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霸道狼君欺上身

2019-05-22 07:13: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你胡說!”白璇毫不客氣地回道。Ψ雜ω志ω蟲Ψ“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此出言污蔑爹爹。”“千金大小姐就是不一樣,笨得可以。”墨千塵打著呵欠說了這么一句,便看向李楊道:“快一點,我也很難做的。被發現的話,我怎么跟洪州交代?”“知道了。”李楊拖長著語調回答。“話說你就不能幫忙嗎?就算不幫,也不要給我搗亂啊,我與白璇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了。”“我如何幫?告訴洪州她是來找我的?”墨千塵笑道。“也可以啊。”李楊說著,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對啊,墨千塵,就說你倆認識,她是來找你的。我見那洪州還是給你幾分薄面的。”墨千塵翻了翻白眼,道:“小羊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怎樣這會兒這么笨?洪州只是給我面子,不直接利用她而已。如今清風門大兵壓境,就算他肯,整個天鷹派上上下下又怎么可能肯?”李楊低下了頭:“這樣說來,好像也是。這要怎么辦?洪州好像就吃定了白璇在他手里,除非清風門肯退。”“難咯。”墨千塵回答道,“清風門本來就想著借這次機會來攻打天鷹派,現在白璇落在了天鷹派的手里,清風門想全身而退,幾乎是不可能的,蕭遙嚴已暗中去聯系飛狼門了,我看這次,清風門要完蛋。”李楊對他是真的很無語,都說了讓他不幫忙就別搗亂,結果這家伙還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白璇聽了,便干著急起來:“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必須要出去,告知我爹,讓他提早做好防范。”“或者,李楊,你幫我好不好?”白璇雙手扶著門桿。“我是出不去,但是你可以。你幫我捎一封信給我爹爹行嗎?”“你找她?”墨千塵頓時笑起來,“她沒有武功,你讓她去送死嗎?可能還沒見到你爹,就被當成天鷹派的臥底給殺了。”白璇就差自閉了,不過她看了看墨千塵,心里就有主意了,眼光也移不開墨千塵身上。“別看了,我不會幫你的。”墨千塵直接告知她。“洪州對我還不賴,我沒有理由幫著清風門來打他。”“可是天鷹派是邪派啊。”白璇分辯道,“我們作為武林人士,不是應該把這種事當做自己的嗎?”“那是你們這些自詡為名門正直的,我本來就只是個山賊,跟這些邪派合得來啊。”墨千塵笑道。“你是?”白璇起了疑心。“雪山狼主。”墨千塵回答道。“你就是雪山狼主?”白璇差點兒一頭撞在門上,看到墨千塵點頭后,又轉頭問李楊:“你怎樣能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他……”李楊在旁邊,一直都得不到插口,沒想到終于可以說話了,又這么尷尬。“他跟別的山賊不太一樣。”白璇登時怒氣沖沖地瞪了墨千塵一眼,道:“有甚么不一樣?你聽聽他說的這話,我覺得如出一轍。”“好了,白璇,這事兒你讓我再想想好吧?”李楊知道白璇這是急胡涂了,但是讓她惹惱了墨千塵,是你真的沒什么好果子吃。李楊說著,又看了看墨千塵,見他一臉平淡,仿佛什么都無所謂的模樣。又沒有開口:“我等等再來看你好了。”“李楊,你可快著點兒,我擔心我爹出甚么事情。”白璇交代道。李楊只是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轉身朝外走去,墨千塵一言不發,隨著走了。“你們不認識,你為何要去看她?我可不相信是洪州讓你去的,蕭遙嚴比你更能知道怎樣審問。”出了監牢,在往回走,李楊忍不住問道。“我只是想看看像羅佩那樣有膽識的人,有幾個。”墨千塵回答道,“沒想到是個笨蛋。”李楊便停住了腳步,轉身望著他問:“你說,如果清風門跟天鷹派,還有飛狼門打起來,誰會贏?”墨千塵聳了聳肩,道:“清風門的實力在天鷹派之上,但是要加上飛狼門,還真的不好說。”“不知道白嘯天這個人怎么樣,我現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了。”李楊著急地說道,“一邊是帶我還不薄的洪州,一邊是武林正派,我好糾結。”“小羊,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絕對正義,也沒有絕對邪惡,管這些事情,你管不來的。”墨千塵告知她。李楊立即反問:“那這兩個派就要打斗了,你的目的也已經達到,為何還要留下來,還要幫洪州?”“因為我在天鷹派還有一件事沒做。”墨千塵沉聲回答道。“今晚我去做了那件事,便離開天鷹派。管他們打的你死我活。”李楊見他神色很是嚴厲,說話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不由問道:“不會是因為段千覇威脅你,你要殺了他吧?”“聰明。”他笑了笑,回答。“為什么啊?”李楊是真心不明白。“因為我答應過他啊,我是大人了嘛,答應的事情就要做到,你不也是這么說的嗎?”墨千塵無辜地回答道,“怎么?我實行約定還有錯了?”李楊實在拿他沒辦法,無奈地搖搖頭,自顧自地往前走了。“唉,小羊,有興趣跟我去不?我可以破例帶你去看啊。”墨千塵在后面大聲喊。李楊只是捂著耳朵,不去聽他怎么說。墨千塵笑著搖了搖頭,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夜色很快來臨,早已經在鷹頂洞等候已久的墨千塵伸了個懶腰,起身往下面看了一眼,洞口的守衛還是一樣森嚴,不但僅是把守的兩個,還有數十人巡邏。可是,在他心里,段千覇是一定要死,坐在他對面威脅他的人,一般都是活不長的。不過這會兒墨千塵還沒有想要動手的心思,還得再等等,等到夜深人靜,都入睡了以后,這些巡邏的也會放松很多。他帶來了一些花生米,還有1壇子酒,足夠消磨到那個時間。卻說另一邊,李楊也是趁著夜色,偷偷用藥迷暈了馬廄的兩個小廝,偷了兩匹馬,套上馬車,熟練地從拉到了天鷹派后山,拴在了一棵大樹上。

家常版锅贴的做法蒜香味下饭蒜油豉椒娃娃菜的做法小炒熏香肠的做法

孙可无缘代表舜天出战贵州离队两周仍需合练
CBA半决赛广东宏远大比分0比3落后
男子偷骨灰盒敲诈勒索 出狱后儿子结婚欠下债务想赚快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