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故事会泉州死神

2019-04-04 02:03: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楔子1)

洪熙元年四月,这一季的泉州府恍如被龙王爷牵挂上了,从三月头上开始就不停地下雨,如今已是四月,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南安县的青石街上雨水化成了小河涓涓向前,由于水已没过大人的膝盖,所有的孩子都被制止外出。

公鸡、驴子、大水牛……篮子、水缸、破牌匾……无聊孤单的孩童们很不安分地坐在自家门廊前,细数着方才又有什么物件飘过家门口。

“娘!那是什么?”张家的孩童在水里游了个来回,指着从村外缓缓飘来的一大片东西。

坐在高处的孩子娘瞥了一眼,皱眉道:“不知是哪里的山泥被冲下来了。快回屋去,被你爹知道你乱玩水,打断你的腿。”

小孩浮在水里,笑嘻嘻地不当回事,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前头。

“快上来!”孩子娘下了台阶,一把拽住孩子胳臂,把他拎出水面。

孩子一扁嘴想要哭闹,却听到不远处传来震天动地的1声尖叫!女人和孩子同时向邻家望去,就见黑漆漆的1具骸骨趴在隔壁老陈家的门槛上。那骸骨腐烂了一半,头搁在门槛上,半条胳臂浮在水里一划一划,门洞里的老陈媳妇正没法克制地大声惨叫。女人和孩子再望向不远处自家的门前,那雨水会聚成的水道里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正渐渐经过……女人噗通一下昏倒在地。孩子也大叫连连,跌跌爬爬地冲去内宅,叫自家阿爹去了。

两往后,大雨初歇。青石街出现了几个官差样子的人。

“最初发现那些尸体就是在这条街。我们一路朝前,过牌楼再绕过一个山梁就是这一带的墓地。您如果要去坟地,我这就带您去。不过那边路不太好走。如果是看尸体,我们还是回殓房。”捕头低着头,小声向府衙的巡尉赵齐解释着。

赵齐小心翼翼地回头请示了一下边上的灰衣人,才回答道:“坟地必须去看。之前让你们保持那边原样不动,都做到了吧?”

“固然,固然!”捕头赶忙招呼过来1驾马车。

赵齐上前一步,又退回来招呼灰衣人。灰衣人却笑道:“这样吧,这条路的确不好走。赵大人不如和捕头回县衙殓房,乱坟岗我自己上去看看就是了。”

“那怎样行?杜哥,不管怎样我都陪你上去一次。”赵齐正色道。

“那么……”灰衣人笑了笑,“先上车,到乱坟岗还是有些路的,上山前先借下脚力吧。”

由青石街到乱风岗上的路已被泥石流冲刷得不成模样。赵齐跟着杜郁非好不容易爬上了山坡,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一脚踩空。如杜郁非所言,这是可以俯瞰全部乱风岗的视角,这片只有三亩左右的坟场里,葬着方圆几百里最穷困的一群人,是南安县最底层的最后归宿之一。

坟地位于落鹰崖的半山腰,前所未有的大雨造成了泥石流,这里原本就松动的土层被完全冲垮。致使大批尸体被冲下山,随着附近绝堤的晋江流向县城。由于连日大雨,上山其实不容易,而且县衙的捕头办事清楚,晓得大批无名尸体的出现意味着甚么,所以第一时间征询了府衙的意见,此地的现场得已保存。

杜郁非认真审视这片坟地,这里并不是他第一次来,毕竟之前他在泉州府衙干了七年的巡尉,南又有谁情愿让爱情之花在荒丘凋谢……是的安县也不是第一次产生凶杀案。他差不多还记得此地原来的布局。那些无名尸体的掩埋地是在靠近悬崖的一颗大松树下。树边本来有一块两人合抱的岩石,现在那块石头被泥石流冲下了山坡,露出地下森罗棋布的一排穴眼,其中还有两具尸体未被冲下山。

等候已久的仵作吴备低声道:“留在这的尸体和被冲下山的那些无名尸体有男有女,都是喉骨被折断。我初步看了下,各个年纪的死者都有,死亡时间最少是十年前。”

赵齐揉着崴到的脚,皱眉问:“十年前?一共是多少……”

“9具无名尸体。”吴备小声道,恍如怕惊动到坟地里的幽魂。

“只有十年前死亡的尸体?十年前附近产生过甚么特别的事吗?我怎样一点印象也没有。”杜郁非思索道。

吴备搔了搔稀疏的发髻,低声道:“我也没有印象,如果这些人是同一个凶手所杀,那末这个凶手应当从未被发现。”

“但十年前是什么让他停止了杀戮呢?”杜郁非扭头对赵齐道,“赵大人,怎样看?”

“或许凶手已死了,如果是那样就真是谢天谢地了。”赵齐看着被泥石流肆虐过的坟场,皱眉道,“但如果他真的已死了,我们又如何确定?”

杜郁非道:“泉州府的乱坟岗不止这一处,这大雨既然已停了,我们就派人把附近几个县的墓地都查一下。我和赵大人一样,也希望甚么都查不到。那样大家都能清净点,要不然这十年前的事,能破案的可能性有多少还真不好说。”

吴备深吸口气,点头道:“好,这几天我就带人四处查一下。不过你说凶手如果还活着,他发现这里的事情败露,其他地方他会不会急着去转移尸体?”

杜郁非渐渐道:“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查乱坟岗的事,我来做。老吴,你不如把精力集中在已发现的尸体上,九具尸体无论如何都要挖点线索出来。”

“是……”吴备忽然笑了笑,“杜大人,你回来还没一年呢,就遇到这种辣手的差事。看来,你就是个闲不住的命啊。”

“呃,这事该落在赵大人头上才对。我一个被贬谪的贱吏,谈什么辣手不辣手?”杜郁非摸摸鼻子。

赵齐拽住他的衣袍道:“杜哥,你可一定要帮我!在泉州刑部,谁不知道我这个巡尉是靠上头照顾给的差事。实际本事我可连手指头都及不上你。我想,大概老天爷是知道你回泉州来了,才把这事揭出来,以期为众多冤魂伸冤吧。”

杜郁非眉头挤成了山字,其实他被贬谪回泉州,已一年零二十一天了。这也许是他这辈子最清闲的岁月,但他偏偏觉得很没意思。眼下,杜郁非竟然真心希望能从别的乱坟岗翻出点花样来。

女人小便刺痛怎么办
女性小便有异味吃什么药
晚上尿急怎么治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