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丈夫死在情敌家

2019-03-05 18:19: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故事大全发布探悬疑,推理破案,让喜欢侦探悬疑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侦探悬疑的朋友,快来看丈夫死在情敌家

民国时期的一天下午,黄州警署来了一位报案的中年妇女,一见慕容剑探长她就哭哭啼啼地介绍说:我叫杨雪梅,家住赤壁巷,丈夫叫陆传宗,上月15日刚满36岁。今天午饭后,我丈夫说去龙王庙看望一位叫赵青林的朋友,谁料这个狠心的朋友,竟把我丈夫给害死了!

慕容剑探长不由一愣,马上问:尸体现在何处?

仍在赵家。

慕容剑探长带了两名助手,立即前往赵青林家。只见死者面色青紫,七窍流血,经检查系中毒而死。慕容剑探长问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赵青林:陆传宗是什么时候到你家来的?赵青林回答:不到两点钟的样子。慕容剑探长又问:他在你这里吃了些什么食物?什么也没吃,只喝了些茶。

慕容剑探长让助手化验茶水,茶水正常、无毒。他想了想,觉得这桩案子有些蹊跷,便将赵青林和杨雪梅二人都带到了警察署。

慕容剑探长首先单独审问赵青林:陆传宗是怎么突然死在你家里的?赵青林说:他和我谈话时,突然脸色变成青紫,身子摇摇晃晃。我问他怎么了?他没回答,待我再要问他时,他却倒在了地上。我急忙赶到陆家告诉他的妻子杨雪梅。你和陆传宗谈话时还有谁在场?赵青林摇摇头说:就我们俩。你们谈些什么?我们是老同学,又是好朋友,他来看我,随便闲聊。赵青林边回答边偷眼去看慕容剑探长,不巧正与慕容剑探长投来的目光相遇,赵青林赶紧低头。慕容剑探长看在眼里,没有做声,让人把他带了下去。

接着,慕容剑探长又单独提问陆妻杨雪梅:你丈夫是几时离家的?大约是一点钟吃完的午饭,他去了一下书房,就上赵家了。午饭吃的是什么?谁做的?吃的是米饭,菜是一盘烧牛肉,一盘炒豆腐,一盘青菜,另加一个鸡蛋汤。都是佣人李妈做的。你丈夫与姓赵的有过金钱来往没有?没听我丈夫说起过。你想想,他和你丈夫有什么恩怨没有?杨雪梅略一思索,说:只听别人风言风语,说我丈夫和赵青林为一个寡妇争风吃醋。那寡妇叫什么?住哪儿?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相信是真的,所以也从没问过我丈夫和别人。

慕容剑探长叫人把杨雪梅带走后,再次提审赵青林:你和陆传宗与一个寡妇鬼混,那寡妇叫什么名字?住在何处?

赵青林一怔,抬眼见慕容剑探长双目如锥直盯着他,顿时害怕地说:我老实交代,是有这回事。那寡妇叫常玉春,与我是邻居,她丈夫死得早,我妻子前年也得病去世了,所以我们俩就偷偷好上了。谁知今年三个月前的一天,陆传宗来我家玩,偶然与常玉春相见后,两人竟一见钟情了。为此我很苦恼,不仅骂过常玉春,也骂过陆传宗,并说要与陆传宗断绝朋友关系。陆传宗今天来我家,是向我认错的,说他先前真的不知道常玉春与我好,所以他们才做出了那事,他向我保证从此与常玉春一刀两断。就算是我与陆传宗为一个寡妇伤了和气,也没有必要去杀一个人啊!我若真把他杀死在自己家里,还会去给他妻子报信吗?

慕容剑探长觉得赵青林这些话不无道理。不多时,去陆家调查的一个探员回来,对慕容剑探长报告说:李妈反映的情况与杨雪梅所讲一致,中午吃的米饭,三菜一汤,经过化验,结果均无毒。慕容剑探长听罢十分纳闷,他在想:陆家赵家所食都无毒,怎么陆传宗会毒死呢?实在是个难解的谜啊!

慕容剑探长将放在桌上的鸭舌帽戴在头上,再披上那件灰黑色风衣准备亲自去陆家走一趟。他刚要出门时,突然碰上几个探员推着一个小青年进来,不待询问,前面的一个探员就说:探长,我们抓住了一个小偷。慕容剑探长听说是小偷,就对探员说:这事由你们处理吧。还是前面那个探员回答:探长,我们从他身上搜出一枚金戒指,他说是从刚刚死去的陆传宗家里偷来的。听到这里,慕容剑探长忽然来了兴趣,忙叫拿戒指给他看看。只见戒指上刻有勿忘二字,这就更加引起了慕容剑探长的注意。他当即命令暂将小偷关押在警署里,并对几个探员说:戒指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接着,他又派人去传来李妈,问道:陆家失窃,丢了些什么东西?李妈说:所幸被我及时发现,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没被偷去。慕容剑探长拿出戒指问:这枚戒指是不是陆家的?李妈接过一看,说:是陆家的。谁戴的?我来陆家快六年了,只在太太的衣柜里发现过一次,却从没见他们有谁戴过。慕容剑探长思索了一会儿,说:好吧,这戒指是小偷的赃物,所以暂时还由我们保管,你对任何人也不要再提起戒指失窃的事。

一天过去了,慕容剑探长回到家里,太太为他摆上酒和菜,可他无心饮酒,掏出戒指反复思索。他想:勿忘二字,到底是指什么事情而言?看来要想弄清其真正的含意,还得首先知道它的来历。次日,上班后,慕容剑探长再次提审了杨雪梅。

杨雪梅见了戒指,脸上呈现出惊慌的神色,听慕容剑探长问来历,马上面红耳赤,神情更加紧张,停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是我丈夫给我的。

你丈夫给你的?你不戴着,岂不是与这上面的二字不相符吗?慕容剑探长那双入木三分的犀利眼光紧紧盯着杨雪梅问。

因为样子过时,所以我就没有戴。杨雪梅害怕慕容剑探长的眼光,低着头回答。停了停,接着说,这戒指是丈夫给我的订亲之物,我既已嫁他,戴与不戴也就无所谓。

这番回答,合情合理,但从神色上看,她是在说谎。慕容剑探长嘴里虽然没再说啥,但事后仍然在想:这勿忘二字是叮嘱对方永远勿忘旧情之意,如果这戒指不是陆传宗生前的赠物,那么就说明杨雪梅曾有一个情人。假如真是这样,陆传宗之死就会有一个新的突破口。但杨雪梅的旧情人会是谁呢?要想解开这个谜,看来还得再去问问李妈,她在陆家六个年头了,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女主人与什么男人有特殊的关系。可就在慕容剑探长正欲起身去找李妈时,却有人报告说李妈被邻居张二一棒打死了。慕容剑探长十分惊异,马上赶到陆家,亲自查看了李妈的伤情,确系棍棒打在头顶导致李妈身亡。可张二一见慕容剑探长便大呼冤枉,拒不承认他打死了李妈。他说去向李妈借东西,谁知推门一看,李妈已死,身边有一根木棍,他正要返回时,不料被回来看望的李妈儿子碰上,李妈儿子见老母倒在血地上,而张二不仅在场,而且神色慌张,便立即抓住张二,认定是凶手。

慕容剑探长拿过棍棒,用药水取了上面的指纹,经与张二的指纹核对,不是一个人。慕容剑探长还多了一个心眼,偷偷取下了李妈儿子的指纹,可是与棍棒上的指纹也不相合。慕容剑探长不由在心里说道:看来李妈的死是有来历的。他想凶手极有可能是毒死陆传宗的同一个人,他打死李妈的目的,是想杀人灭口。如果推理合乎实情的话,那枚刻有勿忘二字的戒指,就真的另有其人了。

慕容剑探长考虑到这里,

丈夫死在情敌家

当即决定先让李妈的儿子领回李妈的尸体,以便安葬。张二作为杀人嫌疑凶手,带到警局大牢关押。

慕容剑探长回到局里,把杨雪梅传到面前说: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李妈已被张二打死,家里无人,你就马上回去吧。杨雪梅听说李妈被张二打死,哭着要慕容剑探长严惩张二。慕容剑探长意味深长地回答道:你放心,天恢恢,疏而不漏,凶手终究会得到应有的下场!

杨雪梅离开警察署后,慕容剑探长立即传来那个偷戒指的小偷。小偷叫余开秀,名字挺好听的,模样也很标致,二十多岁的年纪。余开秀一带到,慕容剑探长劈头便问:你想不想回去?余开秀脱口就说:想,当然想。好,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听我的,把事情办好了,不仅不再罚你,还给你发奖金。余开秀大喜,连连道:余某一定听探长大人的。于是,慕容剑探长如此这般地给余开秀交待了一个戴罪立功的任务,余开秀欣然接受了。

余开秀回到家后,立即拿着慕容剑探长给的奖金进衣店买了一套新衣服,接着又进发廊理了发,然后戴上那枚刻有勿忘二字的金戒指,出现在赤壁巷及邻近的黄州街一带大大小小的茶楼酒馆,神侃他的艳遇与手上金戒指的来历。与此同时,慕容剑探长又派了几名便衣探员,日夜轮流在陆家附近监视进入陆家的可疑人员。

苍天不负有心人。第二天晚上,只见一个中年汉子进入了陆家,便衣探员立即潜到窗下,听到那汉子问:我把戒指赠给你,你为什么转赠给了别人?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杨雪梅问:我赠给谁了?赠谁了?还想不认账吗?难怪我在衣柜里找不着了,原来它已戴在余开秀那小子的手上了!怎么到他手上了?不对呀!怎么不对?这些天谁不知道你与那小白脸好上了!天哪,这是没有的事。你还想抵赖?抵什么赖呀?那戒指在慕容剑探长手里,他还问我戒指的来历呢!噢?你中年汉子顿时大惊,慌张地问:你怎么说?我说是死鬼与我恋爱时的赠物。听到这里,这个便衣立即叫另一个便衣马上去报告慕容剑探长。慕容剑探长从睡梦中醒来,听了这个消息,高兴地说:好,蛇已出洞了。但不要打草惊蛇,继续盯住,弄清来人的身份、住址。

天明之后,便衣回署对慕容剑探长作了监视调查汇报。那中年汉子进入陆家后,直到天将拂晓才匆匆离开。根据跟踪调查,中年汉子名叫徐斌,是鄂黄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慕容剑探长心想:奸夫已经有了眉目,但毒死陆传宗的证据还没有拿到手,暂不能抓徐斌。他决定第三次到陆家去。

这次他以还戒指为名,将戒指归还杨雪梅后,便进陆传宗的书斋四处看。房间里书籍堆放得很乱,桌旁有几封信,随手拿起看了看,是一些朋友之间的互相问候,与本案无关。接着他又翻看了书桌上的几本书,想在书上发现些蛛丝马迹,查看了好几本,一无所获。最后,他的目光扫在一边的烟丝上。他把烟丝拿到鼻孔下闻了闻,感觉很正常,但他在桌上却没有发现烟壶、烟嘴之类的吸烟器具。从这里可以分析出陆传宗吸烟时是用纸卷着的,也就是人们通称的卷喇叭筒式。想到这里,慕容剑探长就想找找陆传宗的卷烟纸看看。他拉开书桌的一只屉子,发现里面果然放着不少2寸来宽的包烟纸,拿起来翻看了一下,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之处。慕容剑探长正疑惑间,忽然见书桌前的地下有两张与抽屉里一模一样的二寸纸,但这两张纸的两道边已呈黄色,中间部分也有不规则的黄斑。面对这个发现,慕容剑探长感到奇怪,同时也感到似有所获,于是带回署里进行化验,结果证明那黄色处正是毒药青冰,药店中用来制杀老鼠的药剂。青冰开始是白色的,时间长了才会开始发黄。毒物已找到,赠戒指的人也已找到,但仍然还不能证明徐斌就是凶手。为了进一步证实徐斌是否是真凶,慕容剑探长派人取来了徐斌的指纹,经过与打死李妈的那根木棒上的指纹核对,完全吻合。慕容剑探长这才长长嘘了一口气,下令将徐斌捉拿归案。

徐斌是一位商人的公子,从小与杨雪梅相好,只因后来遭到父亲的反对,并将他带到上海经商,才无法与杨雪梅来往。临与杨雪梅分开时,他赠送给杨雪梅那枚刻有勿忘二字的金戒指。徐斌走后的第二年,杨雪梅经不住父母和媒人的说合,才与陆传宗结为夫妻。此后,徐斌也在父亲的一手包办下,娶了一个商人的女儿做媳妇,不幸的是那媳妇于两年前病故。媳妇一死,加之固执的老父亲也已作古了,他就又想到了杨雪梅。于是一年前,他回到了黄州,在鄂黄码头处开办了一家公司,并很快找到了昔日情人杨雪梅。两人暗中来往了几次后,为了达到做长久夫妻的目的,二人便商量着谋杀陆传宗之计。陆传宗好抽烟,而且有个特点,只用比较讲究的白纸包卷着吸,包卷的烟丝也都是现包现吸,包卷处不用浆糊之类的东西粘贴,只用舌头舔舔纸块的边沿,再一卷,便可点燃享用了。二犯掌握了这个特点后,为了做得隐密,不易被人发觉,徐斌就买来青冰投在烟纸边沿,陆传宗每天要抽十多次,徐斌又教杨雪梅投毒。时间长了,有发黄的纸块也曾引起过陆传宗的注意,但杨雪梅说那是她在抹桌上的灰尘时,不小心将茶水弄上的原故,这就消除了陆传宗的疑虑之心。由于每块纸上的青冰少,所以直到现在才产生作用,导致他中毒死亡。这是徐斌想到的一种慢性杀人的办法,他认为这种杀人的办法是最保险的,不会被人识破。那么他又为何要打死李妈呢?因为他与杨雪梅鬼混,李妈知情,眼见陆传宗已死,慕容剑探长又在调查此案,如果李妈对慕容剑探长道出此事,慕容剑探长就会顺藤摸瓜,一旦查到他的头上来,那就要人头搬家了,所以他要杀人灭口。

至此案情大白天下,赵青林和张二无罪释放,徐斌被判死刑,杨雪梅无期徒刑。这就是民国时期广泛流传于鄂东民间的烟纸杀人案。

丈夫死在情敌家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有更精彩的侦探悬疑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