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妖精的魔匣第二十八章终焉心灭如

2019-01-25 21:44:12|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妖精的魔匣 第二十八章 终焉心灭

经此一场乌龙后,副帝陛下拼凑起碎了一地的威严,以“国家大事”为借口,把冒冒失失闯进接见厅的小公主赶了出去。

意识到自己和帝国副君打了一架,还把对方按在地上三角锁了半响之后,亚雷背后一直凉飕飕的飙冷汗,感觉自己有很大几率要被批判一番――至少是罚薪停职,甚至有可能被褫夺爵位。

而艾利克斯仿佛是故意要从精神上折磨他一样,并未对先前的事表达一丝看法,只是安排侍女送上衣服,并唤来一队御林铁卫看守宫门。

当黑发骑士在更衣室换上一身托加袍后,副帝陛下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像是普通主人家接待客人一样,指了指对面他刚刚坐的位置:

“坐。”

“陛下,臣并不是有意……”

“朕让你坐下。”

“是。

亚雷硬着头皮坐了下去,如坐针毡的低头不语,一副要杀要剐随你处置的态度。

“宫廷的滋味怎么样?”

艾利克斯似笑非笑的问他,同时抬起左手,食指点了点一旁的立式酒柜,身穿白色纱裙身材高挑的美貌侍女立刻款步走了过去。

“还好,没有想象的那么舒服。”黑发骑士继续低头,冷汗滚滚。

“在这接见厅里和帝国凯撒比斗战技,还用上了绞技,古往今来,你可能是头一个。”副帝陛下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是刚刚被对方三角锁狠勒的位置。

“臣知罪。”

亚雷抬起头,看到对方的眼睛后心一横,摆出一副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

“何罪之有?”

副帝陛下从侍女手里接过高脚琉璃杯,稍稍晃了晃酒水,眼中透出一丝笑意:“如果朕真要治你的罪,就不会让你坐下,来,陪朕喝一杯。”

“陛下赦免不知之罪,果然贤明仁慈。属下被他想着感激万分!”黑发骑士立刻精神起来,奉上一记马屁。

“到此为止!”

艾利克斯闻言摆了摆手,露出一副苦笑不得的表情:

“朕自加冕以来,听过溢美之词无数。而你的奉承,比最糟糕的那一批还糟。不熟练的事还是不要再做了,免得你我都难受。”

“遵命。”

亚雷从侍女手里接过酒杯,看了一眼杯中香醇的美酒,心情立刻轻松了许多。

“自百日圣战结束。父皇将你封到格拉摩根之后,朕一直派人暗中留意你。从结盟魔怪到摧毁高地王国,你的表现,每一次都让朕刮目相看。”

副帝陛下端详着杯中明晃晃的晶莹酒水,逐渐将视线投向黑发骑士,颇为出神的感叹道:

“范农家族覆灭,高地王国全面倒向秩序联盟,等于剪除了自由联盟伸向中庭之地的一只手。不仅挫败了教宗国几十年的谋划,也使得冷战的攻守之势为之逆转,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这并不是臣一个人的能力。而是总督府上下齐心协力的功劳。”

亚雷当然不是谦虚,如果没有庞培献策征召卫所军,没有黑之座众人的接连来投,他设局鲸吞高地精锐的计划就很可能泡汤,说不定还会吃败仗。

“如此大功,朕并未厚赏,你可有怨言?”

“为国效力是臣等骑士爵的职责,臣无怨。”

“说的好!”

艾利克斯目光闪烁,立刻的坐直了身体,仰脖一口饮尽酒水。动容的说道:

“这才是朕认识那个青骑士伯爵,只要你有这份心,就算之前有再多的僭越之举,朕也不会放在心上。”

“谢陛下。”

黑发骑士见他喝的畅快。跟着端起酒杯,一口饮尽了酒水。

“考你一下。”

副帝陛下将酒杯放回茶几,后背靠在沙发上,目光微凝的问道:“你觉得帝国境内,现在有什么事最让朕头疼?”

亚雷稍稍思索了一下,沉声答道:

“魔石计划。冷战,魔灾。”

“都错。”

艾利克斯仰起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水晶灯饰,眯起了眼眸:

“冷战和魔石计划对帝国来说虽然生死攸关,但是对世界来说只是变动,而不是灾难。相比而言魔灾的分量更小,充其量就是让帝国损耗一些元气,只要不造成长期的持久消耗,那就不算问题。”

居然连魔灾这样的灾难都相型见拙……副帝陛下究竟在头疼什么?

黑发骑士一时间思绪闪烁,胡思乱想到了很多东西,因为没有真凭实据,他也不好信口乱猜,只能沉默着耐心等待对方解惑。

副帝陛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瞳孔中隐隐有火焰跳跃,锐利的似乎能洞穿一切:

“看的出来,你的起源之力已经成长到了极限,接近神化状态。那样的话,也应该了解到终焉骑士和真神的差别了吧。”

“是的。”

亚雷抬起头,在对方刻意的牵引下,眼中两道盛放金色的光束一闪而逝:

“真神是规则的化身,而我们则是接近真实的概念。”

“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加强大!”

艾利克斯面露微笑,眼里却露出火炬般灼热的光芒:“身为真实存在的概念,完整的终焉骑士是不朽和永恒的存在,只能被封印无法被消灭。”

“就我所知,终焉骑士并非无敌,他们会痛、会受伤……也会死。”

黑发骑士微微低头,视线投向纯净透明的高脚酒杯,阳光穿过无暇的琉璃,在茶几上留下一片荡漾的流光。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然而卡斯珀的完美之躯并非真正的终极生命体,而奥莉丽亚和埃比尼泽也不是完整的终焉骑士……准确的说,这个世界上目前并不存在完整的终焉骑士。只要拒绝神格化的意志,只要还保留作为人的感情,那就不是真正的终焉骑士。”

副帝陛下阖眼沉默了片刻,吁出一口气,轻轻的说道:

“真正的终焉骑士,不受续航的限制,没有感情束缚,是拥有无尽动力的完美战争兵器。他们不会痛、不会疲劳、不会受伤、也绝对无法死亡,人类的种种缺点一概不存在。伯恩斯坦卿,我不知道你的老师卡斯珀将军有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叫做‘心灭’。”

“没有。”

亚雷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正在接近一个涉及帝国核心机密的秘闻,立刻打起精神,聚精会神的答道:

“他只是告诉我,对待神格化的自己,要万分谨慎。”

艾利克斯蓦地睁开双眼,目光如同闪电般穿过空间,紧紧的盯着他:“那么,你有没有考虑过,人神一体,人神压制状态一旦失败,终焉骑士会进入什么状态?”

“意识完全神格化,抹除作为人类的感情……”黑发骑士冷静的说着,最后一句,喉咙颤动了一下:

“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

“这就是‘心灭’。”

艾利克斯打了一记响指,身旁的侍女立刻为他斟满酒水,并捧起酒杯递到他面前。

“强行否定神格化的自身,人神压制的技术,本身就存在巨大的风险。你可知道,从古至今,有多少终焉骑士在人神压制的状态下失控,成为了灭绝一切,只为自己存在的怪物么?”

副帝陛下接过高脚杯,不等黑发骑士开口,抿了一口酒水,便自顾自的解答道:“根据隐秘机关的记载,一共有两百三十一例。”

“居然有这么多?那他们现在……”亚雷欲言又止的问道。

“其中一部分,在知道自己的情况恶化即将到极限,难以支持人格的存在时,选择向帝国递交辞呈……用各种方式自戕而死。另一部分,或者是畏惧死亡,或者心怀侥幸,又或者来不及自己动手,纷纷失控,释放了属于终焉骑士最强的力量。”

艾利克斯目光沉凝的放下酒杯,一字一顿的说道:她没有时间不快乐呢!

“这一部分,一共有四十七名。”

“四十七位完整的终焉骑士,既然无法消灭……那他们最终是被封印了?”

“是的,知道这一切的人,将他们称为封印者。这些怪物当中的每一个,都不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个混沌邪神弱,而其中最强的一个,甚至拥有接近源力的力量。”

副帝陛下忽的双手按住茶几,前倾起身体,表情凝重的说道性化了:

“想想现在的魔灾吧,他们每一个现身,都拥有独立呼唤魔灾的力量,不、不会只有这种程度,深知帝国体制的他们,破坏力只会更强。”

“您的意思是,这些封印者被释放了吗?”黑发骑士蓦地捏紧双拳,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变得无比沉重。

“还不至于糟糕到这种程度,但是某个封印点,确实出了问题。”

艾利克斯抬起左手微微下压,示意他放松一点,同时,从沙发上捧起了那本飓风幻影的硬皮书:

“封印者对彼此的力量波动极为敏感,因此神化级别以上骑士去那里,会造成可怕的力场共鸣。朕挑选过包括御林铁卫在内的所有战士,但是没有人比你更加适合,伯恩斯坦卿,你愿意替朕去一趟封印之地吗?”(未完待续。)

笔记本屏线
电子水处理仪器价格
汽车行车记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