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悬疑故事之棋灵

2019-03-09 20:21: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梁思恩的死亡史○

我的名字叫梁思恩,身高一米七八,身形瘦长,阳光帅气。唉,还是别说了,为什么我总是改不了臭屁的习惯。

现在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8号早上九点二十,天空隐约下着一丝细雨。我躲在昭南墓园一座墓碑后面,看着我亲爱的父母大人悲痛欲绝地在我的墓前哀声哭泣。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鬼,可是,那座价值不菲的墓碑的确是我的。

事情要从一周前德开和南明两所高校的围棋大赛说起,那一天,我代表南明中学和德开中学的沈浩对弈,角逐2008年的棋赛之冠。

这是德开和南明的学生一年中唯一一次见面的机会。小草拿着她编了一晚的手链戴到我的手上,她说,恩恩,你一定会赢的,我在手链里加了一颗幸运石。

我笑笑,走向了对弈台。

我相信棋局的胜算是靠缜密的布局和冷静的头脑,而不是靠什么所谓的幸运石。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小草的用心与爱意。

沈浩,他是外围赛连续三届的冠军。根据坊间传闻,两年前他的实力就与我相当,可是他并没有直接来找我对弈,而是一直在研究我的棋艺与布局。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对手,我自然不敢小视。

有人说,人生犹如棋局,陡转的走势,决定你最终的结局。

比赛开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沈浩的杀气很重,几乎把我所有可以布子的路线全部封堵住。我从沈浩的眼里看到一丝邪视的眼神,局面上的杀气让我无畏,可是,沈浩眼里的仇恨让我寒噤。他的眼神,让我想起一个人

三年前,德开中学的代表沈衣,在输给我后,自杀于棋赛现场的卫生间。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沈衣被抬出来时的情形,他的左手有一道猩红的伤口,鲜血把整个左衣袖染得通红。在场的老师同学震惊不已,他们不明白,只是一场比赛而已,何故要自杀?

可是,我明白沈衣的做法,有时候,输了一场棋,也就输了一条命。

你是沈衣的弟弟?我停住下棋,抬头问沈浩。

沈浩笑了笑,这重要吗?

虽然沈浩很镇定,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我还是看到了一丝仇恨。

我忽然有些害怕,我不知道,如果这场棋沈浩输了,他会和沈衣一样吗?这样的心情让我的行棋有些散乱,上半场,我在局面上落了下风,起码输沈浩两子。

小草说,没关系,还有下半场。

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还有下次的机会。当结局真正来临时,你会发现,珍惜现在,才是你最好的机会。

在卫生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想起三年前,就是在这里,沈衣结束了他的生命。今天,我看到了沈浩眼里隐匿的复仇火焰。

我第一次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回过头准备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变成了现实。

一把冰冷的刀子刺进了我的心脏,我甚至没有看清杀害我的人是谁,便栽到了地上。

自然,2008年的德开和南明的棋赛冠军,被沈浩摘走。

而我,重新演绎了三年前沈衣的命运,不同的是,沈衣是自己了断,而我,是被别人杀害。

当我的意识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屋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坐在床边聚精会神地下着一盘残棋。

那是一副秀策流布局,不过不同的是,天元(围棋棋盘中央的星位,称为天元)黑子已经被白子重重包围。

局势已经很明显,就在我准备回身的时候,老人拿起黑子,后退三位。整个局势瞬间陡转。

这一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简直是棋艺中的终极转势。

命运就是这样,转瞬之间便是天壤之别。老人笑着转过了头。

老人有个奇怪的名字,黑狐。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是狐精,事实上,在后来的谈话中,这个想法被我彻底鄙视了。

老人是一名中医,当医院断定我已经死亡的时候,老人却觉得尚有一丝机会。于是,

悬疑故事之棋灵

当我被推到火葬厂准备焚烧的时候,老人把我偷了出来。

当然,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还活着,除非你帮我找到一个叫白狐的人,他就隐藏在德开中学。

就这样,我戴着黑狐做的堪称惊绝的人皮面具重新走到了阳光下面。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看看为我伤心欲绝的父母大人。

然后,离开昭南墓园,迈向我的终极目的地德开中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