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财色正文第七百四十一章事情总是要去面对才

2019-02-04 07:44: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百四十一章事情总是要去面对才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我要上大堤去看看情范亨看了看如在云里雾默旧川架,对随行人员们说道。(小说书www,xiaoshuoshu,org)

听到范亨的要求之后,无论是随行人员还是库区建设指挥部的人都有点儿发慌,这里的蓄水高度要在一百多米高的,让范亨这么一个已经五十多岁而且平时也没有什么外出作业经验的领导亲身去上大堤查看情况,谁的心里面前不会踏实。

“范副总理,这里太危险了。还是我们上去看看情况好了。”随行人员们纷纷表示道。

库再建设指挥部的领导们也都劝阻道,“范副总理,大堤虽然有些裂缝,但是问题不大,我们正在使用填补材料进行全面修补,实在没有必要再上去查看。”

范亨摇头道,“我受中央委托查办此事,既然来了,不上去看看,心?面怎么能够踏实?”

说着他也不理会别人怎么说。找了一顶安全帽戴上,然后在几名保镖的陪同之下就上了正在施工当中的脚手架,然后攀爬到大堤上出现裂缝的地方。

大坝挡水面靠近江心段,大坝浇筑已达一百多米,在大坝中部约莫八十米高处,从上到下搭起了一共二十多条被民工们称之为补缝槽的脚手架,外罩绿色防护罩,像是竖立起来爬附在坝体中下部的“绿色蜈蚣”阵。

这些“绿色蜈蚣”的正下方,沿坝体基边开挖出一条长数百米、深数十米的施工壕,工人们正在深壕下,沿着坝体基边忙忙碌碌地施工。

范亨等人爬上补缝槽几层,只见大坝壁上从上到下有条条裂痕,缝宽可以插入成年人手掌。经询问施工工人,这些都是发现后正待处理的裂缝,因为要灌浆加入诸种新材料。所以他们沿裂缝口用手提切割机将缝口旁边表层防水水泥层舌去几公分厚、数十公分宽,再把缝口切开一些。以方便施工。

在“绿色蜈蚣”的顶端,则是巨大的中层泄洪孔,这里搭建了脚手架平台走道,这正处于大坝的中间部位,可以看到大坝从顶端沿坝体向下凿出来的条条补缝。工人们说,那些已经经过处理了。

名施工员告诉范亨说,出现裂缝的原因,是原来每斤。浇筑,段与工段间的隔板材料出了点问题,也有可能下面的基础还出了点问题,但是具体的原因,还需要专家们辨明。XIAOSHUOSHU.ORG

大坝自开工以来就实现全面封闭施工,关于大坝的质量,外界无法的知。这一次被捅出来。也是先被互联传播开来的,但是一般人肯定是难辨真伪,都只是风传而已。

建设总公司的一位副总经理紧紧地跟在范亨的身后,对他解释到,“这只是表面的浅层裂缝,不会影响大坝安全。大坝裂缝,在国内外所有的水电工程里头,都是难以避免的。大体积混凝土出现裂缝,是大坝浇筑很难完全避免的问题。作为世界上混凝土浇筑量最大的高坝,在连续高强度施工中,大坝出现裂缝也是难以幸免的。”

另一个先期从京城赶过来的专家也说道,“大体积的混凝土浇,灌,不像一般的薄壁结构,凝浇温度问题相当复杂,因为它体积很大、高。混凝土就要发热。工程在温控方面尽管采取了综合措施冷却低温混凝土,但毕竟混凝土的最高温度比较高,大坝最低温在有变的情况下有些低,造成温差后,大体积的混凝土难免出现裂缝。所以我们把水电建设中混凝土裂缝以及其它的修复。作为混凝土施工里面最后一道工序。它只是一道工序,不可能搞完了大坝没有任何缺陷。”

范亨点了点头,关于这个问题。他来之前也咨询过相关的水利专家,但是因为整个工程几乎已经将全国的知名水利专家给真括了,此时显然是很难听到什么不同意见的。

当初在工程的可行性论证中,防洪组就提出工程要达到预期的防洪目标,防洪库容起码要在两百五十亿立方米以上。全国人大批准的工程提案,防洪库容只有两百二十一亿立方米,已经小于防洪组的要求。

后来清华大学水利系的师生对防洪库容重新计算,结论是水库防洪库容不到两百亿立方米。因此专家们又建议将防洪限制水位由海拔一百四十五米降到海拔一百三十五米,以弥补计算错误而带来的防洪库容的损失,这样所采取的措施,就是要将大坝船闸的门槛调高。

可是防洪效益是大坝的一项重要作用,也是这项工程最主要的工程目标,如果防洪效益不能实现的话,无异于承认这项工程有些令人失望了。

大坝船闸要调高门槛,绝大部分货运就要在这里中断,而依赖机械翻坝。总理在生前曾说过,长江建坝。如果造成长江航运中断,就要把大坝炸掉。这话虽然未知是真是假,但总是有这种说法,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也好,如果解决不了。WWW.XIAOSHUOSHU.ORG就让人很纠结了,毕竟大坝已经花了几百个亿,建成之后的投入更是接近两千个亿,如此之大的工程如果不能够令人满意,确实是交代不过去的。

如果仅仅是考虑到发电的问题。那么建几个核电站完全可以胜任有余。投入也绝对没有那么大,耗,费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也绝对不会有那么多。

毕竟,大坝建起来之后,原来的很多风物景观就已经不复存在了,这还是非常遗憾的。

范亨在大堤上面仔细地看了一上午,此时正当酷暑,天气格外炎热。一行人都觉得酷热难当,这才从大堤上面离开,临走的时候,还是在现场拍了很多的实地考察图片作为参考,并且将库区建设指挥部所提供的修补手段及材料逐一登记在案,并取了一部分样品带回,以供日后参考。

回到酒店住下之后,周围的地方政府官员们纷纷赶过来配合着到不久的警卫人员们将安全事务给落实好。然后几个重要领导拜见了范亨。汇报了一番工作。

范亨此时倒是很好说话的,态度也比较和蔼,临到中午饭的时候还特意吩咐酒店方面安排了几桌酒席来招待这些人,大家都觉得范副总理这人却是很好相处的。

吃晚饭休息的时候,范亨觉得稍微有些中暑,于是就让宋晴拿出了范无病给他准备

“无病的准备倒是非常充分呢,一年四季,总是能够把家里需要用到的各种药物给准备好。”宋晴对范亨说道。

范亨点头说道,“无病知道我工作比较忙,特意准备了很多的滋补药物,还安排了丰富的食谱,这些年来也就是依靠着他的调理,我的导体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大问题。”

“这一次的事情,很是麻烦呢。”宋晴不由得提到了大堤裂缝的

情。

范亨听到这个话题,不由得沉吟了一下,然后才不无感慨地说道,“当年全国人大通过了在长江上修建三峡大坝的决议,消息传来,库区人民欢欣鼓舞,燃放鞭炮以示庆祝。如今几年过去了,库区人民欢喜的劲头早已随长江水东流而去,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现在恐怕说不清是该喜,还是该愁,当奉节水泥厂的老工人在精彩第一爆中看到自己修起来的厂房瞬间灰飞烟灭,当屈原故里的农妇不得不砍掉即将挂果的柑枯树。当古镇大昌的移民挥手告别居住了十几辈的温家大院而各奔弃程,也许他们有很多没想到。不仅这些平头百姓,就是这工程的决策者、规戈者、鼓吹者、拥护者或不明不白者们。也有许多个没想到。”

宋晴听得范亨如此说话,就感到了范亭话中的那点儿无奈的感觉。

上午的时候,副总经理说的比较坦率,工程施工几年来,总体上来说大方向是好的,但还走出了一些缺陷、事故,有些事故还是相当大的。如导流底孔表面不平整,下面那个架空,都处理了一年多。

当然对整个工程来说,都是局部的少量的,但还是对工程的进度有影响,对今年的影响比较大。由于发现得比较早,处理基本都比较及时,如果要赶在截流之前发现的话,连处理的时间都没有了。

当范亨问到大坝有没有伤筋动骨,有没有推倒重来的可能的时候。总工程师则表示,坝面裂缝完全避免是不可能的,问题是会不会对大坝造成危害。现在发现的这些裂缝,最近经过专家的鉴定,不属危害性裂缝。但如果不处理好呢,也有可能发展成为危害性裂缝。同时他也承认。在预测方面,没有想到它的发展速度有这么快。

另外一个情况也不容乐观,开工几年后,才有消息称库区地质灾害情况严重,其中滑坡三千多个,崩塌和变形体一千余处。另据官方媒体消息,十几年以来,在这一地区发生的重大地质灾害就有四十多起,目前仍有一千五百多处山体崩塌、滑坡。

在这些崩滑体中,有近千处位于工程初期蓄水的一百三十五米水个线以下。据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一份资料显示,库区存在地质灾害隐患的地带有一千三百余处,需作出处理的有一百余处。

范亨拿到了这些资料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一个问题,当初工程的决策者们,肯定并不知道这些情况。否则的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策来。

而且说起来也很奇怪,这滑坡、崩塌还有地震好象故意与人过不去。一会儿武隆云阳老县城出现滑坡,一会儿神归兴山地震,不几天巴东新城建在了老滑坡体上不得不异的重建,过了几天云阳新县城又出现巨大滑坡体,威胁了上万人的安全,又过了几天神归出现崩塌,这回可真的砸死了人。

“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西南地形复杂,问题多多,光想着沾光显然是不够的,之前的准备工作显然是很充分了,可是现在看起来,问题依然是很多,只能说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对于环境的认识又提高了。”范亨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

如果说只是在旁边儿看着的话,或者范亨也不会生出如此多的感慨来。但是身临其境,才感受到了真事多磨,要做一点儿事情是如何的艰难。

并不是说这工地上的许多人没有兢兢业业地干活儿,也并不是说这些技术人员们就偷工减料玩忽职守,也不是说整个建筑运营的经费全部都给人挪空了,而是在目前的条件下要修建一座完美无缺的大坝,确实是比较困难的。

工程当中出现一些问题并不是什么问题,没有十全个美的事情,但是有了问题就需要想办法去解决,而不是一味地去遮遮掩掩。

这一座大坝,可以说是承载了整个长江中小游各省人民多年来的愿望,大家都希望以后不用再受那长江水患之苦,但是从范亨所站的角度来看,此时要宣布这个目的已经达到。却是不大现实的。

高层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也并不是非常乐观,因此今年依旧下拨了六十多个亿,用于长江中下游沿岸各省堤防的建设修复问题,这足以说明问题。

“无论如何,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返回京城去,谁也不能说我们是没有尽到的,就是以后有什么说法,我们拍下的照片和带回去的标本,都足以说明问题。”宋晴见范亨的心情不好,就出言安

道。

范亨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忽然想起了无病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来。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眸子。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幸好还有差距,不然,谁还稀罕理想?”

说到范无病,宋晴也不由得莞尔一笑道,“他说过的话可是多着呢。要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要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智慧;要感激中伤你的人,因为他砥砺了你的人格;要感激鞭打你的人,因为他激发了你的斗志;要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导了你该独立;要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腿;要感激斥责你的人,因为他提醒了你的缺点。”

范亨说到了儿子,心情就好了很多,然后对宋晴说道,“呵呵,事情已了,明天就打道回府。政治局那边儿,肯定还是要开会讨论我自己溜走的事情呢。”

星力捕鱼手机版
螺旋上料机厂家
橡胶穿线管护口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