将亲手终结这段持续了近二十年的恩怨。”

————————————————————————

觉得出人头地是幸福的要领;风烛残年在午夜堡的最后一晚,伍德并没有早早休息,相反,他正在书桌前忙着写一封信。

“我亲爱的朋友,奥利弗,可怜的老温斯顿就这样离我们远去了,愿他的灵魂在主的身边得到安息。虽然这四十年来我一直为他不能出任内阁职务,以及朋友们不能常相聚而感到遗憾,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他给我们带来了一位新朋友。欧内斯特的能力与才干是有目共睹的,在到帝都之后的这十多年里,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已经当上了帝都警备司令,我相信他早晚用有一天能够当上内政大臣,甚至是首相,会有那一天的,即使到时候我们已经无幸见证年轻人的荣耀了。

不得不说杰里柯家族的血统优秀得令人嫉妒,与欧内斯特相比,我的两个儿子实在太不成器。卡尔太过沉默寡言,我从没见他在聚会上主动和别人说过话;而赫伯特则是个夸夸其谈的样子货,只会学着别人说,我真担心我死之后谁能给他出主意。更加令我忧郁的是,不仅儿子们比不上人家,连孙子们也是差了一截。我已经见过了斯温·诺·杰里柯,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冷漠的年轻人,但是他可比我的几个孙子精明多了。

大概我的牢骚会让你觉得我啰嗦,那就把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先放一边吧,事实上,接下来才是我特意要写信给你说的事。老实说,欧内斯特的儿子给我的印象很不好。但是并不是指他是个眼高手低的纨绔子弟,相反,我觉得他的才能并不会比他的父亲差,至少就我目前所见而言确是如此。这个人给我的印象是冷漠,他在答应我的时候都用最简单的回复,看上去完全不愿意多说一个字。当然这样的人在帝都的社交场上也不少见,但那些人只是害羞或者木讷,或许他们的交际能力有些差强人意,但是心地并不坏。

而斯温·诺·杰里柯——我现在依旧很难把他视作亲近的晚辈而不是一个对手——完全不是这样,他是出于心底的不关心别人。当轮到他提问时,他就是最最狡猾的检察官,把圈套设得一环扣一环,更可怕的是,他要求的还是死刑。我可以肯定,对于十五年前的事,他知道的不少,或者说老温斯顿知道的大概都告诉了她,甚至在那之前的许多事也都被填入了他的心底。我不能确定这是老温斯顿的意思还是他个人的仇恨,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在他那没有过欢笑和悲伤的面孔上,看到了对他父亲的敌意。是的,敌意,或许是恨,或许是厌恶,虽然我觉得都不准确,但是他确实是带着敌意的。而且,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前往帝都接受皇帝陛下的册封,那时父子的相见是必然的。这个仪式对于欧内斯特而言本就是一张羞辱,我实在不忍心再让他和他的儿子争锋相对,我想您也会理解并认同我的这份怜悯之心吧。所以,我想请求您,请求作为皇帝陛下掌玺大臣的您,奥利弗·诺·梅特涅,能够帮忙让欧内斯特度过一场不那么让他尴尬的仪式。另外,也请您注意新伯爵。

您的挚友,伍德·诺·菲尔。

民房屋顶防水
吃什么保健品提高免疫力
太空舱果木烧烤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