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我的哥们是警长

2019-06-03 18:35:41|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一楼厕所大早晨的就很兴隆,火车再一会儿就要开了,里面的人吭吭唧唧地就是没完没了。

中间的门动了,可算有人磨叽完了,我急不及待地走了过去。里面的人还蹲着,见我开门粗鲁的骂了句,“看他妈的啥!看?”

候车室厕所又不是你家的,你连门都不插怎么怪我?再说都是男的,好像谁愿意看似的,“你是女生啊,怕看!”

我笑着说了句,见还有一刻钟开车,时间还来得及,我就退后两步继续等。门开了,我刚要进,那个人提拉着裤子来到我跟前,二话没说就是一拳,我本能的躲闪不及,嘴还是被戒子刮上了。

嗔拳不打笑面,我也没说什么啊,怎么说打就打?这人是干什么的,是黑社会,还是便衣?不然,一般人不敢在公共场所动手。

那个人见我愣在那里,骂咧咧地转身又回到厕所。我感觉下唇开始发胀麻木,掏出卫生纸,血印在上面,红白分明,周围旅客刚才佩服的目光顷刻变得蔑视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厕所来到候车室的,犹豫在三步之遥的厕所和公安值勤室之间,是回家?还是去上班?为拉屎被打,怎么解释?我伸出手,警室门没拉动,好像锁着。

通勤口检票了,此刻,我真怕遇上熟人。说来也怪,怕什么偏偏来什么,我发现检票人流里有双小眼睛欲和我说话,她是我女同事,吃零食就偷偷地给我。闲聊时,我曾经向她说过自己在外没被人欺负过。今天在自家的车站被打,真没面子,我赶忙转过身去。

这时,那个人出来,大摇大摆地经过我身边,眼里带着王者的不屑,嘴角泛着轻蔑。茫然的望着他走向通勤口的背影,同时也看到小眼睛怀疑的回眸。我一箭步冲去,抓住那背名包的肩,“你为啥打我?”

那个人一愣,乜斜的样子,“打你咋的!”

小眼睛眼神复杂了,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拳飞去,那个人当即捂住左眼,耷拉下脑袋。你以为老子通勤穿戴的不好,当成我农民工欺负啊?我越想越气,管你什么黑社会还是便衣,雨点般的拳头落在捂着后退的脑袋上。

一位年轻威武的警官把那个人护进警室,两眼盯者我的双手,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像久违的老友,我被搂进警室。

“你为什么打人?车票!”一位岁数大点的警官坐在警桌后面,“啪”地一掌拍在桌面玻璃下自己的警照上,色严声厉,我一哆嗦。

站在警桌前,我掏出通勤证件,连同手里的卫生纸放在桌子上。刚才进来时,为能证明被打的严重,我故意揉搓嘴唇,揉了半天,卫生纸上才多了点带唾液的血迹。

我以为自己是本地铁路通勤的职工,就把警官当亲人一样,委屈的叙述了事情经过。我理直气壮,“我不能上班了,我要求赔偿误工费,我要住院!”

老警官的手又“啪啪”山响,“恶人先告状!看你把人家大成啥样?”

好像被提醒,一直坐在老警官后面揉脑袋的那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到门旁的墙镜前揉照,眼睛被揉的更加青肿,和镜子上角的红字不相媲美。

老警官按着我的证件填写票子,“交治安罚款五百,不然就出电报!”

我后悔忘记父母“吃亏是福”的教诲,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今天花五百元拉屎,真窝囊。我为什么要出手,出手又不跑掉?现在别说五百,就是五十我身上也没有。老婆管的太严,她认为,通勤公免,吃饭食堂,要钱干什么,又不打小姐。现在遇事,我傻眼了。

看来不掏钱是不行了,不然出路风事件的电报就下岗了,警察找我这样的人还找不到呢,今天终于遇上了,不会放过。我懵了,“我想先上厕所,再让家人把钱送来?”

我蹲在厕所,我大脑搜索半天,亲朋里没有能帮我的人。我拨通老婆手机,她先是一通埋怨,说我给她惹是生非,然后让我提车站的警长,并说她马上到。

年轻警官守在厕所外,我被带回警室。人遇事到关键就懵,刚才怎么忘了老婆的表哥和警长是铁哥们呢?我长舒口气,“我要见你们警长。”

“你找他干啥?他八点上班!”老警官看了眼墙上的钟。

我套近乎的说起了警长和表哥的关系,“我的哥们是警长。”其实,我和老婆根本都没见过警长。

“司法局张主任是你表哥?”老警官这次没拍桌子,惊疑的眼睛笑了,“你怎么不早说,呵呵,我们经常在一起玩。”

我点点头,我知道老婆的表哥他们天天玩,老婆不止一次炫耀表哥的赌每次输赢都在几千元。老警官示意年轻警官把我领出警室,这时,老婆也着急忙慌地跑来。

“看你,把嫂子折腾来干啥。”年轻警官松开老婆热情的手。

老婆陪着笑脸。

他问,“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是车务段的会计师。”

老婆开始嗔怪我。

“看你?刚才还要求住院,要误公费,这不是提醒人家吗?你把人家打的比你严重,你把嫂子找来,一会儿人家也把老婆找来怎么办?”他小声问,“你是不是心脏不好?”

老婆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连连点头,“对对,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有高血压......”

警室内,老婆一会儿拜年似的兄弟长兄弟短的张罗给那个人买水果赔礼道歉,一会儿热情的邀请两位警官吃饭,那和我极为少有的温柔和笑脸让我有些吃醋。

老警官递过我的证件,“既然是张主任的妹妹,就是一家人,留个电话号,走人吧。”

我不顾老婆寒暄,先往外走。经过那面墙镜,看到上面写着:

人要精神

物要清洁

说话和气

办事公道

我回过头,两位警官脸红了。

桂林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好
广西治癫痫医院
宁夏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