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土匪儿子作家爸

2019-05-14 12:36:0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夜色很凉,昏黄的月亮娇羞,在一朵桃花下两个长得神仙眷侣般的恋人海誓山盟,桃花飞落洒下片片深情,远处一座孤房上一朵孤黄的灯,窗沿上一只老猫眼神闪烁诡异的光芒,窗里面一个带着黑边眼镜的银发老者在伏案写作,身后简单朴素的场景一把老壶在冒着热气,下面的炭火噼里啪啦,楼下一辆轿车出没,没有灯静悄悄,轿车上的树叶摇动的沙沙作响,几只夜虫在嗷叫,一条蛇诡异的出现在草丛,摇动的草像是在蠕动,冬夜的寒冷刚过,风吹着有股腥甜味,远处猫头鹰的叫声慎人。

老者听到猫叫,朝窗外望了一下,今夜的月亮不圆,失望写于脸上,他又伏案写作,突然,他又起身脸贴着玻璃,哈出的热气模糊了玻璃也隐藏了身影,在树影下有个黑影一闪而过,闪出了老者的惊慌,老者迅速抱起老猫矮下头,一颗子弹从玻璃穿过,打在了猫刚待过的 地方,四碎的玻璃哗啦出声响,老者藏在一个破柜里,从里面能看到外面,一个小洞闪现出老者悲伤的眼球,楼梯砰砰作响,听声音应该有好几个,怎么办,老者想,怀中的老猫也适宜的没有声响,只有老者的心跳蹦蹦作响在安静的柜子。

老家伙赶紧出来哦,要不我把你着宝贝书全烧了,黑衣人拿着老者的书,就像在吊着一个死尸,柜子里没有动静,一双眼睛环顾四周,闪现着狠辣。

我都说了我没钱,老者从柜子里出来了,不过却没有带老猫,老猫也静悄悄好像已经习惯了如此场景。

你总算出来了啊,我以为你去见我那死鬼老妈去了呢,赶紧拿钱,没什么说的,黑衣人坐在一张椅子上,黑高脚的尖头皮鞋咄咄逼人,身后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爆乳肥臀,黄发滔天。

死老头赶紧拿钱,我们可是给你儿子喂饱了不少哦,说这话的女子乳房笑的瑟瑟发抖,飞瞟的眼神能看到金黄的眼线。

没钱,你杀了我吧,话淡定的从容带着无比的寒心与绝望。

一声枪响,老头倒地,眼镜摔落成碎片,

鲜血像放线一样从腿里喷出,老者抱腿偎依哆嗦于地,炭火炸开的火星跳到老者头上点起一阵青烟。

一把吸黑坚硬的枪抵在老者都上,埋没在银银的白草中。

红色的皮鞋不断撞击在老者外衫上,烙下腥红的鞋油,最后昂贵的鞋撕裂了朴素的外衫,径直袭击苍老的肉,看不到血管的肉,不断的紫红,再到破裂,合着腿部的鲜血汇成一弯小溪继续滋润干涩的鞋底。

一个老者蜷缩在地上,四周占着扯高气昂的人,地上杂乱的银发变得肮脏不堪,失去了本该具有的高贵。

四周墙壁上,挂着许多的奖章,有与中央领导的合影,也有流浪小孩的拥抱,床头上一个巨大的黑白照片,照片主人涌现出的微笑化去了老者所有的悲伤,可是在一刻一柄声袭击了老者所有的梦,照片上雪亮的眼睛上出现一个洞,在冒着黑烟,老者把头埋没在阴影下,咬舌而尽,翻开他时,他的眼神还带着微笑,看着儿子,也看着他的女人,儿子也笑了,不过一会就瘫了,因为老者拿出了存折,存折后密码是他生日。

青少年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呢扁桃体和牛皮癣到底有什么关系?武汉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