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家的味道

2019-05-16 10:59: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关于家的记忆总是与吃有关的,谁让咱中国自古就有句老话——民以食为天呢?不信你瞧,每当逢年过节,许久未曾团聚的亲人们欢聚一堂,把酒言欢时,那每家每户其乐融融围坐着的餐桌,其丰盛的程度,是不是将这句话体现得尽致淋漓?

我最喜欢的,是母亲做的鱼汤。

鱼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母亲的拿手菜的呢?好像自从上小学时,有一次老师来我家家访,或者某个远方亲戚来家里做客时,母亲做了那么一锅——母亲每次做鱼汤都是一锅的,用她的话说,那是因为太美味了,怕不够吃。然后那个老师——也可能是远房亲戚,喝了之后赞不绝口,于是从那以后,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或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餐桌上总是少不了两大碗鱼汤的,喝完了锅里还有。每次在大家喝鱼汤的时候,母亲都不会忘记提醒客人一句,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或者小心翼翼地问我们一声,怎么样?手艺没有退步吧?我们当然会顺着她的话夸奖一番。有一次我说,虽然在外面吃了那么多好吃的菜,但是没有一道菜有这鱼汤美味的时候,母亲脸上那自豪的笑容,跟小时候得了三好学生奖状的我,简直一个样。那一刻,看着母亲灿烂无比的笑容,突然觉得她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其实我说的也是心里话。虽然从事餐饮行业多年,吃过的菜式多得不计其数,但是再好的菜吃到嘴里,也没有母亲做的味道好。母亲不是大厨,但是在我心里,却是任何一个大厨也比不上,这跟厨艺的好坏无关。

鱼汤必须用现杀的活鱼,草鱼鲇鱼都可以,当然最好的是黑鱼或鲶鱼,这两种鱼的肉质比较细腻,做出的汤也更为鲜美。将清洗干净的鱼剥去皮,去鳞去骨,用刀斜着切成薄薄的片放进大碗里,滴上几滴草菇老抽,撒上几勺淀粉,再打入两个蛋清,加入适量的盐,用筷子捞几下,然后把揉两把,让鱼片上的淀粉沾匀。往灶膛里丢一把柴开始烧水,待到水烧开了,鱼肉也基本入了味,用筷子一片片夹起来,放进翻滚着的开水里。放的时候火一定要大,不能让鱼肉沉下去占了锅底。淀粉占了锅底容易糊,烧出的汤会有焦味。

鱼片放完之后盖上锅盖等几分钟,锅里的汤微微把锅盖顶起的时候,鱼肉就差不多熟了,撒一把切好的葱花,用锅铲搅几下,一锅鲜美无比的鱼汤就可以出锅了。鱼汤盛到碗里之后,母亲还喜欢加点醋,醋能让鱼肉变得更软,淡淡的酸味也会将鱼的鲜味衬得更加突出,还会带点微微的甜。这滋味至今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想要流口水。

小时候只有家里来了亲戚时才会做鱼汤这么“奢侈”的菜,但是因为有客人,小孩子是不可以上桌吃饭的。所以那时母亲每次烧好鱼汤,都会悄悄地留一些,然后把我们姐弟几个喊过去一人盛一碗,让我们先解馋。那躲在狭小的厨房里偷偷的喝进肚里的鱼汤,是小时候最最盼望的美味。

只有除夕是唯一不用躲在厨房里喝鱼汤的时候,一大锅热腾腾的鱼汤,没有客人,都是我们自己的,想怎么喝都可以。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围着一桌子的好菜,每人面前一碗冒着热气的鱼汤,慢悠悠地喝着。

一年的光景,就在这一碗碗鱼汤里悄然过去。

父亲很少做饭,但是他总是理直气壮地跟我们说,你们一年到头吃的饭都是我烧的。为何?因为每年大年初一,我们吃的第一顿饭都是他烧的,雷打不动。

辛辛苦苦为一大家子烧了一年饭的母亲直说父亲不要脸,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是也不会阻止父亲去邀这个功,因为难得有这么一天,她可以好好睡个懒觉,一起床就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面。

不错,父亲做的还不是饭,是面。

老家的习俗是每年的第一顿必须吃面,面是用鸡汤煮的,里面加了很多好料,大块的鸡块,剥了壳的茶叶蛋,还有炸得金黄的肉圆子。

这顿面从腊月二十几就要开始准备。

先是杀鸡,得挑个晴好的日子,烧一锅滚烫的开水倒进大大的盆里面,杀好的鸡们放进去泡一泡,几个人围着盆坐成一圈,一人手里拿一只,比谁先把鸡身上的毛全部拔干净。拔好毛的鸡扔进高压锅里炖烂,然后就放在厨房里,到了过年才能吃。那鸡汤的香味从锅盖的缝隙里飘出来,把我们的心挠得痒痒的,但是谁也不敢偷偷动一口。母亲说了,这鸡是要年三十请菩萨的,菩萨还没吃,谁要是偷吃了,是要倒大霉的。我们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盼着年三十那天快点来。

肉圆子也是提前炸的。上好的五花肉切成小块,加入生姜、马蹄,再剁成末。跟刚出锅的米饭一起倒进大盆里,洒上大量的淀粉,加盐和酱油,像和面一样开始揉。待盆里的肉和米饭均匀地糅合到一起,变成浅褐色的大团,再捏成一个个兵乓球大的小团。肉圆都捏好之后,丢进油锅里炸至金黄色,既可以现吃,放凉之后也是一道好菜。不管是煮面还是煮火锅时扔几颗进去,煮透之后,又是一番不一样的美妙滋味。

只有茶叶蛋是最晚准备的,每年母亲做好年夜饭之后,就会用还未完全烧尽的柴火煮一锅鸡蛋,吃完年夜饭之后,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春节联欢晚会,一边剥着鸡蛋守岁。鸡蛋是圆的,过完剥着鸡蛋的年三十,这一年也就圆满了。

我最不喜欢吃鸡蛋,但是年初一的那碗面里,总是少不了会有个茶叶蛋。老家的说法是,鸡蛋和肉圆都是元宝,只有吃了元宝,这一年才能财源广进。虽然不迷信,但是为了讨个好彩头,所以也只有勉为其难的吃一个。大过年的,谁不图个吉利。

我不想吃鸡蛋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碗里的那一大块鸡肉都足以让我吃饱,实在是吃不下其他。煮面那只鸡总是从中间分成四大块,跟电视剧里大块吃肉的感觉毫无二致。但是家里有五个人,四块显然是不够的,父亲就早早说了,我是最不喜欢吃鸡肉的。于是每次面煮好之后,父亲也一并将鸡块分好。连着鸡翅膀的那两块归我和妹妹,有鸡腿的那块是弟弟的,另一块在母亲的碗里。

母亲总是说自己也不喜欢吃鸡肉,想要夹给父亲,父亲便指着自己碗里的鸡肠鸡胗鸡肝说,这才是好东西,你们不要跟我抢,那肉我不喜欢吃,你们给我也不要。母亲也只好作罢。

父亲煮面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虽然不常做,但是丝毫不比母亲煮的逊色。我们一边吃,父亲就一边问,怎么样,不比你妈煮的差吧?我们当然点头。于是父亲面露得意之色,母亲就笑他,老头子一个了,还跟小孩子似得,煮个面还非要别人夸几句,也不嫌害臊。父亲便急急地反驳,哪个是老头子了,你个老太婆……

新的一年,就在这一碗丰盛的鸡面里,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最最怀念的,是奶奶做的山粉糊。

山粉就是淀粉,老家把红薯叫做山芋,所以用它洗出来的粉,自然就叫山粉。

山粉有很多种吃法。比如做鱼汤肉汤都要裹山粉,不然口感不会滑嫩;比如炸肉圆也必须放山粉,不然肉和米饭无法粘到一起;再比如用几勺山粉调成稍稠的糊状,加进几勺白米粥,用香油煎一煎,出锅后切成长条或是方块,便成了可以下饭的山粉圆子。但是最为美味的,还是奶奶做的山粉糊。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山粉糊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正所谓物以稀为贵。

只有在每年三四月份才能吃到奶奶做的山粉糊,因为她喜欢在山粉糊里面放新鲜的蚕豆米,而蚕豆只有在这时候才是最鲜嫩的。加了蚕豆米的山粉糊不仅爽滑可口,还鲜美无比,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味。

其实山粉糊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将几大勺山粉用冷水调匀,洒上适当的盐调好味道,再把剥好的蚕豆米加进去搅拌一下,倒进锅里煮开了,用锅盖焖着烧两把柴,就成了一锅热腾腾的山粉糊。

母亲是从不做山粉糊的,用她的话说,这东西还没有喝粥顶饿,吃了它哪还有力气干农活。奶奶喜欢吃山粉糊是因为她的胃不好,吃硬一点的米饭就会不舒服,山粉糊爽滑易消化,特别适合胃不好的人吃。所以从小到大,只有在奶奶那才能吃到这难得的美味。

那时候只要姑姑家的表妹们一回来,奶奶就会煮上一大锅,把我们姐弟几个都喊过去,一人一大碗,肚子吃得滚圆还是觉得不解馋,可是锅里已经空了,连锅底都差点被我们刮下来。看着像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我们,奶奶是又好气又好笑。

童年的快乐时光,就在这一碗碗的山粉糊里过去了。

如今,母亲的鱼汤还是时常可以喝到,父亲煮的面也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大年初一的早上,而奶奶做的山粉糊,却是永远也吃不到了。那醇香绵滑的滋味,已经在三年前的秋天,随着奶奶的下葬,埋进了落满尘埃的记忆里。只是在某个想家的时刻,那味道会顺着时光的线索幽幽地爬上来,绕在心尖上,化不开。

安徽市牛皮癣专科医院莆田治疗白癜风去那家好益阳激光治疗牛皮癣那个医院较为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