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基友是不能得罪的

2019-03-06 18:45: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势不两立,曾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也是公认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人类进入了科技时期,仙家与魔界为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已经不需要靠自己无边的法力,可以自力更生,不受控制的人类,逐渐派自家人下来勘察的时代开始的吧。

一开始他们一碰面还会拼个你死我活,打得电闪雷鸣,到后来两败俱伤之后发现其实也没啥好处,就默认的和平相处了,再到后来,一个魔界之男子爱上了仙界的仙女,两人排除万难,义无反顾的在一起,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似乎渐渐减少了……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一个混血的孩儿,他拥有仙魔二家的血液,一个本应该是得天独厚的宠儿,缺因为长了两只尖尖的魔族耳朵,而且更糟糕的是,那耳朵无论用什么法力都无法隐藏,这给他在人界生存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可怜的孩儿只能用普通的耳朵直接盖过那对尖耳朵,那近似于虐待的方法,一开始痛得他嗷嗷直叫,到最后,也慢慢适应了。

总的来说,他应该已经算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和着人类的生长周期磕磕碰碰的长到了十六岁,在仙妈与魔爸两眼泪汪汪的情况下,他也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住了长达十六年的家,搬去了学校宿舍。

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其实用来形容男生,也是更加恰当。

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无不自带男主光环,魔的魅力,仙的脱俗,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的汇合在了一起,不过到莫尚高中一天,

基友是不能得罪的

就顶了稳坐两年校草宝座的高三学长,成了新晋的足以令少男少女发疯尖叫的新一任男神。

不过,他住的地方可就没那么好了。

因为仙妈说了,要亲民,要随和,于是,优雅的王子只能被迫住进了这所高中的“普通生”宿舍,名字还有点诡异的404。

宿舍里,他认识了一个倒霉到连喝水都会塞牙缝的史德快,和一个经常做出先知梦的神经质。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的先知梦坑爹霸道得像某腾。

只要一旦做出这梦,就必须要执行,不得以躲避的方式离开,否则的话,等待你的谁知道会不会是恐怖分子的手榴弹呢?

关于这点,他从某舍友因为不信神经质的话而擅自跑出去泡吧被人误认为某仇人被揍得十天下不了床的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不过还好,这类梦神经质通常很少做,不然他们早就三更半夜将他扔进珠江了。

“我……我又做了个梦……”神经质喏喏的低着头有点不正常的道,“美人,死得快,和我一起去了那栋闹鬼的大厦……然后……死得快从二十三楼一跃而下,接着,我就……醒来……”说到最后,神经质的头几乎是低到脚尖了。

美人,是他的外号。

“卧槽,你丫除了做这种诅咒我死得快的梦,你还会干嘛?”史德快本来正在悠哉悠哉的看着xx片,一听他这么说,一口鲜奶喷了出去,乳白的液体流淌在他的嘴角,总有点说不出的诡异。

“那……那就不去吧……”神经质害怕的捂着脑袋带着哭丧的声音道,“我……我也不想啊……你一向人品都那么差怎么能怪我呢?”

“滚!”最终他们还是去了那栋大厦。

其实也不是什么厉害的鬼,就一小三被原配干掉了,不甘心所以阴魂不散。

他一个手指头就可以解决的事,只因为神经质的梦只能暂时收敛了自己的能力。

“我擦,老子还得去蹦极啊!”手中捧着一大团粗大的麻绳的史德快再三叮嘱队友,待会他跳下去的时候,绝逼不能松手,否则,做鬼也不放过他们。

神经质含泪点头,毕竟这事起因也是他。

他也点点头,绝美的脸庞好像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美得不似凡间俗子。

“可惜了,怎么就是个男的呢?”史德快狠狠地咽了咽唾沫,从他淫、秽的眼中他已经得知,这个猥琐男早已将他按地xx一百遍了。

这家伙,不给他一点教训,真以为自己是吃素的。

心中默念咒语,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灵力的小三诚惶诚恐的飞奔过来,杏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慌张:“仙人,有何吩咐?”

“待会,这家伙跳楼的时候,割断他的绳子。”他邪魅一笑,两只尖尖的虎牙若隐若现,恶魔本质一览无遗。

“是……”小三连头都不敢抬,这家伙灵力高出何止一倍,弹指一挥间,自己即刻灰飞烟灭,所以,它只能无条件的顺从强者的话。

“我……我去……”史德快两腿发抖的抬眼瞄了瞄高得看不清地面的二十三楼,“算了,还是让恐怖分子将我团灭了吧。”

天台激烈的夜风吹得他瘦弱的身子摇摇晃晃,再配上他苍白的脸色,这分明就是一个青春柔弱受啊,虽然颜值不怎么担当得了。

已经用绳子将腰间绑了一圈又一圈的神经质拉着他的手念念叨叨的道:“死得快,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啊,想想我们宿舍八口人,你本来就倒霉,可不要牵连无辜的我们啊!”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究竟是……”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一脚将史德快踹了下去。

赤裸裸谋杀啊!

神经质死死的抓着绳子,同时惊恐的望着蛇蝎心肠的美人,他好像没得罪他吧……没有就好……

小三听从指挥,飘飘悠悠的来到晾在半空死命尖叫的史德快,同情的瞅了他一眼,手化作利爪,“嗤!”粗壮如水蛇的麻绳就这么惊悚的断了……

“怎么轻了?”神经质头往下一瞄,手一软,绳子顿时“唰啦啦”的往下掉。

绳子竟然断了?

“死得快,你别死啊!”

美人也不知去了哪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发拔尖的三个高八度的凄厉喊声,下坠时产生的狂风刮得他的脸直接变形,他现在终于明白“咚”的一声是什么意思了。

“你还叫!”不悦的在他耳侧低吼了一声。

一黑一白的宽大翅膀一下一下扑打着,精致的脸上微微泛红,不知是这夜风吹的还是因为太久没运动害的。

“西方天使?不恶魔?”史德快悚然的躺在他怀里,死死盯着美人尖尖的耳朵。

“你以后再不听话,我会每天都这么对你的,懂吗?”仙人的优雅与魔鬼的邪恶完全展露在这个笑容里,笑得史德快毛骨悚然……

基友,果然是不能得罪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