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财神都市行正文10痛快

2019-02-04 04:10: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神都市行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拎着板砖走天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神都市行全集阅读正文10痛快,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楚蔚停车场遭劫,燕小山心惊肉跳的。甄歆看燕小山坐立不安的样子,问他怎么了。燕小山说,好像出事了。可惜没法掐算。你还不能坐飞机,给我订票,我先回去。

甄歆一面吩咐人订票,一面给楚蔚打。可楚蔚的关机了,这让甄歆感到不正常。楚蔚是最忙的人了,怎么会关机。打刘云的,刘云在上课,并且说楚蔚逃课了。打刘羽的,通了,可没人接。甄歆也急了。

刘羽听见包里的响,看那俩绑匪,自顾喝酒,根本不理会。

司机和墨镜喝着啤酒,眼睛瞄着刘羽和楚蔚,脸上挂着猥亵的笑容。烧鸡明明可以撕开,司机偏偏用刀子砍开。司机看刘羽和楚蔚没有害怕的表情,心里也奇怪,不过一想,肉在砧板上,也没什么担心的。

司机和墨镜聊天,渐渐喝多了,也没有什么戒心,说到了酒吧,提到了石老三,也说到了张友。大概意思说,孟繁章在的时候,石老三根本啥也不是,孟繁章走了,张友来了,石老三倒是抖起来了。但没有说这次绑架,是谁指使的。

喝的差不多了,墨镜的肚子胀鼓鼓的,大咧咧的来到下水道前,掏出就尿。一边色色的看着两个女人。

楚蔚和刘羽没有理会墨镜,也没有扭捏躲闪。楚蔚在刘羽的手心写下:问不出什么了。

刘羽写道:揍出点什么来。

墨镜边甩边走向两人,刘羽已经把绳子扯断,墨镜刚到面前,刘羽一个大脚,甩的快活的墨镜惨叫倒地,滑出四五米远,弯成个虾米样。

饱暖思淫欲,司机也想着过来玩呢,突然的变故,他反应还算快,一把拎起了刀子。刀子在手,胆气顿时壮了。刘羽穿着高跟鞋,咯咯的向他逼过来。

楚蔚扯掉绳子,躲在刘羽的后面,很安全的地方。以刘羽的能力,轻松收拾掉这两个人,楚蔚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

看着刘羽迫近,司机有些心虚,他关心的问墨镜:“没事吧,赶紧起来。”

墨镜抬头,疼的说不出话,只是张张嘴。司机的余光看到,心里有了不详的兆头。对一步步迫近的刘羽说:“你,你,你别过来。”或许是太过恐惧,说完,司机竟然抢先冲过来,恶狠狠的砍下。

对于张友接二连三的动作,刘羽非常恼怒,司机的行为,刺激了刘羽,刘羽一脚飞踢,司机的手腕竟被踢断了。刀子带着司机的手掌,呼啸飞出,呛的撞击到圈梁上。刀子的质量不过关,和圈梁撞击起一串的火花后,当啷,掉在了地上。断掌,仍然紧紧的握着刀柄。落在了墨镜的眼前。

司机看着断腕,肌肉由白变红,接着血涌出来。脑袋空白了半天,司机总算明白怎么回事儿了。眼睛一番,晕了过去。

刘羽十分后悔,说:“完了,又要受处分。”

墨镜看着这一切,看着还十分鲜活的肉掌,使劲闭了闭眼睛,昏不过去呀。牙齿咯咯咯咯的击打着。这还是女人么。

刘羽走过来,高跟鞋敲击着水泥板,墨镜恐惧的看着她。刘羽弯腰,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夹起刀子,手掌也跟了上来。

墨镜所戴的墨镜,已经摔掉了。手掌的残血,滴落在他的脸上。刘羽细心的把手掌取下,说:“应该能接上。”

楚蔚说:“嗯,不过要保管好断掌。”

刘羽皱眉,说:“怎么保管?”楚蔚看了看厂房,去席梦思周围转转,说:“没办法,如果有冰块就好了。”

刘羽不满的问墨镜:“啤酒怎么也不冰镇上?”

墨镜很怕刘羽一脚踢过来,急急忙忙辩解说:“我们还没准备好呢,今天本来就是去认认人。”

刘羽没有吱声,这个墨镜,平时唯司机马首是瞻,如今司机昏迷,墨镜没了主心骨。看刘羽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拎着血淋淋的断掌,粉面含威。在墨镜眼里,就是活阎罗啊。害怕之下,语无伦次的解释。

听了半天,刘羽明白了,石老三那个酒吧,还是一个黑中介。谁要是想杀个人,放个火什么的,不想亲自动手,肯出钱的话儿,又找不到合适的亡命徒。酒吧就从中牵个线。

刘羽问了,绑架楚蔚的幕后人是谁?墨镜说,不知道。刘羽一脚把墨镜踢到对面墙上,又弹落下来。墨镜翻了半天白眼,好容易缓过气来,哭着说道,雇主一直是跟他们联系的,那帮孙子,明白着呢,根本不跟他们朝相。

刘羽再问,墨镜把帐号是多少,收到多少钱,竹筒倒豆子,都说了。末了,还说,雇主吩咐了,找个废弃工厂,把人弄回来后,卸了,用硫酸什么的泡泡,顺着马葫芦倒掉就行了。

今天,本来是按照雇主的指示,前去认识下楚蔚。结果等在楚蔚车旁边时,正好楚蔚来了。两人看周围没人,一时胆大,就绑架了楚蔚了。硫酸还没买呢。

楚蔚万万没想到,张友这么狠毒。刘羽拿过两人的包,翻出报警。停车场的那边,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接到刘羽的,呜啦呜啦的向废工厂赶来。

楚蔚的,在停车场被打掉,摔成了几瓣。楚蔚的手上、腿上也淤青着。

楚蔚用刘羽的,给燕小山打。燕小山听是楚蔚,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楚蔚说:“出了点事儿,等你回来说吧。现在没事了。”

燕小山说:“刚刚心惊肉跳的,正要往回赶呢。”

楚蔚说:“不用急,我和刘羽在一起呢。”燕小山放心了,准备和甄歆一起回来。甄歆潜水时间过长,不能坐飞机,两人准备坐火车。

俩倒霉绑匪被带走了,刘羽送楚蔚去附近的医院。检查后,没有大事,回去自己热敷一下就可以。出去时,在医院大门前,碰到了陈果儿,穿着白大褂,风姿绰约的。刘羽奇怪,陈果儿怎么跑这儿来了。陈果儿说,这是他们学院的附属医院,陈果儿被教授誉为天才,教授出诊,一般都带着陈果儿。陈果儿反问她们怎么来了。

刘羽大致说了,还给她看了看楚蔚的手。陈果儿大怒,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张友了。还领着楚蔚,去了医生值班宿舍,用药酒按摩。

楚蔚问刘羽,怎么这么巧赶到。刘羽说,因为甄歆的吩咐,韩七派了个手下黄毛,在石老三的酒吧厮混。主要时监视张友。石老三好像知道黄毛的来历,可也没有说破。还挺客气的。

墨镜这厮,得到了钱后,和关系不错的朋友,在酒吧大肆庆贺。

墨镜喝的烂醉,回去的时候,石老三对黄毛说,你送他一下吧。黄毛当时挺不乐意的。石老三重重拍了拍黄毛,说,有你的好处。黄毛一想石老三平时挺客气的,头一次求他,他就送了墨镜回去。

黄毛常常泡吧,已经习惯了昼夜颠倒。送完墨镜,加上他自己也喝了不少,回去就睡了。醒了后,回忆到墨镜醉后说的话,在联系到石老三的话儿,墨镜所说要绑架的那个人,怎么和楚蔚那么像呢。因为甄歆的关系,韩七几个手下,都认识别墅的人。黄毛越想越不对,赶紧跟韩七说了。当时别墅没有别人,韩七再不愿意,也得跟刘羽说了,还声称,这不是报警,是跟羽夫人汇报。

韩七他们,在别墅的前楼活动,根本搞不清,后楼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很想当然的认为,都是燕小山的女人。

刘羽当时闹个大红脸。但顾及到楚蔚的安危,刘羽没有跟他们计较。而是忙着给楚蔚打,却一直占线。

刘羽着急,索性开车去京大。路上,几次打楚蔚的,都不通。眼看到京大的时候,通了。就听楚蔚喊了一句停车场。刘羽赶到停车场,和楚蔚擦肩而过。后来的事情,楚蔚就知道了。为了摸清幕后的黑手,刘羽一直按兵不动,没想到墨镜这么软蛋,早知道就不这么麻烦了。

再说韩七,知道燕宅的几个女人不简单,看刘羽离开,也不太担心。等楚蔚回来,知道出了事,韩七十分懊恼,说什么,也要亲自给楚蔚做保镖。楚蔚不答应,刘羽却说,让韩七暂时跟着吧,等燕少回来再说。楚蔚无奈,只能答应。

刘云这时给刘羽打,她们刚刚听说楚蔚被绑架了,刘羽说已经没事了。刘云出口气,放心了。猛然又想起,学校通知楚蔚的家长了。楚蔚大惊。

自从楚蔚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楚妈的日子过得很舒心。即使是审计组的到来,也没有太影响到楚妈的心情。

可停车场的人报案后,警察找到楚蔚的,证实被绑架的人,是楚蔚。学校不能隐瞒啊,赶紧又通知了家长。

楚妈感到天塌了,地陷了。一叠声的催促,订票,订票,赶紧订票。什么,今天没有航班了,得明天。算了,坐车走,快走,一分钟也不等了。对了,拿钱,多带钱,绑匪的条件,什么都答应。楚妈抱着纸巾盒,抹着眼泪,昏昏沉沉的坐在车上。

楚平的响,楚平一看,是楚蔚学校的。楚妈一听,眼睛圆了,嘴唇哆嗦着,看着。

里是好消息,绑匪抓到了。楚妈关心的是女儿,追问女儿的消息。

学校是得到警方通知的,详细经过,也不了解。楚妈追问,学校只能把知道的说出来,说楚蔚和一个女警,去医院了。楚妈脑海里,出现了种种可怕的情景,当时就软到了。

楚蔚急急忙忙拨老爸的,占线。又拨老妈的,通了,报上自己平安的消息,楚妈抱着痛哭。

++++++++++++++++++++++++++++++++++++

昨儿在书评区里,和书友ken聊天,聊的很痛快。就做标题吧。

镀层测厚仪公司
大城防火密封胶厂家
宝鼎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